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只有前路,再无归途。
    “我不知道丛家大少把我儿子带来jungle有什么目的,但是,他,就是我薄夜的儿子!骨肉至亲!”

    他,就是我薄夜的儿子!骨肉至亲!

    唐惟被这句话震动了,靠在丛杉怀里,隐隐发抖。

    丛铮转头看向丛杉,声音又低又沉,“逆子,你还有什么想反驳的吗?”

    抢了人家的儿子说是自己的私生子,难怪薄家大少要带着杀气打上门来!这让他如何站得住脚?

    丛杉脸色惨白,一个解释的字都说不出来。

    其实关于私生子的事情,他也没承认过,就上次视频的时候,顺手和唐惟演了个戏来打发那个叫秦珊珊的女人,可是谁知道这女人转身就把消息告诉了他母亲林乔,于是林乔就信以为真,把唐惟强行带走,要挟他回到丛家!

    丛杉没解释,站在那里一声不吭。

    丛铮知道这事儿是他们丛林先失了分寸,抓起一边的玻璃杯准准地砸在了丛杉的额角,力道大得玻璃杯当场砸碎,碎片飞溅,划伤丛杉的眼底!

    鲜血淋漓,一触即发!

    那伤口和眼睛只有几毫米的距离,可是丛杉都不眨一下,硬生生受下了。35xs

    这事情,的确和他有责任,有些解释他不想费劲去说,但是把唐惟拉下水,是他连累了他。

    丛杉转头看向薄夜,男人一步步走进他。

    他放下唐惟,对他说,“去你爸爸身边。”

    唐惟回头看着丛杉,眼泪出来了,“小舅舅……”

    他天生敏感,一定察觉出来了什么,或许他已经隐隐知道丛杉其实和他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了。

    薄夜没说话,牵起他的小手,唐惟出乎意料地没反抗,看了薄夜一眼。

    人得学会分好坏,这个时候薄夜挺身而出的确是帮了他,所以唐惟说了一声谢谢。

    随后丛铮看了眼还在流血的丛杉,用力狠笑一声,“丢人现眼的不孝子!还不跪下!”

    跪下!

    他的亲生父亲要他跪下!

    丛杉低笑一声,不知道是在嘲讽谁,“我要是不呢?”

    “那就打到你两条腿都断了为止!”

    姜还是老的辣,丛铮气场尤为狠厉,冷血无情,连带着薄夜都被他这股子杀意震到了,这样对待自己的儿子……?难道丛铮无动于衷吗?

    林乔这会儿没了之前的强硬,抹着眼泪来到丛铮身边,“老爷,杉儿不听话也有我的一份……”

    “知道有你的一份还不滚!”

    丛铮连自己的大老婆都一起骂,“要不是你没长脑子把人家儿子当自己孙子,我丛家今天脸面会跌到这份上?一个女人还想翻大浪,你他妈当我死了是不是!”

    林乔脸色煞白,“老爷,您这话是要诛我的心啊,我都是为了您好……”

    “滚!”丛铮居然让自己的下属直接架住了林乔,丝毫不顾外人在场,也不管这是自己娶回家的老婆,直接让人把林乔拖下去,林乔哭喊着,“老爷,您不能这样对我,我对您真心一片……”

    “真心一片?”丛铮冷笑,“对我,还是对丛林大夫人的位置?!”

    林乔眼睛血红,声音带着哽咽,转头看向丛杉,“杉儿,你帮帮妈妈,和你父亲说句话,你不能眼睁睁看着啊!”

    可是丛杉的冷漠无动于衷,这一出家庭的可笑闹剧,他已经受够了。

    他,谁都不想帮。

    他甚至不想和他们有任何关系。

    唐惟身体颤抖,薄夜便伸手遮住他的眼睛,他说,“不要看。”

    “薄少,我没事……”唐惟忍着自己的害怕说道,“我想要……想要小舅舅好好的。”

    唐惟一句话,是要薄夜保住丛杉。

    薄夜手边的拳头攥紧了又松开,终是抬头看向丛杉,“这事情我暂且不跟你计较,丛大当家,你们的家事,薄某就不参与了。”

    “不不不,犬子愚钝,还劳烦到了你家小少爷,让他受了惊吓。是我们丛家的不对。”丛铮这辈子最要的就是面子,在外人面前,必须得保全气节。他说,“拨冗来丛林月底的游轮节一趟,我丛某亲自招待!”

    “恭敬不如从命。”薄夜颔首,“还有,我儿子挺喜欢丛大少爷的,所以不存在受了惊吓这一说。下次碰面,希望丛杉能一并过来。”

    这是要保他。

    丛铮没去想薄夜为什么会开口替一个抢了自己儿子的人说话,但是眼中还是划过凶狠的情绪,开口道,“薄少的心意我收下了,若是没事……”

    “没事我就先带着我儿子回去了,误会一场,丛家大门,薄某必定亲自掏钱替你们修好。”

    他倒是不要脸,一句误会一场把一切都盖过去了,包括砸了人家家门。

    看着薄夜带走了唐惟,丛杉的拳头握紧。

    他一旦踏入丛林这个组织,只有前路,再无归途。

    丛铮狠狠拍了拍他的肩膀,那声音冷得像是冰,让丛杉从头到脚都寒了。

    他说。

    “丛杉,我的好儿子。你捅的篓子,可别怪我无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