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带你回去,回她身边。
    然而这种念头也只是一瞬间的一闪而过,丛杉摸了摸唐惟的脑袋,随后对他说道,“抓紧了。”

    “你一定不要伤到自己。”唐惟在他怀里抬头,“我们俩不见了,妈咪一定会很担心我们,你千万别受伤,她会难过……”

    唐惟一番话竟然让丛杉这个大男人鼻子一酸,他用力按了按唐惟的额头,将他的头按向自己的肩膀,“闭上眼,不要看。”

    唐惟抓紧了丛杉的衣服,眼泪出来了,“小舅舅,我没事,你别受伤……”

    他在哭的时候,都是想着丛杉的安危。

    丛杉想起了唐诗,她有一颗赤子之心,哪怕被人践踏侮辱,对待身边的人依旧如同阳光一般细心体贴。他了解过唐诗的过往,才知这个女人曾背负了那么多不公平的待遇,可她依旧善良,哪怕被人陷入死地,睁开眼,眼里还是澄澈透亮的光。

    大抵是因为她的性格教养,才让她有一身这么硬的脊梁。五年牢狱走来,没有被摧毁成一个厌弃世俗自疯自癫的疯子,而是随时都有着从头再来的勇气。

    想想,这个女人真的是比自己要勇敢多了。

    丛杉低声道,“好,我们早点回去见你妈妈。”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唐诗也成了他们的一种安慰。

    原来冥冥之中,他们一直都被自己想要保护的人保护着。

    因为想要保护,所以强大到撑住一切。

    身边有身手凶猛,经历过严格训练的下人冲丛杉扑过来,后面还跟着不缺手里拿着甩棍的众人,原本冠冕堂皇的丛家下人,门一关就脱去执事的衣服,露出的都是凶悍的身材——丛杉被逼到角落,单手还按在唐惟的头顶,另只手狠狠挡住了那人敲下来的一击——

    剧痛蔓延,他咬牙闷哼,随后趁着那人出手,一脚踹在对方没有防护的肚子上,那人飞出去还撞倒了两三个人。霎时间场面一下子变得无比混乱!

    丛杉凌空踩了两步墙,借力一脚蹬在下人的肩膀上,随后双腿以一种相当漂亮的姿势干脆利落地狠狠一扭,只要力道再大一点就能把人脖子扭断!

    林乔见惯了血腥场面,却被人群中奋力出击的自己儿子给震动了灵魂。

    他从小接受丛家的严厉训练,包括一举一动都代表着“丛林”的规矩,林乔只希望自己这个儿子争气,可以当上丛林的少当家。

    可是没想到,儿子成年以来越来越叛逆,不惜离开丛家抛弃一切金钱名誉,他厌恶了机械冰冷的丛林,若是再呆下去,他必定成为一个冷血的怪物。

    他可以说不喜欢,但他替她这个母亲想过没有!丛林的夫人不止她一家!还有别的几房夫人!若是别人的儿子当上了丛林门主,肯定会对他们赶尽杀绝!

    她生了这个儿子,却当不上少当家,颜面何存!

    丛杉杀红了眼,当场卸掉了冲上来的下人的胳膊,用力一扭,那人惨叫一声,胳膊脱臼了!

    手一松,手里的甩棍便落入丛杉手里,他干脆利落地舞了个棍花,单手拿着武器,另一张手从未离开过唐惟的脑袋。

    唐惟知道丛杉花了不少力气,他一直都很冷漠,像是没有情绪的波动,可实现如今他喘得那么激烈,明显体力消耗了不少。

    他觉得自己拖累了丛杉,从一开始,要是他不被丛家人抓住,丛杉就不会被逼回到丛家,要不是他太过弱小,丛杉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吃力。

    他想强大,想保护妈咪,保护小舅舅。

    可唐惟没想过,丛杉如果不是自己的亲舅舅,那他如此相信他,以后要……怎么办。

    察觉到唐惟的恐慌,丛杉得了空,伸手抚摸唐惟柔软的头发。

    他喘着气,“别怕,我会带你回去。”

    带你回去,不顾一切,回到那个叫做唐诗的,温暖的女人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