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人失踪,薄夜出动。
    这个跨年夜注定是不眠之夜。

    唐诗回去窝在被子里哭了好久,哭尽了二十五年的委屈,所有的不甘心,所有的怨恨,是该放下了。

    下次再见你,谈笑风生不动情。

    她这天夜里很晚才睡,苏祁也在隔壁翻来覆去,折腾到了很久,第二天起来的时候眼圈都是黑的。

    唐诗上班的时候路过丛杉的房间,敲了敲房门,“记得起来上班。”里面没有回音。

    游戏工作室没有元旦放假这一说,元旦玩游戏的学生多了,他们要随时维护服务器。

    到了地点,老王笑着给每人发了一袋旺旺大礼包,唐诗吓了一跳,“怎么是这个?”

    “这叫回味童年。”

    老王拆了一盒旺旺仙贝,“新年快乐啊唐诗。”

    “新年快乐。”唐诗笑着和工作室每个人打了个招呼,依旧是江湖规矩,各自送了不同口味的速溶咖啡,随后就各自坐下,投入新一轮的工作。

    这天他们等了好久,还是没有等到丛杉来上班。

    “奇怪了。”小月亮嘀咕,“小三三虽然老爱迟到,但是不至于不来上班啊。”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绿恐龙开始给丛杉打电话,但是打了半天,没人接。

    “不至于出事吧,他在我家里睡得好好地。”唐诗想了想,“是不是有事儿忘请假了。”

    “有可能。”

    芳芳这么说着,就停下手头工作,“有丛杉别的联系方式吗,你们都挨个问问。”

    唐诗翻了一遍,发现她除了微信上一个丛杉的名字以外,没有任何他的联系方式。

    工作室一圈人几乎都是这样。

    丛杉消失了,在新年的第一天。

    唐诗有些着急,“等会我下班回家里去看看。”

    “也行。”

    但是毕竟是二十七岁的大人了,不至于真的出什么事儿,大家虽然担心,但也没多焦虑,丛杉话虽少,人家靠谱着呢!

    晚上下班的时候,唐诗加了会班才回去,到了家里的时候,发现唐惟和丛杉都不在家。

    一声警铃在脑子里猛地拉响了,唐诗冲出去找了一遍,没找到,立马抖着手给唐惟拨打电话。

    唐惟有一只儿童手机,这阵子过得比较安稳,没有人过来抓唐惟,所以唐诗也没有当回事,现在唐惟和丛杉一起消失了,这让她立刻觉得不安全。

    是不是唐惟连累了丛杉?

    她忽然间很茫然,就这么直接一下子瘫软在了沙发上。

    唐惟去哪了,丛杉去哪了?她恍然无措,无迹可寻。

    她太过于渺小,对于这个社会上那些呼风唤雨的权贵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她愣在原地许久,隔壁的苏祁下班路过她家,看了眼大开的家门,进去发现唐诗一脸颓废地坐在沙发上。

    “怎么了?”苏祁吓了一跳。

    唐诗猛地抬头,对着苏祁无意识地喃喃着,“唐惟和丛杉不见了。”

    苏祁心一紧,丛杉没了不是大事,但是唐惟那小兔崽子没了就事情大了!

    他一把捞起唐诗,“别急,跟我去看一趟楼下监控,我陪你一起找。”

    唐诗被苏祁跌跌撞撞抓着出了门,楼下保安一看又是这俩!上回大过年的半夜放烟花也是他们俩!

    最近小年轻挺会玩啊!

    保安大叔说,“怎么回事?”

    “我儿子找不到了……”唐诗心情焦虑,“麻烦能帮我看一下监控录像吗?”

    “唐惟不见了。”林辞这个消息传到薄夜耳朵里的时候,男人猛地一惊,布满血丝的双眸看向自己的助理,“唐惟不见了?!”

    他儿子还能出什么事?唐诗在外面还有什么敌人?

    那一刹那间无数问题掠过薄夜的脑袋,男人当机立断,“现在去查家附近的监控。另外把丛杉家人的行踪也给我调出来!”

    “是,薄少。”事关唐惟,林辞也有些担心,立刻就下去吩咐人办事,薄夜看着他离开,办公室又陷入一片静默。

    手指头的烟就这么烧光了,直到他的手指也被烟火烫伤,薄夜才猛地回神,将烟蒂按灭在烟灰缸里。

    远远看去,烟灰缸里的烟蒂已经满到装不下了,薄夜这一整天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办公室都是一阵烟雾。

    他很烦,自从唐诗走了就开始烦,一直不停地抽烟,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废了。

    林辞很快就把消息查出来了,发了一份邮件到薄夜的邮箱里,薄夜点开,眼神一点点深下去。

    他拨了个号码给叶惊棠,“喂?是我。有点事儿,需要惊动你们家中央的老头子,不知道肯不肯帮忙。”

    对面叶惊棠也在自顾自喝酒,听见薄夜的声音,眯眼笑了一声,“什么事?我现在赶过来。”

    “和唐诗身边那个丛杉有关。”

    薄夜盯着屏幕,不停地滑动页面,“妈的,我儿子都被他拖下水了!”

    “哟!你儿子。”叶惊棠一边穿衣服一边笑,“在公司里等着爸爸来爱抚你,别急。”

    “滚!”薄夜直接挂断了电话,再次看了一眼上面的信息,俊美的脸上覆着一层阴寒。

    唐惟就没见过这么大的阵势。

    以前待在薄家的时候,虽然富贵,但是薄夜平时并不喜欢仆人太多,有的时候能自己动手都自己动手,家里也一切从简,和他本人冷漠的风格相符。

    但是眼前这个景象颠覆了唐惟对于有钱的认识。

    说不上是有钱,应该说是……严谨。

    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跟拍戏似的标准。

    唐惟愣了,“小舅舅,你家……军训啊?”

    大舅舅唐奕家里都没这样啊!

    丛杉看了眼坐在自己臂弯里的唐惟,依旧是那副面瘫脸,“别在意,都是我爸搞出来的名头。”

    “哇,他们这动作都和机器人一眼。”大厅里来来回回走的下人们穿着光鲜亮丽,言行举止就跟都是同一批场次里面训练出来的一样,相当标准,看见唐惟,低下头喊了一声,“小少爷好。”

    又被人喊做小少爷,显然没有薄家仆人们的和善,这群人喊小少爷冰冷机制,像是机器。

    唐惟没说话,看了眼丛杉,明显有些被吓到。

    没有人情味儿。这是他来到丛家之后的第一反应。

    和薄家不一样。

    唐惟看了眼四周,“小舅舅,你带我过来……干什么呀?”

    丛杉没说话,楼上就有人踩着高跟鞋走下来,表情威严,妆容浓重,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豪门贵妇。

    她走到丛杉面前,上上下下看了眼唐惟,“这就是你说的在外的私生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