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烟花绚烂,欢愉短促。
    对面唐诗迅速挂断了电话,薄夜再打过去的时候,已经是一片忙音。

    他像一个丢失了心爱玩具的可怜人,恍惚若孩童。

    跌跌撞撞地起来,顺手抓起一边的外套,背后服务员大喊着,“先生!您小心脚下……先生!”

    薄夜冲出去,来到地下车库,不顾一切发动了车子。

    他现在这状态无疑就是酒驾,可是薄夜管不了这么多,一脚踩下油门,直直冲着唐诗所在的小区去。

    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只知道,他想告诉她,他想坦白。唐诗,我们停止这样无止休的互虐好不好?唐诗,别再伤害我了……

    他痛得快要死掉了!

    而与此同时,唐诗刚挂下电话,外面窗台就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声响。

    她整个人都被吓了一跳,拉开窗帘的时候,迎着月光苏祁扑她打开的窗口,混血的脸如同弯月下的吸血鬼,冲她咧嘴笑了笑,“哟!新年快乐!”

    此时此刻,午夜十二点,帝景湾小区的上空升腾起无数丛绚烂的烟花,那些烟花盛大而华美,在夜空中绽放。

    许久没有人在海城放过这样美丽的烟花。35xs

    烟花凋零之后,有一排字缓缓散开。

    苏祁映着背后的烟花,站在窗台上冲唐诗笑得天地失色,如同一个风月人间的妖孽,他说,“好看吗?”

    唐诗阴暗的内心如同被这烟花照亮了些许角落,可是在短暂的绚丽过去之后,急促冷却下来的欢愉让她用力深呼吸一口气——被这残忍而又冷酷的现实拉回了所有意识。

    “你疯了吗!”

    唐诗开口就是一句,“从阳台上爬过来不怕摔死吗!”

    苏祁说,“那我现在怕得要死,你能不能让我进去?”

    唐诗看了眼他身后,的确进退不能,只能给苏祁让步,苏祁姿势相当干脆利落地跳进唐诗的房间,随后转身,身后的烟花已经结束了。

    楼下一排警车在滴嘟滴嘟,还有小区的物业管理人员大喊,“14楼那两户居民违反规定放烟花啊!下来罚款!”

    唐诗和苏祁的脸都青了,苏祁说,“这……这不能放烟花啊?”

    “你不知道现在海城的市区禁止鸣喇叭放烟花吗?”唐诗骂了一声,“罚款你去交!一千五一个人!”

    “我靠。35xs”苏祁往后退了一步,“我在国外呆久了,不知道啊……”

    楼下警车还在徘徊,苏祁和唐诗一人裹了一件大衣,迎着夜里的冷风,偷偷出门下楼来到一楼门口,对面业务看见他们就是一顿破口大骂,“现在的小年轻!玩起来不顾居民安危的啊!不知道扰民和污染吗!交钱!跟保安过去签字罚款!”

    唐诗冻得有些哆嗦,穿着一件座山雕,里面就是睡衣睡裤,苏祁更加单薄,因为冷,白皙的脸显得更加白了,“能……刷卡吗?”

    保安颇为不屑地冷笑,“刷卡?你以为全天下围绕着你转呢?”

    苏祁双手一摊,“那我没钱。”

    “没钱去取!你,在这留着。”

    保安对着唐诗说,意思就是唐诗在这儿等着,苏祁去取钱。

    苏祁颠儿颠儿跑去取钱了,大半夜的,夜风呼呼地吹,唐诗被冻得直达喷嚏,这个跨年夜过得太糟心了!

    对面暗处车子里的薄夜也这么觉得。

    这个跨年之夜,绝对是他有史以来最糟心的一天。

    看着唐诗和别的男人在阳台放烟花,又看着唐诗和别人下来交罚款,跟小情侣似的,那场景看在他眼里怎么看怎么刺眼。

    他要怎么说,他真的很嫉妒,疯狂的嫉妒,苏祁耍着花样逗唐诗开心,他就恨不得上去撕了他的脸。

    可惜了因为商业的关系,他竟然还没办法和苏祁撕破脸。

    苏祁回来了,交了钱,两个人又被保安一通教训才被放走,一路上唐诗还在责怪苏祁,“都怪你,冻死我了……”

    “我哪儿知道这地方连烟花都不放……”原本还计划得好好地,烟花多感人啊,没准儿唐诗被他感动的一个没想明白就从了他呢!

    现在两个人跟傻子似的在夜里吹了半小时冷风,人都要吹傻了。

    得,萧里那个孙子的臭主意就不能信!

    薄夜看着他们上去,手指死死攥紧。

    唐诗和苏祁道了别,就自己开了家门,岂料这个时候身后出现一道黑影,直接将她拖入了一边的安全通道!

    唐诗甚至来不及说什么,就有人欺身而上。熟悉而又冰冷的唇,她心狠狠一收缩,立刻推开他。

    薄夜将她压在安全通道里,疯了一般死死按住她的肩膀,“他碰了你哪里?苏祁他碰了你哪里?!”

    “和你有关系么!”

    唐诗用力地推他,薄夜继续强吻,吻不过,就死死抬着她的下巴,“唐诗,没了男人你是会死吗!”

    “对!没了男人会死!我宁可死也不要你这个男人!”唐诗气急了口不择言,眼眶都红了,“薄夜,你放开我!”

    “你想的美!你老早想和苏祁跑了是不是!”薄夜将她顶在墙上,眼眶血红,“唐诗!你告诉我,到底要怎么样才可以停止这一切?你告诉我!”

    唐诗闭上眼睛不去看他,也是这样,薄夜就越是愤怒。

    “唐诗!凭什么!你凭什么这样对我!”薄夜低吼,眼泪都跟着出来了,他居然在唐诗面前哭了,声音都带着哭腔,“重来行不行啊?唐诗,我把我现在有的都给你啊?好好跟我回去行不行?我承认我之前对你狠,我现在不会这样了,你别跟着别人跑行不行啊?”

    唐诗眼泪也出来了,曾经爱过的人,得不到,就会变成这样撕心裂肺。薄夜,我们之间怎么会走到现在这样呢?

    世界这么小,若有朝一日重逢,她要以什么祝贺薄夜?以沉默,以眼泪。

    “我真的……我哪怕在你眼里再不是东西,我的心也是肉做的,我也会痛!我看着你身边那群男人,我痛得快死掉了!唐诗,是个人都会犯错,你不能就这么走了,不给我一点机会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