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跨年之夜,他被抛弃。
    12月31号,海城,冷。35xs

    这天气越来越冷了,还有一两个月该过年了,隆冬时节,路人行人摩肩擦踵又纷纷错过,大家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不再为路上遇见的谁谁谁而停留。

    唐诗下班的时候,唐惟和丛杉已经在家了,唐惟学校放了元旦的假,最近可以连续休息好几天。丛杉在家里开了暖气,她下班的路上鼻子被冻得有些红,进了家才觉得稍微好转。

    丛杉比她下班的早,此刻正和唐惟坐在空调下面对着脸吹,一大一小两张脸被暖气吹得通红。

    看见唐诗下班回家,唐惟扑过去,“妈咪,今天又是我比你早!”

    唐诗笑了笑,“对,因为你读书比妈咪认真。”

    唐惟拉着唐诗也来到空调下面,旁边丛杉买了草莓,一边摘一边吃,这最后一天跨年夜,三个人聚在一起打了一盘游戏,随后唐诗便早早地收拾了自己进房睡觉。

    唐惟死活要和丛杉一起跨年,晚上就待在他房间里不肯出来,唐诗也拗不过他只能让他去了,便一个人躺上床,刚盖下被子,手机就响了起来。35xs

    是一串陌生号码。

    唐诗最近对这种陌生号码特别警惕,果然一接通对面就传出一阵特别烦躁的酒吧电子音乐的声响。

    有个服务员对着话筒喂喂几声,唐诗皱起眉头冷漠地回答,“请问有什么事?”

    服务员那边声音很吵,他也是卯足了劲儿在对着唐诗喊,“您好小姐,您的老公今天在我们这里喝多了不省人事啊,劳驾您过来接一趟。”

    老公?

    唐诗冷笑,“不好意思,我单身。”

    服务员一下子明白了,感情这是俩小夫妻吵架闹变扭呢,就在那里循循善诱地哄,“可是你老公备注上边就写着老婆啊,唐小姐是不是?名字也对吧,大跨年的别闹了,麻烦您来myst一趟,把先生接走吧!”

    唐诗没说话,沉默好久,那边服务员对着手机喂喂了几声,她才说道,“我没有老公,你打错电话了。”

    “不可能啊,唐小姐……您……您丈夫这在这儿都喝趴了……”

    唐诗没多想,直接挂了电话。

    现在来这一出,她要是再傻乎乎贴上去,那就是犯贱。

    对面薄夜看见服务员把手机还他,将手里的酒杯砸在地上,“她哪来的这个胆子挂电话!”

    “这位客人,您……您喝多了……”

    “喝多了让她来接我!”薄夜像是一个小孩子一般吼着,“继续打!让她来接我!”

    “我……我给您拨通了,您自己说行不行?”

    看来这夫妻俩闹得矛盾有点大啊,服务员不敢再插手,只能这么说,“先生,我现在再重播一次……”

    唐诗睡下去没多久电话再一次过来,她刚想把话说明白,薄夜的声音就从手机另一端传过来。

    “唐诗,接我回家。”

    一句话,恍如五年前。他喝多了,像是使唤仆人一样对她说,接我回去。她就屁颠屁颠地去接他,然而看见的场景不外乎就是他搂着一堆女人,醉生梦死。

    唐诗的手指紧了又紧,“我和你没关系了,少来使唤我。”

    薄夜低低地笑了,酒意上头,他整个人的意识都是混沌的,“唐诗,别闹了行不行?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行不行?工作室缺钱了,我给你,别让苏祁插手行不行?”

    “你很烦。”

    唐诗三个字,让薄夜整颗心都冷下来。

    以前的唐诗是不会这样和他说话的。

    “唐诗……你到底想要什么呢?我们能不能……”能不能,重来?

    薄夜说,“你不来接我!我就去你家楼下!”

    “你疯了是不是!”唐诗忍无可忍,“随便你怎么样,不要再来烦我!薄夜,我和你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下次有空把手机里面我的备注一并改了,大半夜不要再来纠缠我!”

    她那么冷酷,冷酷到一点回头的余地都没有。

    薄夜哽咽,“唐诗,我道歉行不行?我……”

    “道歉?”

    唐诗笑得猖狂,“道歉是没有用的,去死才行。”

    薄夜如遭雷劈,明明周遭酒吧一片沸腾,可他觉得浑身上下彻骨的冷,时间在这一刻被按了暂停键,所有的一切都静止了,唯有她刚才那句话,不断地重复回响,敲打着他的灵魂。

    2017年12月31,他被唐诗丢在了201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