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太可怕了,他做梦了。
    丛杉愣了愣,凑近了似乎还能感受到唐诗身上的水汽。35xs

    男人隔着一阵热气看他,忽然间喉间一紧。

    他将手里的课本拿出来给唐诗,“唐惟说要你签名。”

    “噢。”唐诗毫无自觉,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接过那本书,“你放这儿吧,我等下就给他签字。”

    丛杉觉得这地方他待不了太久,整个房间都是……她身上的沐浴**味。

    男人的目光深了下去,唐诗喊了一声,“你们俩作业做完了吗?”

    这声音颇像是班主任老师。

    丛杉不禁失笑,“要我帮忙做手工拼图呢,很快就解决了。”

    是嘛,这种东西难不倒游戏工程师。

    唐诗道了声谢谢,丛杉没有回话就径自离开了浴室,里面传来吹风机的声音,丛杉头一次像是逃一般逃回了自己房间,关上门。

    他察觉自己呼吸加速,尤其是刚才走进浴室看见唐诗的那一刻。

    心跳都跟着加快了,全身如同过血一般的麻。

    这不是个好征兆。

    丛杉在床上翻了个身,随后将手压在脑袋下面,抬头茫然地看着天花板。

    他在想,隔着自己身边这面墙壁,唐诗和唐惟就睡在他隔壁,他们相处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呢?

    唐诗是否也会想面对唐惟一样放下戒备面对他呢?

    丛杉明白的,唐诗偶尔会用那种带着满满的依赖性的目光看他,可是那眼神透过他,看的却是另一个男人。35xs

    另一个,和他有着一张相似的脸的男人。

    丛杉闭了眼,脑子里却一直都是唐诗的眼神。

    为什么,她从来都是用这种目光注视他,可他根本就不是谁的替身!

    很多时候,丛杉会觉得烦躁,唐诗信赖他,只是因为,他有一张和她死去的哥哥类似的脸。

    这是一个多么可笑的事实,每次丛杉觉得唐诗那眸光深邃的时候,都会猛地惊醒。

    他像是做了一场梦,梦醒后,唐诗和他背道而驰,扬长离去。

    他终究不是她的哥哥,而她,也只是自己人生里一个过路人,到了最后只会以离开收场。

    丛杉明白这场结局很快就会到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有些不想让它发生。

    若是有一天,唐诗用那种陌生而又冷漠的眼光注视着他,那个时候,他又要怎么办呢?

    丛杉觉得心口愈发郁结了,干脆盖上被子,将整个人闷住。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丛杉直接在早上六点醒过来。

    他的生物钟从来没这么准时过,之前都是要睡到下午,现在居然早上六点就醒了。

    他愣愣地看着天花板好久,忽然间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嘶得一声倒抽了一口凉气。

    闭上眼睛就回想起他那个荒唐的梦,女主角竟然是……唐诗。

    靠!

    向来冷漠无情的男人脸上露出了像是小孩子一般的惊慌,他拿被子遮住脸,但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大脑,那些白花花的大腿和胸部就跟电影回放似的一帧一帧……在他脑内循环重播。

    他,做,春,梦,了。

    梦的女主角,还他妈是唐诗。

    丛杉用力捶了一下身下的床单,但是这一拳软绵绵的如同打在了棉花上。

    他翻了个身,离上班时间还早,他居然破天荒地觉得睡不着觉。

    肯定是昨天晚上睡之前在浴室里看见唐诗那一幕,现在就成为了一种梦魇一直缠着他,丛杉深呼吸好几口气,才把情绪压下去。

    太……可怕了。

    丛杉二十七年的认知里,竟然用可怕来称呼一个女人带来的影响力。

    男人干脆爬起来,胡乱地抓了一把头发,凌乱的黑色碎发显得十分冷酷,他弓着背,怔怔看着窗外的阳光好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