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罪魁祸首,是所有人。
    薄夜几乎是迎着众人直接冲上去,将自己身上的西装扒下来,在唐诗惊讶的时候,带着男人体温的西装外套铺天盖地地将她整个人罩住,薄夜搂着她,让她背对观众。

    随后转身怒吼,“都愣着干什么!滚啊!记者发布会结束!”

    他踹飞了脚边的话筒,直接抱着唐诗跳下台,所有人都惊了,老王喊了一声,“大老板!”

    “我靠!女神被大老板抢走了!”

    绿恐龙嚷嚷了一声,“完了完了,这剧情朝着不得了的方向发展了……”

    台下所有人都乱成一团,大家内心的震惊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

    唐诗背部的那个纹身代表了什么?代表了他们所有人都误会了他!他们都欠她一个对不起!

    当初网上的那些舆论有多可怕,现在真相就有多讽刺。

    有举着话筒的记者独自喃喃,“我们是不是……把唐诗毁了?”

    所有人都不敢开口说话,这一刻,他们都是同谋。

    唐诗被薄夜整个人赛进车子里的时候都还没反应过来,直到车子发动,她尖叫一声,“你放开我!”

    薄夜一把钳住她的下巴,“为什么要在这么多人面前脱衣服?!”

    唐诗笑得讽刺,“不然呢,我还有什么可以证明我自己的方法吗!薄夜,不如你来告诉我!”

    她背部那个纹身,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什么时候开始?她对他情根深种,可是这种时候,这个纹身就像是一个耳光打在薄夜的脸上。35xs

    他一直都不知道,一直都不知道她原来曾经那么深深爱过他……

    心口剧痛,薄夜觉得自己身体都在发抖,“唐诗,你告诉我,要怎么样……”

    “这是我想问你们的话吧?”

    唐诗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把我毁了,把我的名声和面子统统摔碎了,这是你们想要的结果吗?你们开心吗!”

    不,不是的,这场舆论里,他不是帮凶……

    可是,在面对唐诗那个眼神的时候,薄夜整颗心都凉了,“唐诗,你为什么不肯找我帮忙?”

    为什么宁愿自己在那么多人面前一件件脱了衣服,忍受莫大的羞辱,也不肯开口找他帮忙!

    只要她开口了,对的,只要她开口……薄夜一定会帮她!

    唐诗没说话,只是闭上眼睛,那冷漠的表情让薄夜根本无法保持冷静,他保持着原先的姿势,掐着唐诗的下巴,一根根收紧手指。

    很多时候,他恨不得亲手弄死眼前这个女人。她不会求饶,她哪怕是死在外面,都不会跟他求饶一声!

    只是服个软而已……有这么难吗?唐诗,屈服于他,比性命还难吗!

    唐诗把脸偏过去,冷漠地说,“送我回家。”

    薄夜冷笑,笑声嘲讽,“你觉得,我有这个善心?”

    “那我不介意再从车上跳下去一次。”

    唐诗总算睁开眼睛正视着薄夜,那眼里带着令他觉得触目惊心的恨意,“和你待在一个地方,光是呼吸着同一片空气,就已经足够让我觉得,恶心。”

    恶心。

    她竟说他恶心。

    薄夜眼眶都红了,“唐诗,你怎么这么狠!”他一次次都给输给了她的狠!

    唐诗笑得疯狂,不知道是在嘲笑谁,“把我变成这样一个怪物的,到底是谁?薄夜,你扪心自问,我走到如今这个田地,可有你的出力?”

    寥寥数语挖开他的心口,薄夜觉得自己喉间鲜血淋漓,被唐诗刺痛,竟一个字都说不出。

    许久,男人硬是忍住声音的颤抖吼了一句,“回帝景湾!”

    帝景湾,姜戚送给唐诗的那套房子所在的小区。

    唐诗没说话,再次闭上眼睛,眼泪顺着眼角滑落,落在薄夜的西装外套上,晕染开一片阴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