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放过自己,也放过你。
    一场发布会结束,最终记者将视线统统放在了最近被无数绯闻缠身的唐诗身上,可是大家都像是约好一般默不作声,等到所有人都采访完毕,才将注意力转过来。35xs

    老王示意唐诗上台,唐诗便迈开步子,上前对着大家鞠了一躬。

    众人目光里的唐诗姿态优雅,举止得体,妆容大方,并不像做了亏心事一般紧张局促。

    她笑容明媚,对着记者道,“你们好,我是《恋爱养成》工作室的dawn。”

    一句话,所有人的呼吸都摒住了。

    唐诗笑着看着他们,“我知道最近关于我的事情,网络上有很多真真假假的流言,我看过无数版本,有人说我是五年前的杀人犯,有人说我和江慧玉有私人恩怨,也有人说我不择手段勾搭男人想要傍上豪门,虚虚实实,众说纷纭。今天,正好借着这个场合,我想和大家谈谈有关于这件事。”

    薄夜的神经紧绷了,得知唐诗要在这么多人面前坦白她的过去,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比唐诗还要紧张。

    他害怕从唐诗嘴巴里说出的那个过去,是他曾经最不屑,现在却最后悔的过去。

    唐诗微微一笑,下面的记者媒体一下子都抬正了摄像机,她在台上的沙发上坐下,两腿并在一起,坐的姿势也十分标准,一看就是经过良好教育的大家闺秀,可见她当年文化素质并不低。

    唐诗扬着下巴,三分高傲,七分亲切,这正是五年前那个唐家大小姐才会露出的眼神,才华横溢,气质矜贵,濯清涟而不妖。

    “我知道大家对于我的真实身份一直都有诸多猜测,我也看见过往上那位江慧玉小姐对我的言论,对于这个,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反击她,我对此的解释是,没必要。不值得。对于一个明显带着攻击性抹黑你的言论,我觉得没必要去和别人一争高下,因为这样等于拉低自己的格调。”

    是了,她唐诗向来都不屑争,她握在手里的,必定是永远都属于她的。

    “至于说我勾引傅三少,又搭上薄少,这几件事,大家可以想想,先前我们工作室还没上市的时候,任何事情都没发生,为什么一上市,等到我们工作室火了,突然间有人开始调转枪头对准我了呢?因为我的背后是整个《恋爱养成》游戏工作室,一旦我有污点,整个工作室都会被连累。这很有可能是对方的一个计划,我这么说,大家都明白吧?”

    她很聪明,没有去正面解释,反而倒推这些黑料产生的理由,给大家加了个思维上的误导,让他们把目光从“这些黑料到底是不是真的”转移到了“这些黑料为什么会被爆出来”上面。她再给一个朦胧模糊的概念,引导媒体朋友说,是因为工作室游戏上市火了,所以遭黑,让他们潜意识认为,是敌方竞争对手的抹黑。

    唐诗不用一个字来解释那些黑料的真相,就让那些记者先入为主地理解成了商业竞争。

    说完这些,唐诗深呼吸一口气,继续看着下面的媒体,“我想说的解释说完了。至于黑料,至于江慧玉,我并不想多理会,大家应该也明白为什么。这种低级的抹黑手段,我连看都不想去看。各位如果有什么疑问,还可以继续提出来,我能回答的,都会告诉你们。”

    她把话说得滴水不漏,完美偷换概念,将原本想问黑料的人那些话题转移成了工作室为什么会遭黑。

    于是大家纷纷提问,“工作室成立当初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困难?”

    “困难?也是有的。”唐诗转过脸来,正对左侧的摄影相机镜头,相当善解人意,“当初我们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来支撑我研发各种程序项目,也曾经尝试着融资——就是去寻找一些对我们这个游戏有兴趣,看好我们有前景的那些公司大老板。当然也曾经被人拒绝,不过后来还是有人觉得可以试试,便再次给我们批下来了研发基金。”

    被人拒绝。

    说的正是薄夜。

    薄夜的眼睛微微眯起来,看着坐在台上直播的唐诗,忽然间觉得,这个女人的确有一种吸引人目光的魅力,让大家不自觉把视线都放在她身上,一颦一笑,皆是风情。

    他五年前,为什么没有发现?

    还是说五年后,她经历了那么多挫折,浴火重生,彻底抛弃了曾经的矜持,才会愈发夺人眼球?

    唐诗坐在台上,对于记者一个接一个的提问,显然临危不惧,没有丝毫慌乱。她的言语十分缜密,让人找不出一丝漏洞来。

    芳芳在台下啧啧感慨,“我之前是个做狗仔的,最喜欢抠字眼,喜欢咬文嚼字,但是唐诗这些话说的简直挑不出漏洞来。35xs”

    丛杉听着,眸光微深。

    后来有人询问唐诗和江慧玉的关系,唐诗依旧是微笑,冷静地说出一句话,“其实我和yoyo小姐并不熟。”

    yoyo是江慧玉的英文艺名。

    记者有些疑惑,“那为什么她会这样在微博上炮轰你?你们之间是不是有私人过节?”

    唐诗装作思考的模样,沉思了好久,“我坦白告诉你,其实我自己都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无缘无故会被她骂,并且骂得那么狠。之前和她拍摄那个采访节目的时候,她在现场就已经对我爱理不理,所有的环节但凡是我提问的,她一概不会回答我。大概是我之前哪里惹到过她,所以导致她情绪会爆发吧。”

    话是这么说,但是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江慧玉针对唐诗不是一天两天了,人家好声好气和她做节目,她莫名其妙给人家甩脸色。

    记者追问,“那你知道一点内幕吗?”

    唐诗犀利反问,“关于什么的内幕?”

    记者套话没成功,悻悻地闭了嘴,才有人小心翼翼道,“有人说……您……您和薄少曾是夫妻,被……被江慧玉插足,所以五年前离婚……”

    这句话一出来,唐诗和薄夜都变了脸色。

    薄夜立刻看过去,眼里都是杀意,压低了声音对林辞道,“把那家报社封了。”

    林辞低头,很快执行,“明白。”

    可是出人意料的是,唐诗正面回答了,没有逃避话题。

    “是的。”

    她如是说。

    “我曾经的确和薄少是夫妻,五年前那个唐诗,就是我。”

    一瞬间,众人哗然。

    她深呼吸一口气,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大家都看见了她眼角微红。

    她分明在慌张害怕,可是还是在大众面前将自己所有的痛苦过去一一剖开,直到鲜血淋漓。

    薄夜的心如同被人揪紧了,这段话从唐诗嘴里说出来,如同带着致命的力气。他像是不可置信一般,死死盯着台上的女子,呼吸,不自觉加粗。

    他一直以为,唐诗逃避那段岁月,逃避和他所有的故事,可是没想过在这么一个公共场合,她将自己的过往血淋淋地撕开,如同……在自残。

    “我和薄少之前发生过不少故事,但那只是五年前。我很感谢五年前他给我一个家庭,也感谢后来当我们走到穷途末路的时候,他送我一条生路。至于江慧玉,在这里我替她澄清,五年前,我和薄夜之间的婚姻,她并没有插足。”

    台下有人在擦眼泪,多善良的姑娘啊,还帮着说自己坏话的女人澄清。

    “我和薄夜大概是缘分已尽,所以婚姻结束。大家也看见了,今天薄少也在场,但是不用怕,往事随风,既往不咎。我如今能重新站在镜头面前,能重新面对你们,就说明我的人生已经重新开启,过去的,那就过去吧。”

    她那段话说的无比心酸,将自己五年前吃的苦头一并放弃了,就这么洒脱豁达地坐在台上,对着台下的媒体记者淡笑着说一句,那就过去吧。

    坚强得令人觉得心疼的女子。

    所有媒体都沉默了,直到唐诗轻声问道,“还有话题吗?没有的话,我就先下去啦。”

    这是在全网直播,记者们这才纷纷想起来,之前被唐诗的话带得他们自己都陷入了悲伤的感情里,还有人吸着鼻子,带着鼻音问道,“唐小姐,以后你会另觅良人吗?”

    薄夜瞳仁狠狠一缩。

    只见台上的女子浅笑如风,话音柔软,“我来这世间一趟,痛苦过,挣扎过,从头再来过,人生那么长,最值得骄傲的不应该是爱情。”

    多么看透红尘世俗的女人。

    薄夜觉得心口一抽,跟着就有钝钝的痛漫上来,如同生锈的刀拼了命要旋转研磨劈开他的胸腔,蓬勃而出的,是他疯狂的占有欲和掠夺欲。

    他不想往事随风,他要唐诗记着他一辈子,哪怕恨!

    后来唐诗下台,薄夜在人群中疯狂寻她,如同失了父母的孩子逆着人潮茫然寻找,他心跳加速,血液逆流,这一刻,若是找不到她,她可能一脚就跨入新的生活,再也和他无了联系。

    人群中,唐诗和丛杉浅笑,他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一字一句,男人掏心剖肺,“唐诗。我们重来过。”

    唐诗看了一眼薄夜,声音低哑,“薄少,我们之间没有重新来过这个选择。”

    薄夜如遭雷劈立在原地,神情痛苦,怅然若失恍若孩童。

    她挽着丛杉的手,对薄夜说。

    “尘世间的人爱我,都拼了命要得到我。要伤害我。要让我痛。要让我死。要把我变成魔鬼。而你的爱和他们都不一样,从五年前开始,你娶我那一刻,我就明白了。把我变成疯子的不是你的无情,是我对你的深爱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可求不可得的疯子,让自己陷在深渊。薄夜,你不爱我,是我爱多了。”

    这话语分明软弱无力,却如同刀刃劈裂他的灵魂。

    既然爱多了,不如及时止损,把剩下仅存的一些爱意,拿来爱自己吧。

    唐诗冲薄夜笑了笑,疏离且陌生,“薄少,放手吧。”

    成年人的世界,所有深爱都是秘密,最先心动那个,永远都是死得最惨的那一个。

    好好守着自己的心,再也不要犯贱地倒贴相送,哪怕灵魂已经残破不堪,那便缝缝补补,用时间治愈。

    薄夜觉得,这一刻,才是真的穷途末路。无论先前经历过多少次被她锐利的语言刺痛,都没有这一次来的触目惊心。

    唐诗眼角还挂着眼泪,“这世上没有女人比我更爱你,不信你走出门去尽管瞧瞧!可是薄夜,你也要记住,我这份无路可走的爱,是你亲手不要的。”

    任何话语已是徒劳无功,从她在台上说出那句既往不咎开始。薄夜神色仓皇痛苦,拿什么,他要拿什么拯救他们的爱情?

    唐诗转身,挽着丛杉,她的背影在他眼里被视作天塌,“你走吧,我又不是舍不得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