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不知道,因为死了。
    安如浑身都在抽搐,她拼命地摇头,拼命地想要逃脱,可是眼前的阴影越靠越近——

    黑夜,吞没了一切。

    唐诗是在一个礼拜后见到薄夜的。

    正好是在公司的一个剪彩活动上,老王挽着芳芳,小月亮和绿恐龙站在一起,唐诗便和丛杉打扮得跟一对似的,在人群里穿梭。

    小月亮看着绿恐龙道,“阿龙,你收拾收拾挺人模狗样的。”

    单眼皮,鼻梁挺,就跟外国偶像剧里的欧巴一样。

    绿恐龙颇为自恋地说,“好歹高中时候还是有女生暗恋我的。”

    芳芳在一边翻白眼,“得了吧,我高中跟你一个高中的,姐姐当学生会会长的时候你还在屁颠屁颠给人家当小弟呢。”

    绿恐龙脸一拉,“多久远以前的事了,你别提了行不行?”

    老王和小月亮都笑了,说起来小月亮家里的事情,唐诗还挺疑惑的,“月亮,那你全名是不是叫……蓝月亮?”

    蓝月亮洗衣液,国家跳水队的选择!

    小月亮脸都绿了,“我就想不明白我爹妈给我取这个名字干嘛,还是别提我的姓了,咱们继续讨论阿龙给人家做小弟的事情行不行?”

    阿龙在一边气得要冲上去和小月亮打架,“你就喜欢揭我老底!老王没拿世界冠军那会还被人家粉丝骂作国服第一菜鸡呢!”

    老王嘎的一声,无辜吃瓜群众也能被拖下水啊,“怎么就转移到我身上来了?我躺着也能中枪啊!”

    丛杉和唐诗在一边拼命笑,“原来你们老早以前就认识了。”

    有钱人都有一个圈子,里边的大家就算不认识,也肯定有朋友是认识的,就像朋友圈一样。唐诗没有想过自己工作室里的人都这么低调,从来没在外面宣扬过自己家里的条件。

    几个人打打闹闹,看了眼时间,差不多该去和媒体朋友打招呼了,芳芳和媒体熟,今天请来的大部分都是他爸爸娱乐公司的合作伙伴,于是她和唐诗提了个醒,“这群记者都是我自己人,你可以顺路澄清一下网络上那些事情。”

    那些传得沸沸扬扬的事情。

    唐诗冲芳芳点点头,有些感激,“谢谢你。”

    “谢什么。”芳芳挺了挺傲人的胸脯,“进了咱工作室就是一家人!一家人当然要帮着自己人,对于江慧玉那种小婊砸,我一个能打十个!”

    “是是是。”阿龙和她穿的西装正是一个颜色的,两个人看来是精心挑过的,“走吧,该走红毯了,女王大人。”

    芳芳挽着阿龙去和媒体打招呼了,唐诗也和丛杉一并走过去,老王和小月亮排在后面,人群里看见蓝鸣满脸都是杀意,要不是自己身后人拦着,他就要冲上去了。

    “蓝少您悠着点儿!现在是全网直播啊!”

    “老子不能忍!那是我妹妹!她身边那个男人是谁?!”

    妹控忍不住了,“打死他!妈的!”

    “那是他们工作室的老大。据说先前是世界冠军的电竞选手。”手下帮着解释,“二小姐在游戏工作室上班呢。”

    蓝鸣气得头发都快竖起来了,“那他搂着我妹妹的腰干什么!枪呢!拿枪过来!老子毙了他!”

    老王冷不灵觉得身后有股子杀意冲他们过来,浑身都哆嗦了一下,往后一看,又是平平无奇的样子。

    “怎么感觉有人盯着我?”老王嘀咕道。

    和丛杉走了红地毯,唐诗和他在人群里穿梭,不断遇见有女人刻意往丛杉身上靠过去,随后害羞地打一声招呼,“丛先生好。”

    丛杉平时不笑,现在碍于大场面时不时要笑一下,虽然他笑起来跟冷笑似的,他觉得自己的嘴角快笑僵了。

    唐诗在一边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丛杉脸一拉,“干什么?”

    唐诗和他走到沙发长凳上坐下,旁边服务员替他们端来两杯咖啡,唐诗道了声谢谢。

    随后继续看向丛杉,“你这点跟我哥不一样。”

    她言辞十分诚恳,丛杉微微眯起眼睛,“你这不是废话么?我又不是你哥。”

    唐诗被丛杉说的噎住了,隔了好久才道,“是啊,你不是他。”

    总有一天,唐惟也得接受这个残忍的事实。

    唐奕待人温和,笑起来总是阳光且温柔的,他就像是一个永远都充满了活力的邻家大哥哥,善良又大方,出身名门,腹有诗书气自华。

    可是丛杉只有一张和他相似的脸,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相同的地方。

    他就像是和唐奕所有的性格都反过来一般,冷漠,且麻木。

    唐诗看着丛杉许久,才叹了口气,唐奕离开已经很久了,坟墓同样在姜戚的旁边,他们两个人都是她生命里很重要的人,可就是因为如此重要,所以在失去的时候,才会这么痛彻心扉。

    丛杉感觉到唐诗想起了不好的事情,也没去多说,只是随口一句,“有些东西既然已经失去了,就好好守着你现在所拥有的。35xs”

    可是唐诗只是低笑了一声。

    她怕就怕,到头来,连自己手里仅剩下的这些念想,也没有守住。

    薄夜便是在人群都忙着社交的时候走了出去,一眼就望见了坐在远处沙发上的唐诗和丛杉,他们穿着礼服,一裙一西装,郎才女貌,天造地设。

    嫉妒,就是在这个时候从心头慢慢蔓延,直到填满他整个心房,薄夜才明白,原来有些东西已经彻底割舍不掉了。

    比如,对唐诗的占有欲。

    他走上前,隔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唐诗觉得有人在盯着自己,一抬头,便落入一双如夜一般漆黑的眸子。

    一眼万年。

    那一瞬间回忆的罅隙里弥漫出鲜血淋漓的爱恨,五年前她爱他爱得迷失自我,五年后她恨他恨得触目惊心。

    她被薄夜的眼神刺痛,从沙发上站起来,表情,无比防备。

    薄夜自嘲地笑,她竟防他至此。

    丛杉偏偏脑袋,余光便瞄到了薄夜,男人没有做出别的表情,还是那副天塌下来依旧面瘫的样子,只是看着薄夜走近,他说,“薄少,来叙旧?”

    来叙旧三个字,无比嘲讽。

    薄夜眯眼笑了笑,“正好遇见,打个招呼。”

    唐诗不动声色拉远了距离,“薄少好。”

    她显然是不想和薄夜有纠缠,薄夜也看出来了,就停了步子,远远地看着唐诗。

    唐诗觉得薄夜这人很奇怪。

    当初他巴不得用尽一切手段让她滚,现在她滚了,他又想尽办法要她回来。

    男人啊,永远都是这么矫情。唯有在得不到的时候,才会犯贱。

    丛杉也跟着从沙发上站起来,摆出手臂让唐诗挽,唐诗笑了笑,对着丛杉说,“谢谢。”

    丛杉冷漠地瞥了她一眼,没说别的,只是见到两人这样的互动,薄夜觉得心口酸涩。

    曾经她心里眼里永远只有他一个人,后来她走远了,天高海阔任她飞,她就再也不只是他私人的所有物了。

    薄夜垂下眼睑,想上去和唐诗说会话,勇气却在这一刻消失殆尽。

    他看着她走远,垂在身侧的手指隐隐攥紧,唐诗……你身边挽着的男人,有多可怕,你知道吗?

    丛杉察觉薄夜的视线在身后消失,男人冷漠的眉眼这才放松些许,看了眼身边的唐诗,她正垂着脸,头发软软的垂下来,显得慵懒又娇俏,今天穿了一身淡蓝色的长裙,极具女人味。

    他也已经发现了不少男人在把眼神往唐诗身上放。

    唐诗,五年前坐牢的唐家大小姐……

    那些字眼逐渐划过丛杉脑海的时候,男人不动声色勾起一抹笑容,但是转瞬即逝,快得让人无法捕捉。

    也许……事情朝着更有趣的方向发展了也说不定。

    在官方场合说完了官方的台词,媒体采访时间一到,那些摄影师和记者带着设备抓着话筒就跟春运抢火车票似的,不要命一样往里拱,有人目标放在薄夜身上,追着薄夜满场地跑,“薄少!您等等!我们有几个问题想请教!”

    有人想采访他们工作室,于是挤在人群堆里使劲把话筒伸出去,差点戳到了老王脸上,“那个,请问是《恋爱养成》游戏工作室吗!我们是新浪娱乐……”

    还有人得知幕后最大的股东是叶惊棠,扛着摄像机对着他三百六十度拍照,“叶总叶总!请问您为什么这么大手笔投资一项少女游戏呢?您是否对这个游戏的未来充满规划?”

    叶惊棠脾气没有薄夜那么能忍,忍无可忍便怒吼,“都滚!老子喜欢玩恋爱游戏不行吗!”

    记者:我靠死变态,一个大男人居然喜欢玩恋爱养成游戏!叶总不会是个基佬吧!

    没有人知道叶惊棠当初投资这个游戏,只是因为姜戚一句,“听说最近有个工作室在开发新的游戏,是个少女恋爱的,好想去当他们的内测玩家呀。”

    那个时候的叶惊棠嗤之以鼻,“这种垃圾游戏你也喜欢?”

    姜戚翻了个白眼,“生活中没有恋爱可以谈,玩游戏满足满足我的愿望不行吗?”

    当时的叶惊棠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魔怔了还是被洗脑了,第二天居然直接去找工作室的负责人,说要投资他们的游戏。

    后来想想,自己真的是很可笑,只因为姜戚一句想去玩,就在背后花了大价钱成为了这个游戏幕后最大的股东。

    现在那些话筒递过来,询问他为什么要投资这个游戏,而理由,他竟说不出口。

    为了什么?为了……姜戚吗?

    叶惊棠是不可能承认的。

    可是一想起姜戚,心脏深处便有细细的刺痛感,他投资一款和自己风格压根不符合的少女游戏只是为了姜戚,然而姜戚……已经再也玩不到那个游戏了。

    叶惊棠垂下眸子,看了一圈周围的记者,本能想到了曾经自己被记者围攻的时候,会有一个穿着高跟鞋的瘦削身影在自己身边伸出手,然后对着那群记者喊道,“采访请保持秩序,大家不要影响叶总的进程!请之前预约过的媒体朋友先出列!”

    她总是这么逞强,哪怕天塌下来都无所谓。

    她被人误解,所有人以为她喜欢钱,喜欢抱叶惊棠的大腿,可是叶惊棠知道,她只是因为一个软肋被自己捏在手里。如果哪天姜戚若是不要了这个软肋,那么叶惊棠,就再也拿捏不住她。

    像是陷入回忆,再次猛地清醒的时候,耳边嘈杂,入目皆是陌生的脸孔。

    再也没有那道清亮的声音帮他维持秩序,也没有那抹影子替他来回奔波。

    姜戚就这么,像是一道风,吹过叶惊棠的人生,在他身边打转,又匆匆离去,来无影去无踪。

    叶惊棠伸出手,什么都没有抓住。

    他看了眼面前那些媒体,终于深呼吸一口气,缓缓说道,“我投资这个游戏,是为了我一个……朋友。”

    媒体记者闻到了八卦的味道,继续追问,“请问这位朋友对你来说的意义是什么呢?”

    叶惊棠没说话。

    记者继续把话筒搁在那里。

    隔了好久,叶惊棠才道,“是一个很重要的人吧。可能她不会知道。”

    媒体觉得话题突然间变得有些伤感了,小心翼翼地问,“是您喜欢过的女子吗?还是说……是好久不见的知己……”

    知己?爱人?

    “都不是。”男人眉目精致,气质冷漠,却偏偏一双眼睛,像是一片死海,悲伤而又沉寂。姜戚于他而言到底是什么呢?叶惊棠自己扣问自己。

    却没有得到答案。

    “这位朋友知道您的心意吗?”记者一看叶惊棠的表情,知道自己问错话了,赶紧转移话题,岂料叶惊棠正视她,一双眼睛无比伤感。

    “不知道,她……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那一刻,有人看见那个高贵英俊的男子眼底露出了一种名为绝望的情绪。

    痛苦,就这么悄无声息地爬上他的脊背。

    全网直播,叶惊棠的悲伤在被镜头捕捉,丰神俊朗,却偏偏眉眼寂寞。

    而同一个世界不同的地点,有女人坐在客厅里,无意间播放了这个直播节目,看见叶惊棠说出的那几句话的时候,她捂住嘴巴,哭得像个小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