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现在认错,已经晚了!
    唐诗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公司里来了个不速之客。

    是江慧玉。

    她这一次没有了先前嚣张的气势,大概是被自己经纪人出卖过后又反黑唐诗不成,反而连累自己的老底都被扒了出来。

    于是她来的时候戴着墨镜,整个人完全就是个低调的普通人,连妆都没有上一次的浓烈。

    她在接待厅等了很久,没有人过来,干脆直接来他们办公室,一圈人正围着大圆桌忙着工作,丛杉依旧趴着睡觉,倒是老王抬起头来,托了托眼镜,看了她一眼。

    然而看见是江慧玉的时候,老王又把视线挪了回去,毫无波澜。

    江慧玉扫视他们一圈,居然压根没有人搭理自己。

    旁边小月亮是个女汉子,性子直。至于芳芳原本就是正眼都懒得看这种女人,大家干脆都当她不存在,江慧玉觉得自己被羞辱了,可是她没想过,自己当初录节目的时候,也曾经给过唐诗这样无视的羞辱。

    她压低了嗓音喊了一声,“唐诗。”

    唐诗指了指自己,“你找我?”

    江慧玉咬牙切齿,“没错。”

    唐诗笑了,“抱歉,可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

    江慧玉倒是没有想到唐诗会这么直白地拒绝她,整张脸都拉下来了,声音跟着拔高,“你几个意思?”

    唐诗没说话。

    一工作室的人度没有理她。

    江慧玉急了,直接走到唐诗位置旁边,“你起来!”

    就没见过有求于人还这个态度的,唐诗冷笑,“放手。”

    江慧玉柳眉倒竖,“唐诗,我来找你是给你面子,你别给脸不要脸!”

    唐诗脾气好,小月亮这个女汉子可没这么好说话,直接拍案而起,“我们他妈求你来了吗?再作妖直接喊保安把你请出去!”

    江慧玉没想到小月亮敢这么明面和她撕破脸,整张脸都僵住了,跟着大喊,“你们想怎么样?”

    芳芳懒洋洋地看她一眼,“你想怎么样?”

    “为什么要在微博上买水军黑我!”

    江慧玉越来越委屈,跟要哭出来似的,“你们知道我有多不容易吗!”

    “哎哟哟。”

    绿恐龙干脆也不设计程序了,直接抓了一把瓜子,转过身来看江慧玉,一边嗑瓜子一边眯着眼道,“哭,继续哭啊,你要觉得不痛快,还能躺地上边撒泼边哭。”

    江慧玉被绿恐龙这话说的噎住了,小月亮笑得在那里鼓掌,“是谁先买水军的?就没见过咬了人还要倒打一耙的。你在外面说我们游戏脑残,还要买水军败坏唐诗名声,不允许我们反击?还是说怼不过我们现在就怂了?”

    江慧玉今天是一个人来的,因为她不想把事情闹大,可是完全没想到这刚工作室的人软硬不吃,于是咬牙切齿,“你们这是人多势众!”

    “人多势众?”老王觉得这是他今年听过的最好听的笑话了,“唐诗气量大,一开始不跟你计较,可是你非要买水军,非要黑她,人生攻击她。你能怪谁?”

    芳芳双手抱在胸前,“有骨气有本事就不要做,做了就不要立牌坊,我还敬你是个表子!”

    江慧玉站在工作室十分钟,就抹着眼泪踩着高跟鞋直接走了,走的时候那个眼神特别恨,似乎能把唐诗生吞活剥了。

    她一走,一堆人放下手头工作开始笑,笑完了绿恐龙说,“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有,居然还敢上门,结果被我们怼得体无完肤!”

    唐诗笑了笑,“你们嘴巴太毒了,都把人骂哭了。”

    丛杉从桌子面前把头抬起来,抬了抬眼皮看着唐诗,“刚才谁来了?”

    “江慧玉啊。”老王盯着电脑屏幕,“估计是来求和的,但是态度叼不拉几的,我们没给她面子。”

    丛杉含糊地唔了一声又趴下去睡觉,等到了傍晚才终于慢吞吞醒过来,开了电脑,开始处理手头上的事情。

    唐诗下班的早,就去幼儿园接唐惟,岂料这个时候正好看见唐惟和一个女孩子打打闹闹,像是在吵架似的。

    “我才不稀罕你的妈妈呢!”

    唐惟怒吼,“不可能的!”

    唐诗吓了一跳,很少见到唐惟这幅样子,只能上去问,“怎么回事?你和小朋友吵架了?”

    “没有。”

    唐惟闷闷的说了一句,“没什么好说的,妈咪走吧。”

    身后小姑娘小声喊他,“唐同学……”

    “闭嘴!”

    唐惟像是竖起了全身的刺,漂亮的小脸上写满了愤怒,回眸怒目而视,“你不配说这话!”

    说完他转身抓住唐诗的手,“妈咪,走吧。”

    这态度转变地让唐诗都觉得惊讶,唐惟什么时候会有这种火气?这孩子到底还藏着多少连她都不知道的心思?

    回家的时候唐惟一路上都在想事情,明显心不在焉,唐诗开了车到家,他也跟着跳下车来,情绪并不是很高涨。

    这和以前那个阳光机灵的他根本不像。

    唐诗疑惑地问他,“你在想什么?学校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闹矛盾了?”

    唐惟没说话,两个人往前走进入电梯,电梯门关上那一刻,带着他们缓缓上升。

    唐惟抬起头来,那双眼睛漆黑如同子夜,他和薄夜当真无比相似,连同那对眼睛。那一刻,唐诗透过唐惟的眼睛似乎看到了一整片渺远寂静的机械银河,所有的星辰碎屑坠入宇宙黑洞,融进他眼里。

    他沉默,凛然,带着这份年纪不该有的成熟和深沉。

    他一定是遇到了什么,知道了什么,可是没说。也不肯说。

    许久之后,少年握住唐诗的手,倔强的身躯撑起半边天地,谁也未曾料想过,后来的日子里,这个年仅五岁的少年,用他瘦弱的肩膀在唐诗面前顶起一片并不宽广却坚定的身影,风雨不动安如山。

    他说,“妈咪,没关系,有我在,以后不会有人欺负你。”

    这一句话,竟像是一个许诺一生的誓言。

    另一边,一个废旧仓库里。

    安如双手被绑着,显然已经经历过无数次严刑拷打,整个人被绑在椅子上,浑身上下,都是冷水。

    她被人用一盆冷水从昏迷中醒来,看见眼前的黑衣保镖,疯了一般大吼,“放开我!你们这样对我,薄少不会放过你们的!”

    “放开我!你们这群狗!”

    安如失去了往日优雅的表情,她在众人面前都装得像个孩子般天真无邪,可是唯有这一刻,眼底的恶劣和凶狠再也藏不下去,她大喊着,“谁允许你们这对我的!薄少会杀了你们的!”

    “薄少?”

    黑衣保镖冷笑,“薄少把你关进看守所,那不是等于在保你么?你落入我们手里,可就没有那么好的下场了!”

    “不可能!夜哥哥把我关进派出所是因为他手里没有彻底的证据,所以法律还无法制裁我!你们把我偷运出来,他一定会发现!你们会死得很惨!”

    “死得很惨?”

    黑衣保镖上前用力拎起她的头发,“不如我来比比我们之间谁的下场更惨一点?”

    安如脸色惨白,像失去理智一般拼命挣扎,“放开我!薄夜不会放过你们的!他一定会帮我!”

    “我们从薄夜手里把你抢过来已经三天了,这三天里薄夜肯定接收到消息了,但是他并没有派人来追踪我们,这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

    黑衣人将她连着身后的凳子一脚踹在地上,安如呕出一口血,小腹剧痛,“不可能……不可能……他一定相信我……”

    “设计谋害他的儿子,还指望人家信你?你这个女人,该说你自我感觉太良好呢,还是该说你自欺欺人根本看不清楚现实呢?”

    黑衣人又一脚踩在她胸口,“薄夜不来追踪你,说明他已经默认了我们的行动,也许就是还差决定性证据来让你坐牢,既然找不到,不如放纵你被另一批人抓走,死了更好,还省下他收拾你的力气!”

    安如拼命摇头,崩溃的理智在这一刻将她所有思绪吞噬,她眼泪和口水一并流出来,整个人脆弱地呜咽,“不可能的……我陪了夜哥哥五年,他一定可以原谅我的……不可能的……”

    “你真是喜欢做梦。你以为薄夜爱的是你吗?”

    黑衣人用一种看路边流浪狗的眼神看她,“薄夜喜欢的是你那张和安谧相似的脸,你千不该万不该的,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拿自己的身份去掂量薄夜儿子的地位!”

    安如大声尖叫了一声,随后浑身抽搐,“别碰我!你们别碰我!夜哥哥不会害我的,他一定会来救我的!”

    她像是发疯了一样,不停地急促尖叫,像是无比恐惧,尖叫声一声比一声尖锐,“啊——!!”

    “闭嘴!”有人一脚踹在她嘴巴上,踢飞了安如两粒牙齿,她喷出一口血雾,血丝便沿着嘴角爬下来,有人用鞋尖勾起她的脸,“再敢乱叫,让你现在直接死了!”

    安如不停地流眼泪,全身都在颤抖,“放开我……救命……你们,你们不能这样……”

    “要怪就怪你太贪心了,连安谧都想代替……”黑衣人啧啧摇了摇头,“薄夜现在根本就是在默认我们,你没发现吗?”

    安如如遭雷劈,所有的意识在这一秒崩坏,薄夜太无情了,五年的陪伴就可以这样抛弃!

    唐诗,一切都怪唐诗!都是因为这个女人,才让她变成现在这幅样子!

    安如摇头,心中的恐惧在他们的注视下被放大了无数倍,她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不要过来,我错了……你们不要这么对我……”

    “现在认错?”黑衣人冷笑,“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