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断绝关系,若我不呢?
    唐诗回去的时候睡了一觉,睡醒整个圈子都变天了。35xs

    傅暮终被爆出猥亵的丑闻,江慧玉被爆出插足别人家庭,一时之间圈子里流言蜚语传得真真假假,但是有知情人说,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好像都惹到了唐诗。

    我靠,唐诗是谁?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五年前被薄夜送进监狱的那个唐家大小姐啊!

    所有人都震惊了,唐诗居然藏得那么深?真是看不出来!

    唐诗和丛杉一觉睡醒到晚上,唐惟推开丛杉的房门,“小舅舅,起来别睡了。”

    丛杉眯着眼睛,眼皮都撑不开,“困……”

    “都睡了一整天了……”唐惟坐在小舅舅身上,“你怎么比苏叔叔还要懒?”

    苏叔叔三个字让丛杉直接睁开眼睛,甚至吓了唐惟一跳,“你说什么?”

    唐惟见风使舵立马改变口吻,“没有,小舅舅您真帅!”

    “……”这拍马屁的语气竟然跟姜戚有莫名地相似。

    近日,唐诗的过往彻底被人曝光,有人说她是复仇来的,有人说她不屑攀强附贵,也有人说,她是为了替自己洗清罪名。

    五年前的事情一下子重新被拉回众人的视线里,江慧玉买了水军,去黑唐诗杀过人坐过牢,反而起了反作用。倒是把那桩事件彻底推了出来,一时之间众说纷纭真假难辨。

    唐诗现在上下班都很小心翼翼,她一出去就会有人蹲在门口,直接递过来一个话筒,“请问您是五年前的唐诗吗?”

    唐诗烦得很,要不是芳芳知会过,那些媒体现在收敛了一点;不然估计会更疯狂,把他们工作室挤得水泄不通。

    所有人都知道了唐诗有个儿子,那个儿子今年五岁,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父亲的身份也很神秘,有人说是薄夜,也有人说不可能,薄夜那么恨唐诗,恨到亲手把她送进监狱,怎么可能会和唐诗生下孩子。

    为了保护唐惟的身份,唐诗这几天给他在学校请了假不让他出门,避避风头。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所有人都来窥探她的过往。

    唐诗偶尔伏在办公桌上自嘲地笑,过往到底有什么可以窥视?遍地疮痍残破不堪的灵魂,还有什么回忆供他们娱乐呢?

    丛杉这几日知道唐诗被无数绯闻缠身,也没多找她,两人像是约好了一样上下班时间都错开了,就怕被媒体拍到一起出行的画面。现在唐诗处于风口浪尖,到时候被拍到了就是百口莫辩。

    薄夜派了人把消息往下压,他知道唐诗并不喜欢这样,她素来低调,否则出狱后也不会换一个艺名重新来过了,如今所有的往事都被人挖出来,她一定不会开心。

    只是想到他们的过去被人用寥寥数语的笔墨刊登在新闻上的时候,薄夜的心,有些刺痛。

    曾经他们有过许多故事,唐诗暗恋他五年,结婚五年,整整十年,穿插这十年的是她难以磨灭的执念。可是当这些事情变成一个个故事用极为简单的字句描述出来的时候,就显得尤为嘲讽。

    那字里行间充斥着她一个人孤孤单单走过的岁月,薄夜觉得那些字眼竟然力透纸背,直到刺痛他的心脏。

    他难以想象旁观者是如何看待他和唐诗之间的经历的,但是当着一切重新摊在众人眼前的时候,他有些慌。

    慌唐诗从此彻底离开他的世界。

    一错再错,到底要到什么地步,才能求一场重新来过?

    热搜被撤下去很多,据说傅暮终只被关了三天就被傅家带出来了,在绝对的权力面前,任何努力都是不值得一提的。

    唐诗身后真真假假的故事,她从来没站出来澄清过,她觉得没必要,哪怕是真的,那也已经发生了,伤害既然已经造成,任何弥补都已经为时过晚。

    林辞联系过唐诗一次,在一次深夜里,这位曾经由唐诗提拔过的男人给她打了个电话,“唐小姐,是我。”

    唐诗没有着急挂,对于林辞,她并不反感。

    “薄少说想找您聊聊,现在报纸上传得沸沸扬扬的您的事情……”

    唐诗轻笑,“无碍,没必要交谈。”

    林辞语气很小心翼翼,“可是唐小姐,这样会对你的生活造成困扰。薄少就是想和你谈谈这些问题的解决办法,如果有需要,我们也会出手帮忙……”

    “帮忙?”唐诗两眼空洞,“让他不要再来纠缠我,对我而言,就是最大的恩赐。”

    另外一边开着扩音器,这声传到林辞旁边的薄夜耳朵里那刻,心脏深处便传来剧烈的疼痛感。

    原来,被一个曾经不喜欢的女人讨厌的时候,心会这么疼。

    薄夜自嘲地笑,林辞挂了电话,无奈道,“抱歉,薄少。”

    “她这是铁了心要和我断绝关系。”

    薄夜轻声说道,可是他目光很狠,双手死死握在一起,“若我偏不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