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警局闹事,谁敢动手?
    另一边,唐诗被傅暮终直接拖入无人的包厢,随后男人将她用力压在沙发上,大手直接撕扯她的裙子布料。

    唐诗眼睛都红了,傅暮终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当初那个温文儒雅的他都是假装吗?

    傅暮终像是看穿了唐诗在想什么,笑得极狠,一张俊美的脸上写满了阴蜇,“是啊,老子要不是想玩你,谁乐意装得跟好朋友似的!我发现你就是个女表子!没必要花那么多真心来培养感情!”

    他这番话无疑就是在羞辱她,唐诗剧烈挣扎,“放开我!”

    “被薄夜睡过,被苏祁睡过,还有照片里那个不知道哪来的野男人,唐诗,你装什么纯?”

    “什么照片?!”唐诗尖叫了一声,“傅暮终,你这是犯罪!”

    “少在这里装傻!”傅暮终掐着她的脖子,“那个照片上面的女主角就是你!露背露胸露腰露脸!什么都是你!”

    “我没有拍过上面照片!”

    唐诗怒吼,“你别碰我!”

    她的奋力挣扎惹来男人的冷笑,“早知道你是这种女人,老子就不会花这么多力气来哄一个贱人!”

    唐诗惊恐地流泪,傅暮终,你这是要毁掉她心里对他的所有好感吗!

    那个曾经对她说出过那些触动心灵的话的男人……难道只是你的假装吗……

    唐诗眼里的失望那么明显,明显到傅暮终觉得被这个眼神给刺痛了,抬着她的下巴,“少拿这种眼神看我!”

    唐诗闭眼,傅暮终张嘴咬住她的脖子,女人的身体在剧烈颤抖,可这竟让他觉得无法控制的亢奋。

    她在不停的反抗他,到后来被他双手按住,裙布撕裂,大手覆上她的身体,细腻的肌肤在他手下惊起一片鸡皮疙瘩。

    身后传来一声踹门响,傅暮终还没来得及回头看,就有人一脚踹在他背上,力道极狠,位置极准!

    回头的时候,就看到了丛杉那张愤怒的脸,一双眼睛里全是杀意,提着他的衣领将他摔在地上。

    丛杉脱下西装外套披在唐诗身上,身后有人冲进来。

    “打死他!”芳芳撸了袖子,手里拿着一瓶空酒瓶,“他妈的,相貌堂堂就可以耍流氓?老娘今天教你做人的规矩!”

    她一点都没犹豫,直接朝着傅暮终的后脑勺砸去,血花登时飞溅开来,绿恐龙惨叫,“要死人的!”

    小月亮眼露凶光,“拍现场照片!让他身败名裂!报警!”

    “我靠,你们两个姑娘家这么狠?”

    绿恐龙开始掏手机抱紧,傅暮终想站起来,被老王上去一脚踹在墙边。35xs

    “唐诗是我们大家的宝贝,我们把她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你他妈居然敢来占便宜?”老王向来文雅,这一刻没忍住脾气,“老子没打死你个王八蛋算好的!”

    傅暮终咳出一口血,他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这种人就是欠教训。”芳芳手里捏着酒瓶冷笑,“女孩子更加要保护女孩子!”

    警察来的时候,唐诗浑身哆嗦被丛杉死死抱在怀里,全过程他都没有挪开一丝目光去看傅暮终。

    警察一看,我靠,这不是傅家三少吗!怎么回事!怎么打起来了!

    一看唐诗,又一看傅暮终,警察觉得这事儿太棘手了,连夜通知傅家人过来提人,郑秋水到了警局里的时候,知道自己儿子因为一个女人被别人打得头破血流,就气得浑身发抖。

    “是哪个狐狸精勾引我儿子?”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她带着一帮人走进来,扫视了警局里的众人一圈,“是哪个贱女人?!”

    唐诗被丛杉搂在怀里,抬头看向郑秋水。

    郑秋水上去一个巴掌高高抬起,却在落下的时候被丛杉死死钳住了手腕,妇人被他的眼神吓住,随后又道,“干什么?你还想打我?”

    小月亮是个暴脾气,一看这模样,“我这儿还开着摄影模式呢,谁先动手的清清楚楚!”

    郑秋水收敛了笑容,这要是视频传出去对傅家名声也不好。可她要是现在被一群小姑娘吓住了,她傅家太太的面子往哪搁!

    她用力挣脱开丛杉,“真是贱人有贱人帮忙,一群刁民还挺会威胁人。”

    她的眼神相当恶毒,显然对唐诗恨之入骨。因为她,这个不干不净的贱女人,她的儿子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唐诗对上郑秋水的眼睛,眼神极冷,“自己教育不好自己的儿子,就少把屎盆子扣在别人头上!”

    “你算什么东西!”郑秋水毫无教养地破口大骂,“一个勾引我儿子的**,也敢跟我抬杠?你这种女人我见了多了去了,一个个都是不要脸的下作胚子!”

    唐诗忍无可忍,从丛杉怀里挣脱出来,“你再说一遍?”

    郑秋水被她这个气势有些吓到,随后又继续笑骂,“哟,摆架子挺像那么回事儿的嘛?丢人现眼的东西,还敢出现……”

    啪的一个巴掌,带着毫不犹豫地决绝,唐诗直直将它摔在郑秋水脸上!

    “唐诗!”傅暮终见到自己的母亲被打了,在一边站起来怒吼,又被警察死死压住。

    “你敢打我?”

    郑秋水捂着自己的脸,一脸震惊,刺痛传来的时候,这位豪门贵妇气红了眼睛,“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你这是在找死!”

    就算是在警局里,那也一样没人敢挑战她的尊严!

    郑秋水身后的人一下子上来把唐诗围住,刚想动手,小月亮举着手机开始拍视频,芳芳还在一边大喊着,“来来来!都看看!有本事都把脸转过来!我今儿拍这个视频就不给你们打码了!儿子耍流氓被押进警局,母亲竟然当众辱骂受辱女子,还要找人群殴她!”

    不愧是当过狗仔队的,说话都这么带着舆论性!

    郑秋水脸色变了又变,气得手指指着唐诗都在哆嗦,“把她给我抓过来!”

    “我看谁敢!”绿恐龙平时不正经的,跳出来也挺高大的,一米八几往那儿一站,“谁敢带唐诗走!警局里也想闹事,尽管试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