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走了苏祁,来了薄夜。
    苏祁说出那些话的时候,唐诗甚至忘记了呼吸,心跳一时之间乱了。

    男人那双眼睛实在是太过致命,唐诗盯着它们,竟然有种深陷的错觉。

    反应过来的时候,电梯门正好缓缓打开,她狠狠推开了他,语气急促混乱,“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苏祁含着笑看着她步伐快速走了出去,盯着她的背影许久,又将电梯放到了地下一层停车场。

    男人单手插兜走出去,一只手拨了一个号码,表情霎时间变得无比严肃,如同天神下凡,气场凛冽。

    “是我,丛杉那边的事情怎么说了?”

    唐诗今天上班的时候,一进门,绿恐龙就喊着“飞龙在天!”一个大招朝着唐诗扑过来,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扛起来,“女神!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老王笑呵呵地坐在椅子上看着他们闹腾,唐诗被吓了一跳,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等一下,放开我,发生什么事情了?”

    “江慧玉被换下来了!”

    绿恐龙撅着屁股上面的尾巴甩来甩去,一路扛着唐诗把她放到工作位置上,“之前不是说找她当我们的游戏代言人吗,现在江慧玉被换下来了!”

    唐诗听见这个消息也是愣了愣,“怎么回事?”

    绿恐龙一脸得意,“我也不知道,上边一大早就来了消息,说是以后再也不要和江慧玉合作了,她在外面败坏我们游戏工作室的名声!”

    小月亮在一边啪啪鼓掌,“大快人心!”

    芳芳勾着唇笑,“叫江慧玉去代言,还不如请我们唐诗呢,比她白比她高比她有气质,一点都不虚!”

    “对啊!我们可以叫唐诗和丛小三组成一对cp去炒作!”

    小月亮眼前一亮,“我们去开个微博账号,叫做‘恋爱养成工作室的日常’,有事没事写一点我们平时发生的事情上去,把小三三和女神的关系炒作一下,这样就得到更多的关注热度了!”

    唐诗失笑,“喂喂,你们当着我的面打我的主意,确定没关系吗?”

    芳芳拍拍她的胸脯,波涛汹涌,相当自信,“交给我!我特娘的在写之前是个狗仔,就是娱乐圈的八卦看多了才来写的!我来炒作你们绝对不坑!”

    这光是听着就已经很可怕了好吗!

    唐诗默默地把嘴边的话咽了下去,随后道,“只要别玩得太过火,工作室里的剧情还是可以炒作一下的。”

    “有数了。”

    小月亮手脚麻利地注册了一个工作室的生活账号,随后找了水军推广了一波,立刻短短一个小时之内就有了五六万的粉丝。

    而这个时候也正好是丛杉打着瞌睡,睡眼朦胧地来上班的时候。

    刚坐下,女汉子小月亮窜起来拿着手机对着他的脸一顿咔擦咔擦狂拍,挑了两张好看的,直接发去了微博。

    下面配了一张丛杉趴在桌面上睡觉的照片。

    立刻下面一大堆少女狂喊着好帅好帅!可以出道了!求求你们工作室出道吧!

    当天下午,作为金主投资方,苏祁来了工作室转了一圈,就跟上面大佬下来乡下视察工作一样。

    他顺路给唐诗带了一袋吃的,放在她桌上冲她笑笑就走了,芳芳和小月亮扒着门看着他走远,扭脸过来看唐诗,“你和苏家大少是什么关系?”

    唐诗笑得尴尬,“邻……邻居?”

    “邻居?”

    小月亮张大了嘴巴,“我严重怀疑是因为他想追你所以才搬去你附近的。”

    唐诗对此表示一脸无所谓,“没关系,三三还住在我家呢。”

    我靠!

    绿恐龙拍案而起,“禽兽啊你!简直人不可貌相!”

    丛杉从睡梦里抬起头来,“什么事?”

    “你和我们女神什么时候在谈恋爱的?同居了?!”

    绿恐龙脑袋上张着嘴巴的恐龙脑袋帽子在此刻显得特别搞笑,像是真的要喷火一样,“你怎么能这样!带我一个可以吗?”

    唐诗笑了,把蛋糕拿出来分给众人,“是他要找房子,正好找到了我。35xs”

    “哟。缘,妙不可言。”芳芳吃着重芝士蛋糕,“我说这蛋糕怎么酸酸的呢,原来是有人吃醋刻意来送的。”

    唐诗在脑补苏祁吃醋的样子,心说拉倒吧,苏祁别提吃醋了,他估计连什么叫在意都不知道,留恋花丛,片叶不沾身。

    一帮人因为沾了唐诗的光所以免费多吃了一顿下午茶,小月亮摸着肚子,“按照这个节奏,我觉得我很快要被唐诗的追求者养胖了。”

    唐诗从电脑面前抬起头来笑笑,“别了啊,算我求你们。别说我了,真没有。”她跟苏祁绝对不可能走一起去,苏祁这人太危险了,根本不是可以依靠的人。

    薄夜知道苏祁特意给唐诗送了一回蛋糕是在下午三四点的时候,一听就怒了,男人问自己的助理,“他给唐诗送了什么?”

    林辞说,“从hof买了一些蛋糕送给唐小姐和她的同事。”

    薄夜沉默了许久,道,“你也给我去买一些送过去。”

    这不就是在意人家么……林辞刚应了好,薄夜又叫住他,“等下!”

    林辞回头,疑惑地看着自己的老板。

    “我……”薄夜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些许可疑的表情,他像是如鲠在喉又不得不说,最后一拍桌子,“你别去了,我自己去买!”

    “哦。”林辞刚想退下,薄夜又补充道,“我自己去送!”

    林辞默默望天,你去吧,我又不拦着你。

    二十分钟后,hof店里出现了一名身穿西装的男子,身材高大挺拔,面容冷峻,正双手插在兜中寂静排队。那气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周围便不断有人在窃窃私语,“那个男的是谁呀?”

    “我靠,好帅,是不是哪个大明星?”

    “我觉得他有点眼熟,不知道在哪个杂志上看见过。”

    “得了吧,你看见帅哥都说眼熟。”

    薄夜不耐烦地啧了一声,这一声不大不小地传出去,顿时全场寂静。

    众人心里:妈呀好可怕,不敢说话了!跟小学时候被班主任盯住一样!

    到他的时候,薄夜手指直指柜台,“把你们的招牌都拿一遍吧。”

    财大气粗!!

    围观群众又给他贴上一张标签。

    刷了卡,薄夜拎着一大袋散装的切块蛋糕出门,服务员看着他背影远去,“刚刚拿卡的时候摸到他手指了,好幸福”

    “你们别花痴了,这么帅的男人肯定有女朋友的。”一个女生说道,“最近玩《恋爱养成》游戏,里面有个霸道总裁,简直跟他一模一样!”

    薄夜开车到了唐诗的公司,却在这一刻犹豫了到底要不要上去。

    他一时冲动,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也跟着买了蛋糕来到她公司楼下,这栋楼都是他名下房地产的一部分,他分明可以光明正大地进去,却每次都像小偷一样,做贼心虚。

    在车子里沉默了好久,薄夜拎起手边的袋子下车,往电梯走去。

    这边工作室的人都还在忙着干活,听见前台小姑娘跑进来喊了一声,“大老板来了!”

    唐诗吓了一跳,“叶惊棠?”

    “不是。”老王盯着电脑道,“叶惊棠只是我们游戏工作室的大股东,但是这整栋楼的大老板,是薄夜!”

    薄夜?!

    唐诗摔了键盘,这动静让所有人都朝她看过去。

    “没事没事……”先前已经在他们面前否认了曾经和薄夜发生过什么的八卦,现在更加不能露出一点慌张来。

    唐诗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告诉自己保持冷静。可是,她还是惊慌,打字的时候,手指在颤抖。

    薄夜也没怎么冷静,一股脑儿走进来了,随后哐当一声把装着蛋糕的袋子放在他们的圆形办公桌上。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老王瞪大了眼睛,“大老板您……您这是……”不会是来收房租的吧,他们上个季度已经交过一次了啊……

    薄夜僵硬地从嘴巴里吐出一个字,“吃。”

    随后男人再也不肯多说一句话,直接转身就走,那背影如风,猛地刮过来又猛地吹走了。

    他很快消失在办公室,一群人还在傻眼,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绿恐龙先是抽了口冷气,“唐诗你……你被大老板送吃的了!”

    芳芳捂着脸尖叫,“要死了!中午苏祁下午薄夜,要死了!我一定是在做梦!天啊!”

    小月亮哐哐拍桌子,“女神!你简直是我心目中的女神!”

    这动静又一次惊醒了丛杉,男人扒拉着眼皮,“怎么了?”

    老王把他从桌子上抓起来,按着他肩膀使劲前后摇,“我们家女神连续被两个高富帅送吃的探班了!天啊!”

    丛杉这才抬了抬眼皮,“谁啊?”

    “苏祁和薄夜啊!还能有谁!”

    芳芳直接伸手进去,“我靠,蛋糕都是同一家的,苏祁送的芝士系列,薄夜送的巧克力系列?要不要这么默契?”

    绿恐龙也抢了一盒,“把那个黑森林给我!严重怀疑hof收了钱来打广告。”

    唐诗也挺大方,给丛杉递了一盒,“吃吗?”

    丛杉盯着唐诗手里那块三角形的精致蛋糕许久,凉薄的唇中吐出两个字,“不,吃。”

    相当,冷漠。

    唐诗撇撇嘴,“不吃就不吃,瘦得跟竹竿儿似的。”

    丛杉笑了,“我没穿衣服你见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