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我是很渣,也有贪念。
    里面的丛杉走出来,大抵是受不了两人这般纠缠的画面,他眉眼冷漠,身子细长,立在唐诗的背后,“要吵架滚出去吵,找个没人的地方随你们怎么吵。花钱买水军,没花钱买你们现场撕逼。”

    唐诗和薄夜都被丛杉这段话堵得话语噎住了,随后对视了一眼,唐诗还是选择关门,“你出去吧,我不想看见你。”

    薄夜就这样直接被关在了外面。

    他整个人愣住了,没想过唐诗的态度会变得如此迅速且冷漠,就像是他曾经随意握在掌心的东西一个不小心摔了下去,他甚至没来得及接住,就直接摔得粉碎。

    那种恍然无措感逐渐弥漫上自己的心头,薄夜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只知道他大概是病了。

    看见唐诗那个眼神,心就会跟着痛。

    他跟个傻子似的在唐诗家门口等了一个小时,再没等到唐诗第二次拉开门。他以为唐诗只是耍脾气,可却没想过,一个曾经深深爱过你的人和你告别了以后,她走了,他要如何自处。

    他被留在了原地,连同所有感情一起,被她封锁进过去的回忆里。

    薄夜在她家门口进行了无数次徘徊,他甚至忍不住自己的念想想再次敲门。

    他口耳之间来去匆匆太多传奇,寥寥数语讲述的都是他如何如同神祗。可是唯有此刻他立在唐诗的家门外,恍然无措如同立在一块墓碑前,不管他曾经多优越风光无限,都输给了一扇不会再开启的门。

    有送外卖的送餐员路过这一层,看见一个男人于那扇门前迂回,伸出手想试探,却如同触电一般收回。

    而后他终于迅速转身离开,离去时脸色苍白。

    唐诗关门后对着丛杉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抱歉,让你看笑话了。”

    丛杉双手抱在胸前,“还行。35xs”

    他说话不冷不热的,除了一张脸,浑身上下根本再没有别的一点像唐奕。

    唐诗被拉入他极度相似唐奕的梦魇里,又迅速清醒。

    她扯了扯嘴角,“算了,就当什么都没看见吧,惟惟,准备一下吃晚饭。”

    唐惟围着唐诗打转,母子俩站一起的时候,两个人眼神里只有彼此,谁也无法闯进他们的小世界。

    丛杉坐回座位上,随后看了一眼唐诗,她看样子在努力撑着冷静,可是有时候拿筷子会传递出微微的颤抖来。

    男人垂了垂眼皮,没有说话。

    第二天唐诗起来的时候,家门口立着另外一个男人,是苏祁,他看样子等了有一会了,看见唐诗出来的时候,看了眼她身后,“丛杉没跟出来?”

    唐诗摇摇头,“没醒。”

    “正好。”

    苏祁把嘴里的烟拿下,丢在电梯旁的烟灰缸里,抓着唐诗的手带她进入电梯。

    被苏祁这样突然间一带,唐诗觉得有些意外,心跳漏了一拍,随后反应过来,“干什么?”

    “关于丛杉的事情,我觉得有必要和你说说。”

    苏祁看了眼不断跳下去的数字,随后将唐诗逼迫在一个小角落里,“你不能轻易相信他的为人。”

    唐诗微微皱起眉头,“怎么了?一个个的,薄夜这么说,你也这么说。”

    “薄夜也说了?”

    苏祁眉毛一挑,随后又玩世不恭地笑了,“他看来挺惦记你的嘛。”

    这话说的有些暧昧,唐诗有些不满,“没必要故意这么说,我不会再犯傻第二次。”

    苏祁笑嘻嘻地说,“那么对我呢?”

    唐诗冷笑,“根本不会开启第一次。”

    “……”苏祁觉得自己胸口中了一箭。

    “总之丛杉的底子并不是很干净,具体的消息因为某些原因我不能完全告诉你。唐诗,你得对他有点防备。”苏祁好看的眉目凑近了她,可是女人无动于衷。

    眼见着电梯快下去了,苏祁只能轻声对唐诗道,“而且我最近不能和你出现在同一画面里,所以只能通过电梯里和你传个话,你要小心丛杉,他不是什么好人。虽然我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

    他笑得玩味且恶劣,那双蓝绿色的眼睛变在那一瞬间显得尤为漂亮,男子有着一张俊美妖孽的面孔,他说话也带着一股子不羁的腔调,“我承认我渣,但我也承认我对你有些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