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她已走了,不回来了。
    可是三人不知道的是,他们这般走出去的背影,深深刻在了薄夜的眼底。

    他在远处看着唐惟被唐诗和丛杉牵着,一家三口一般过马路上车,这场面就像是一个巴掌打在他的脸上,薄夜红了眼,身边的林辞察觉到了他的情绪波动,喊了一声,“薄少。”

    可是来不及了,薄夜竟然直接拉开车门,冲着唐诗他们的车子走去!

    今天是丛杉难得开了车过来,薄夜气得浑身都在发抖,大众辉腾?这车看着便宜但起码百万价格起!二十几岁的人开大众辉腾全进口?这他妈是扮猪吃老虎吧!

    唐惟坐在后排,唐诗刚在驾驶座上坐下,外面玻璃就被人狠狠一拳砸了进来,唐诗尖叫一声,“啊!”

    丛杉几乎是身体本能一把将她拉进怀里,而后按下车窗,看见外面薄夜那张暴怒的俊脸。

    “下车!”薄夜怒吼!

    “你疯了吗!”

    唐诗整个人都在哆嗦,“伤到人怎么办!你怎么还在缠我!”

    “缠你怎么了?!”薄夜直接伸手进来打开唐诗那边的车锁,一把将她拽下车,“老子只要没死一天,你他妈就得做好被我缠的准备!”

    他的无理让丛杉皱起眉头,“放手。”

    “你他妈算什么?”

    薄夜指着他,把唐诗按进自己的怀里,“你他妈当她傻好骗是吗!”

    丛杉压低了声音,“话不可以乱说,小心祸从口出。”

    薄夜冷笑,“我已经查到你的身份了,最后一次警告你,敢对唐诗出手我对你不客气!”

    “你凭什么说他!”

    唐诗用力推开薄夜,不顾他的手还在流血,她红着眼眶看薄夜,“大街上这样像什么样子!我离了婚和你没关系了,你少来烦我!”

    薄夜被唐诗这番话吼得整颗心都凉了,他盯着唐诗,出拳砸车窗的手在隐隐颤抖,“唐诗,你跟他好上了?”

    “我跟谁好上都和你没关系,要我说几遍,薄夜,我受够了你的纠缠了!”

    这句话实在是狠,薄夜脸色惨白倒退几步,身后林辞跟上来,看见他手上的伤,嘶了一声,“薄少,伤口得包扎,您流血太多了……”

    唐诗这才注意到薄夜的指尖正淌着血往下滴,想来刚才砸车窗那一下力度不轻。

    她心尖颤了颤,原来还是会疼。她说话都说不稳了,闭上眼睛转身,“留点情面吧,薄夜,这样没意思。”

    她尽自己所能没有把剩下那些伤人的话说出口,爱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两个人无论再做什么都已经是回不去了。

    薄夜到底要多久才能明白,有些过错已经真正的错过了,哪怕他后来不管做出多少的补救,都已经弥补不了已经在她身上造成的伤害。

    何况……

    唐诗讽刺地一笑,“我爱着你的时候,你可是恨不得把我千刀万剐呢?我在你眼里不是个千方百计爬上你床的贱人吗?薄夜,你看看你现在做的事情,不觉得,打脸吗?”

    她说完就钻入车子里,对着丛杉道,“抱歉,车窗修理费等下我来出。”

    丛杉说,“好,不贵不贵,也就十万块左右。”

    “……”唐诗说,“当我没说。”

    两个人就这么直接无视了薄夜的存在,发动了车子。

    林辞使劲拉着薄夜防止他再一次冲上去,薄夜怒吼,“唐诗!”

    唐诗没回头。

    他像个无助的小孩子,在大街上被林辞狠狠拽住,整个人往前扑着,“回来!回来!不要跟那个男人走!”

    可是车子逐渐发动了,丛杉半边冷漠的脸显得那么平静,一对比,薄夜的冲动如此慌张。

    他的声音里甚至带上了哭腔,“唐诗!不要走!回来!”

    拜托,不要再给他背影了,唐诗,我难得快要死掉了。

    “回来!下车!唐诗!我不允许!唐诗!”

    谁用尽一切不顾颜面当街挽留,用力想贴近她的脉搏,徒劳无功却一遍遍诉说。他无助地像是发疯一把,林辞用力锁住他,察觉他全身都在颤抖,却还在无疑是喃喃,“唐诗……”

    用近乎,乞讨的语气。

    可是车子开走了,连停顿都没有交与他,薄夜甚至眼睁睁就看她这样离开,连一点挽留她的力气都没有。

    薄夜整个人脚步不稳往后踉跄了一下,他回过头,没有忍住,眼泪直接就这么砸在林辞的手背上。

    男人哽咽若孩童,“她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