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看错了人,敢染指她?
    喜欢她!!

    傅暮终最后三个字吼得声嘶力竭,随后他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一样,整个人又重重跌下来,他坐在榻榻米上,看着薄夜,两人的面孔同样精致,只是他的眼里带着比薄夜要鲜明许多的恨意,“我觉得我从开始就看错了人!上回和苏祁吃饭还看见她搂着一个外国人有说有笑!”

    那一刻,薄夜的眼底便有一股暴风雪拔地而起,男人的眼中略过无数情绪,他手指微微颤抖着捡起了那张照片,傅暮终在一边咬牙切齿,“唐诗就是一个烂到了骨头里的女人!薄夜,我就不知道我到底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我光是想想唐诗跟别人乱搞的画面,我就气得要疯掉了!”

    薄夜表面还维持着最后的镇定,内心早就一片剧烈动荡。35xs

    他轻声说道,“唐诗她……”

    她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她天天在我们面前装一幅清高的样子,背地里却肮脏地不得了。”傅暮终忍无可忍,“早晚有一天我会让她知道欺骗我的代价!”

    薄夜不知道自己那天是怎么离开傅暮终家里的,他只知道自己也跟着傅暮终喝了好多酒,他甚至羡慕傅暮终,可以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直接吼出来。

    而他不敢。

    他不敢承认自己现在和傅暮终一样,陷入一种疯狂恨她又疯狂舍不得的深渊里。

    唐诗就像是一剂毒药打进他的骨髓,薄夜觉得,他厌恶她厌恶到恨不得能亲手了结她,可是又会在看见她那张脸的时候发现自己根本下不了手。

    就仿佛自己已经有了软肋,那根软肋就是唐诗存在的本身,别人一碰就疼。他想割舍,就必须要让身体流血到痛快!

    那天薄夜回去,颤抖着手指给林辞打了个电话,“给我查,唐诗到底和那些男人有来往,通通给我查,不管是五年前,还是现在!”

    他几乎是用吼的,坐在车子里,觉得胸口气血上涌,整个人,都在愤怒当中慢慢失去理智。

    他恨唐诗的不自爱,恨她这样放纵自己,她明明口口声声说爱他,却可以这么轻松别的男人混在一起!

    唐诗,你不是爱我吗!

    薄夜最后一下嘶吼的时候用力捶在自己的方向盘上,他找不到地方发泄,他觉得自己痛苦得快要疯掉了。唐诗就像是一根扎在他心口的刺,不停地流血刺痛,他抓着手机,竟然红了眼眶。

    堂堂七尺男儿,头一次觉得那么无力,就像是一个小孩。薄夜竟然再一次坐在车里哽咽。

    唐诗,你怎么可以这么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他!他用尽一切手段也要把她困在身边,可她却拍拍屁股说舍弃就舍弃了,她怎么可以这么狠!

    傅暮终可以找他发泄,那他该找谁呢?所有人都觉得他铁石心肠,所有人都觉得他这种人冷血无情,可事实上呢,他在冷血无情,也被唐诗的心狠给伤了,还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他根本不敢对别人说,他,薄夜,这海城最有权有势的男人,居然对一个自己的前妻上了瘾,还他妈傻逼似的一次次上门求人家的原谅!

    人家根本已经……不屑了啊。

    薄夜仰头,忍着没让眼泪掉下来,猩红的眼眶都在抽搐。他低笑了几声,笑声嘶哑,不知道是在嘲讽谁。

    随后他深呼吸一口气,一脚踩下油门,车子在高速上狂奔,速度快得让人咋舌,如同在赴死。

    他双手死死握住方向盘,脑子里闪过无数疯狂而又决绝的念头。这场游戏他还没说停,他就不允许唐诗提前退出!

    唐诗,这辈子,你就是死,也只能死在我薄夜手里,别人若是敢染指你,我一根一根把他们手指通通剁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