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条性命,我还给你!
    不可能的,只要他没有亲眼所见,是绝对不可能相信姜戚会出事的!

    叶惊棠的眼睛微微眯起来,“你少在这里编故事,我要听实话。”

    “实话?”

    唐诗笑了,她看着叶惊棠那张脸,轻声喃喃,“叶总,为什么你们总是非要等到人都不在了,才找上门来呢?”

    叶惊棠只觉得自己一颗心一下子就凉了,他盯着唐诗的脸,他认为她既然在撒谎,脸上肯定会有小细节表明。

    可是没有,唐诗一直都用那种带着轻嘲的眼神,似乎……似乎是在帮姜戚出气一样。

    叶惊棠压低了声音,“再说一遍。”

    “再说无数遍都是同样的。35xs”

    唐诗轻笑几声,“她死了,不是应该挺开心吗?”

    叶惊棠如遭雷劈一般立在原地,他克制着自己声线的平稳,可那震惊的眼神已经表露了他的不安。

    “不可能!”

    他用力反驳,似乎只要说的大声就可以扭转事实一般,“她之前还好好地……”

    “是啊!她之前还好好的,您对她做了什么!”

    忍无可忍,唐诗低吼,“姜戚那天夜里回来浑身是伤,叶惊棠,你扪心自问你对她做了什么!姜戚对你兢兢业业没有二心,她对你那么好换来的是你的侮辱!叶惊棠,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叶惊棠脸色惨白,整个人失去了先前不动声色的高冷样子,他倏地从沙发上站起来,看着唐诗的脸,“不会的,她不可能会死……一定是你们说好了演戏在骗我……”

    唐诗自己也红了眼眶,“骗?骗你有什么好处?叶惊棠,你应该高兴地不得了吧!少了一个聒噪的女人,我要是你,我都要公告全天下庆祝一下,庆祝她姜戚死得好!死得早!”

    死得好,死得早!

    寥寥数字剖开他的胸腔,叶惊棠手指发颤,他忽然觉得自己心脏像是被人对半撕裂一样,这个时候,竟然衍生出如此巨大的痛楚。35xs

    “你少在那里胡说八道!姜戚不可能死!哪怕是死,我也要把她挖出来!”

    叶惊棠失去了冷静的形象,上前抓住唐诗的衣服,“告诉我,她躲在哪里?”

    唐诗冷笑,“骨灰都埋进地下了,你要不去坟地里查一查?”

    叶惊棠觉得全身上下彻骨的冷,他控制不住,手在颤抖,连声线,都隐隐带上了慌张,“你……不知好歹!”

    “要我说几遍呢?”

    唐诗的眼神一下子暗了下去,“叶总,放手吧,姜戚已经死了。恭喜你,你摆脱她的纠缠了。”

    可是叶惊棠觉得自己像是被人从头泼下一桶冷水,他有好多话卡在喉咙里,如鲠在喉,不得吐露。

    他只是一遍遍重复着,“不可能的,姜戚不可能死……”

    那个女人那么要强,那么能忍,怎么可能说死就死了?

    那个女人是他唯一的秘书,他还没说结束,她有什么资格逃走?

    她明明不管受了多大的痛苦都能在下一秒含着眼泪冲他笑,她不可能死的!他都没想过要是她死了,他该怎么办!

    不可能!

    叶惊棠眼眶猩红,“你一定是在骗我,现在最好自己对我坦白,要是被我查出来了,你们的下场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太平了!”

    可是唐诗只是用那种,冷漠地看一个路人的眼睛看着他,“还记得姜戚对你说的一句话吗?”

    “你要是觉得救过我一命,很了不起,那我这条命还给你怎么样?”

    那一瞬,心脏读秒,血液逆流。叶惊棠只抽了一口凉气。这话当时他只是把它当做了姜戚和自己在斗气……

    可是唐诗笑了,“你瞧,她这不是,还给你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