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的道歉,我不稀罕!
    这番话简直能把薄夜的心挖出来,他声音都颤抖了,“唐诗,你有必要这样吗?”

    连一个道歉的机会都不给他!

    唐诗笑了,她轻轻一句反问,就将薄夜的心脏问出血来,“薄夜,你觉得,我还稀罕你的解释吗?”

    薄夜整个人僵在那里,灵魂像是遭受了一记重锤,不停地震荡。

    “别再想着道歉,往事从来都没有对不起这三个字,薄夜,你对我所做的一切,早就已经超出了光是道歉就可以原谅的范畴!”

    最后的一绝话,她几乎是用吼的,整个人,剧烈颤抖。

    眼泪从眼眶里出来的时候,唐诗发现,原来自己的心真的已经彻底死了,所以当这个自己曾经深深爱过的男人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她都悲哀得没有一丝动容。35xs

    薄夜啊薄夜,你到底把那个曾经爱着你的我杀死了丢在哪里了呢?

    唐诗抹了一把眼泪,“走吧,惟惟还在睡觉,我不想吵醒他。”

    “唐诗……”薄夜慌了,他真的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她,浑身上下充满了对自己的恨,她连道歉都不想听,她这辈子都不想再原谅他!

    原来恨到几点,对不起这三个字甚至都会无所谓了。

    这世界上,到底是三个字的字眼最伤人。我爱你是,对不起,也是。

    唐诗指着门,声音轻了下去,“薄夜,走吧。我和你从此再无瓜葛。35xs”

    薄夜看着眼前这样的女人,她分明脆弱无力,可是却带着一股歇斯底里的抗拒,她不止一次让他滚,让他不要出现在她眼前。

    可是薄夜怎么能如她的意?五年前那个深爱自己的女人,现在说断就断,问过他没有!这场感情,她唐诗没有这个资格说断!

    于是他反而上前一把抓住唐诗的手,女人身体狠狠颤抖了一下将他甩开,“你又想强迫我吗!”

    薄夜冷笑,“我还不屑强迫你。”

    唐诗红了眼眶,“你死缠烂打的样子真是丢人现眼。”

    薄夜像是被她这句话激怒了一般,用力将她顶在墙上,“唐诗,我耐心有限,少在这里和我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唐诗笑得荒唐,“欲擒故纵?对你?你也配?”

    从来都是他用这种字眼羞辱她,如今这些话从她嘴巴里冒出来的时候,薄夜怒了,他全身上下积累的情绪在这一刻膨胀到了极点,随后彻底爆发!

    他狠狠掐住唐诗的脖子,“别不知好歹!”

    “来啊,你到底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呢?”

    唐诗已经不会再害怕了,“薄夜,我倒是想看看你的心有多硬,能把我逼到什么地步!”

    他在她眼里就是个魔鬼是不是!她以为他就不会想着要补偿是不是!他试了,可是她的态度呢!她用这种冷漠的眼神看着他,她以为他就不会痛吗!

    他也想要好好和他们母子俩谈谈,也想好好弥补,可她用那种表情面对他,凭什么!唐诗,他薄夜还没这辈子这么想开口让一个女人原谅过,她凭什么用这种态度对待他!

    薄夜是气狠了,用力将她摔在沙发上,“你是不是真的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我告诉你,我要是想关着你,你这辈子连找死都是奢望!我发善心可怜你,你有这个资本拒绝吗?你以为你是谁!”

    唐诗笑了,笑得比薄夜还要狠,“可怜我?我不稀罕你的可怜,你不如滚远点不要来打扰我的生活!”

    薄夜按住她,“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唐诗无畏地对上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干脆利落,“薄夜,我倒要看看,你这次,还能拿什么来威胁我。”

    “你拿什么威胁我,我就舍弃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