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想听,请你滚吧!
    这天回到家里,唐诗发现自从姜戚走了以后,整栋房子都空了下来,每天只有她和唐惟。

    当唐惟问起戚戚姐姐去了哪里的时候,唐诗对上他童真的眼睛,又说不出口那些伤人的话来。

    她只能说,“再过阵子就好了。”

    唐惟点头,像是知道了她们在准备着什么大事一样,便耐心等。

    而这天晚上,一个不速之客敲开了这栋房子的大门。

    唐诗看着出现在眼前的薄夜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恍惚了一下。

    “你……”一时之间竟然说不出口任何话,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是直接把门摔上,可是来不及了,薄夜伸过来一只手,直直被唐诗夹在了门缝中间!

    唐诗倒抽一口凉气,她知道薄夜这一下肯定是被她夹疼了,但她顾不上,她现在一丁点都不想看见薄夜,只想将他关在外面。35xs

    薄夜那只手用力伸进来,将整扇门直接扳开,男人站在外面冷笑,蜷缩起那只被夹痛的手,精致的脸上找不出一丝有关于痛的表情来。

    他声音很冷,冷到唐诗整颗心都凉了,“我要是想进来,你这破门再加无数道锁都拦不住我。”

    唐诗隔着不大不小的门缝看他,“你想干什么?”

    薄夜同样盯住她,“把门打开。”

    “休想!”

    “别逼我从工地上调车过来直接把你们家这扇门挖开。”

    唐诗浑身一颤,“去啊!你有本事就现在挖开!”

    她执意要关门,薄夜啧了一声,上前用力将门缝扩大,随后唐诗不受控制地被他这力道震得退后,房门变一下子大开——

    “别进来!”唐诗怒吼,“滚出去!”

    薄夜对上她愤怒的眼睛的时候,只觉得心一寒,她已经排斥他到了什么地步?

    薄夜压低了声音,“唐诗,我们谈谈。”

    “有什么好谈?有什么好谈!”

    唐诗后退,“你是要来回唐惟的吗?我告诉你,我已经不会再把他让给你了,你让他遭遇绑架,还逼得他跳海,你根本不配做一个父亲。”

    薄夜觉得胸腔像是被人用锋利的手术刀直接割开一样,血肉模糊。

    “我……是想关于上次的事情,想找你们谈谈……”他想说他错怪了她,想说原来幕后黑手真的是安如,而他之前却一次一次忽视她。

    他很想开口告诉唐诗,我……真的只是上门来道个歉。

    他已经没有勇气再让逼迫唐诗让唐惟回到自己身边了,他竟然害怕他,害怕他的恨意和排斥。

    可是看着眼前这副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的唐诗,薄夜的话哽咽了,他居然不知道要用什么方式来描述自己现在的心情,他只是想上门……好好和她说会话,告诉她,他已经将安如抓起来了。

    唐诗红着眼睛,“我已经和你没有什么可说的话,薄夜,大家都不小了,没必要这样纠缠不休,多难看啊。”

    她在讽刺他现在这样难堪。

    薄夜心想,她还是恨极了他,所以连一丝解释都不想听。

    男人犹豫好久才开口,那种表情从来没在冷血果断的薄夜脸上出现过,唯有这个时候,他脸上竟然露出了几分惊慌,“那个……唐诗,上次绑架的事情,我想说……”

    他还没继续说下去,就直接被唐诗打断——

    “我不想听,请你滚吧。”

    这剪短的八个字,却足够轻轻松松将他打入地狱!

    薄夜觉得呼吸都跟折腾了,“唐诗,你能不能听我解释?”

    “听你解释?”唐诗像是听见什么笑话一样大笑,“五年前我说不是我干的时候,你听过我的解释吗!薄夜,你不配说无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