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残破的我,拜你所赐。
    可是现如今,再一次看见叶惊棠的时候,望着眼前那张精致的脸,姜戚觉得自己心寒了。

    她觉得自己仿佛看不清叶惊棠的表情了。

    他这层冠冕堂皇的皮囊下面,到底……有着多肮脏不堪的灵魂?

    叶惊棠看着被按在他床上的姜戚,男人走过来,伸手,捏碎了脖颈下面的一颗纽扣。

    姜戚全身颤抖。

    “放开我。”她说。

    可是叶惊棠上来撕她衣服的时候一点都没有留情,甚至不顾那群保镖在场,姜戚脆弱地挣扎,全身都激起了鸡皮疙瘩。

    叶惊棠勾着她的下巴笑,“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碰你吗?”

    他嫌她脏,因为他将她当做工具,她只是一个和别人上床的工具,目的就是得到那些他想要的生意。所以他根本不会碰她。

    姜戚眼泪无声地滑落,“因为我曾经是人间一号的小姐。”

    “有点自知之明,不错。”

    叶惊棠笑得愉悦,拍了拍姜戚的脸,“因为你这副身子早就被我那些合作伙伴玩烂了,姜戚,我不喜欢穿破鞋。”

    听听,他不用下手,光是说几句话,就可以将她千刀万剐!

    姜戚眼睛血红,“可是……叫我和那些合作伙伴暧昧的人,也是你。”

    他将她的美色作为利器,让她出面,让她承受。他一直认为,姜戚为了他,不管和谁都可以上床。

    可是他没有想过,姜戚曾在他不知道的背后,为了一笔生意一次次喝酒到吐血,只为了对方能在合同上签下字。

    她小心翼翼守着自己,守着自己破碎不堪的名声,等来的却是叶惊棠一通毫无人性的侮辱。

    他分开她的腿,姜戚哭得嗓音嘶哑,“嫌我脏,就别碰我!”

    “我觉得你最近胆子大了。”叶惊棠玩味地说道,“和余萧暧昧,又和那个穿制服的搞不清楚关系,姜戚,你是不是忘了谁是你的主人?”

    “我已经辞职了……”姜戚哭得颤抖,“我不是狗,我是活生生的人,叶惊棠,你哪怕可怜可怜我,我不想再跟条狗一样在你身边待下去了!”

    周围一群保镖还是这样面无表情地站着,叶惊棠似乎也无所谓姜戚这副模样被别人看见,他扒光她的衣服,铐上她的手脚,姜戚已经挣扎到了穷途末路,这样被人围观地受屈辱,不如让她去死!

    “叶惊棠,你放开我,别碰我!”

    她眼眶血红,“你要是觉得救过我一命,很了不起,那我这条命还给你怎么样!”

    叶惊棠瞳仁狠狠一缩,琥珀色的瞳孔深处渐渐漫上令姜戚觉得胆颤心惊的情绪。

    他笑了,笑起来的时候相貌堂堂,可他说话极狠,“姜戚,一条狗没有和我讲条件的资格。你这种人,死了就死了,根本不值得可惜。”

    寥寥数字,她如遭雷劈,脸色苍白,就像是陷入一场不会醒来的噩梦。

    被叶惊棠进入的时候,身下传来刺痛,姜戚没忍住,闷哼出声。

    她被眼泪模糊了眼眶,发出的音节都是残破不堪的,“痛……救命。”

    她在喊救命,却取悦了叶惊棠。

    男人刚想动的时候,目光却触及到了身下床单上点点血丝,那一刻他精美的眼睛盯住那片血迹,只觉得全身像是遭遇了什么劫难一般,竟然不能动弹!

    他不可置信地转头,伸手狠狠掐住了姜戚的脖子,“你是处?膜是在哪补的?”

    姜戚眼睛深处一片空洞,她没回答,只是盯着叶惊棠,那表情竟然让他觉得脊背生凉。

    尔后她缓缓地咧嘴笑了笑,像是破釜沉舟,她说。

    “叶惊棠,这一切,如你所愿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