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她被带走,别强迫我!
    唐诗走得极快,要不是走得这么直接,她真的怕自己直接在薄夜面前掉下眼泪来。

    她不想让薄夜看见自己脆弱无助的样子,更不想让那个冷血无情的男人知道自己的痛苦。

    丛杉在一边给她倒了杯热水,他们点的菜很快就上来了,唐惟在一边小心翼翼安慰她,“妈咪,别想啦,我们吃生蚝好不好?”

    唐诗笑着摸了摸唐惟的脸,“好,你要吃芝士口味的吗?妈妈帮你拿一个。”

    随后姜戚也走了进来,身后跟着韩让,“不好意思,让你们见笑话了,我给你送一份刺身拼盘吧。”

    “哇,这是给我们的福利吗?”姜戚大叫起来,“好啊好啊!别客气尽管来吧!”

    韩让穿着执事服笑了笑,和他们聊了会天又走了出去,唐诗看着韩让的背影对姜戚说,“我觉得他比余萧和叶惊棠靠谱。你可以试试啊!”

    姜戚翻了个白眼,“我还觉得丛杉比薄夜和苏祁靠谱呢!你怎么不试试!”

    丛杉的眼神深了深,倒是没说别的。

    唐诗被她逗笑了,“不了不了,我还是安心把我们家惟惟养大吧。”

    姜戚眼睛一亮,“我靠,说的有道理,你儿子这么好看,长大了肯定是帅哥。我觉得可以等你儿子长大了,当我的小情人!”

    唐惟说,“我不要,那个时候你就是奶奶辈的了。”

    姜戚捂着胸口,“臭小子有你这么说美女姐姐的吗!”

    唐惟咯咯笑,又和姜戚闹成一团,看着他们没心没肺的样子,唐诗也在旁边淡笑着,将之前的纷争丢到脑后。一顿饭吃的十分饱,姜戚打了个饱嗝去买单,刚付完钱,身后就跟上来一群穿着黑衣服的保镖。

    姜戚抓着钱包,手心渗出冷汗,“你们想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也敢无法无天?

    “姜小姐和我们走一趟便是。”为首的黑衣人恭敬道,“主子在等你。”

    一定是叶惊棠。

    姜戚后退几步,给前台收费的小姑娘使了个眼色,随后直接撒开脚丫子跑起来,不,她不能拖累唐诗,可是她也不想回去叶惊棠身边!

    姜戚没逃多久就被人抓住,她挣扎着,“放开我!我叫你放开我!”

    可是她终究抵不过那些专业保镖力气来的大,整个人被塞进了车子里,“我不要!放开我!”

    眼泪逐渐溢上眼眶,姜戚拼命反抗,嗓子都叫哑了,“放我下去!放我下去!”

    她手脚都被人绑住,整个人脆弱无力,车子迅速发动离开了原地,姜戚一整颗心都像是被人揪紧了。

    唐诗……唐诗一定会担心她的,姜戚哭喊着,“把我手机还给我!”

    可是车厢内没有一个人理她,姜戚打不过他们,又被压制住,说话都是断断续续的,“混蛋……把我手机还给我……我要给诗诗打电话……”

    她的求救声几乎是微乎其微的,车子开到了叶惊棠的别墅门口,姜戚整张脸惨白,浑身都在哆嗦,“我不进去!放开我!”

    她以一种极其屈辱的姿势被他们压到了叶惊棠的房间。

    曾经她也可以自由出入叶惊棠的别墅,所有人都以为她和叶惊棠有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可是唯有姜戚知道,叶惊棠救自己,不过是看中自己这张脸。

    两年前那个下着大雨的夜晚,他用鞋尖挑着姜戚的脸笑,“你的身体一点也不值钱,不过你这张脸……很值钱。”

    他救她出深渊,带她离开那个让女人陷入噩梦的会所,挽救她的清白,只为了姜戚能够为他卖命。

    后来,她无所不用其极,勾引男人,诱惑富商,只为了替叶惊棠办事,到了再后来,她甚至都麻木了叶惊棠的冷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