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回忆破碎,他很痛苦!
    这话传到叶惊棠和薄夜耳朵里的时候,他们纷纷变了脸色,瑞茜在那里强撑,原先不屑的表情早就不见了,她颤着声音道,“少在那里含血喷人!”

    “到底是谁故意挑刺,明眼人一眼就看的出来!”

    唐诗发觉了姜戚身体的僵硬,想来是怕叶惊棠,她将姜戚和韩让都护在身后,转头对他们说道,“快回去后厨用冰敷一下脸。”

    姜戚应了一声,扶着韩让走了,唐诗一人留在那里,转过头对着瑞茜冷笑,“怎么,你还有事?是不是接下来要帮你新开的西餐厅打个广告啊?”

    瑞茜一脸楚楚可怜的样子看向叶惊棠,大抵是想让叶惊棠帮她出气,可是她看过去的时候,才发现叶惊棠在走神。

    叶惊棠盯着姜戚和韩让离去的背影,瞳孔收缩成针孔状。

    她走了!她就这么在他面前扶着另外一个男人走了!她居然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很好,姜戚,你到底是翅膀硬了!

    坐在里面的唐惟没有忍住,出来看了唐诗一眼,喊了一声,“妈咪……”

    这一声,让薄夜猛地浑身一颤,他竟然不受控制喊道,“惟惟!”

    可是唐惟转过身来,用那种看路人的眼神淡漠地看了薄夜一眼,随后把头转回去,他依旧对着自己的母亲露出了笑容,“妈咪,我们还是坐下来吃吧,不要去管那些无关的外人。”

    听听他的亲儿子把话说得多么狠!

    薄夜下意识继续道,“惟惟,爸爸知道那件事情不是你们故意泼脏水……”

    “闭嘴。35xs”

    唐诗将唐惟护住了,随后抬头看向薄夜,“你做错了,我放过了。我们,错过了就错过了,一点不值得可惜。”

    薄夜的心狠狠一缩,他看着唐诗牵着唐惟远去,竟然有一种想追上去的冲动,他太想好好和她坐下来谈谈,告诉她他真的错怪了他们,可是……可是他竟然没有勇气。

    他刚想说什么,就看见丛杉跟着唐惟走了出来,高大的男子出现在他视野里的时候,他只觉得整颗心都凉了。

    唐惟毫无任何害怕地扑进丛杉的怀里,那副听话乖巧的样子是从来没有在薄夜面前展露过的……

    “别闹了,进去等菜吧。”

    丛杉虽然表情冷漠,但是对着唐惟还是眼神温和的。他单手插兜,另只手按在唐惟柔软的发丝上,看着唐诗说了一句。

    唐诗就听他的话应了一声,随后三个人一起回去了包间。

    那模样就像是一家三口似的,薄夜觉得他全身上下彻骨的冷,那种冷意刺进骨髓里面,他盯着唐诗离去的背影,感觉整颗心都像是被人挖出来了。

    明明五年前他一次次对她视而不见,他以为自己压根不会在意和她有关的一切的,为什么到了五年后的今天,光是看着她和别人走,都……这么疼?

    唐诗,到底是我做错了,你放过了。错过错过,不就是这样吗?

    可是……他不想,他不想要放过,他不甘心!她曾经为他付出过那么多,却在这种时候说不要就不要了!

    薄夜眼眶红了,他喊了一声,“唐诗!”

    那声音里竟然带着哭腔。

    可是唐诗走了,根本连脚步都没有停吨,她甚至连回过头看他一眼都不再给予,就像五年前他对她一样。

    薄夜觉得他一颗心哆嗦得厉害,从来没有人能这样伤他,光是一个冷漠的无视,就可以把他伤得鲜血淋漓。

    他知道那场绑架真的是安如主导的,他也想好好和唐诗说一次话,可是,她为什么连一个回眸都吝啬给他?她是不是恨极了他?

    回忆渐渐破碎,你回头看看我一眼好不好?就……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