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败涂地,痛得快死。
    隔着人群,女人时不时和身边的男人交谈几句,虽然男人表情冷漠,但到底是有教养的,一米八几的个子站在唐诗旁边,背影看过去就跟一对似的。

    薄夜嫉妒了,疯狂地嫉妒了。

    原来唐诗也可以这样温柔美好地站在另一个男人旁边,原来她也可以放下所有戒备和针对,可是这样的一面,从来都不肯对他展露。

    薄夜像是一个小偷一般,就这样偷偷盯着她,像是想把她的背影就此刻入他眼眸,换做以前,他一定会大步上前,就算拆不散唐诗和她身边的男人,也要冷言冷语嘲讽几句让彼此都不好过。

    可是现在他怕了。

    在得知唐惟给他的真相以后怕了。35xs

    曾经他无视她的痛苦,一味地维护安如,可是现实却狠狠一个耳光打在他脸上,告诉他,他错的离谱。

    他多少次将他们推入深渊,眼睁睁看着,却没有一次伸出手救过他们!

    薄夜只觉得自己心脏疼得厉害,一抽一抽的痛,林辞站在一边发现了薄夜的反常,出声道,“薄少?”

    他猛地收回神,神色恍惚,像是噩梦一场才醒过来,他喃喃着,“林辞,唐诗身边的是谁?”

    林辞没说话。

    他又说,“查!给我去查!哪怕已经是我前妻了,也轮不到别人觊觎!”

    这个时候,他的助理说话了。

    “薄夜,唐小姐爱过您的,是您亲手不要了的。”

    唐小姐爱过您的,是您亲手不要了的。

    一句话,如同在他头顶狠狠劈了一道雷,薄夜浑身冰冷立在原地,手指,隐隐颤抖。

    听听,连他的好助理都在暗暗讽刺他活该!

    他老早就对他说过,薄少,希望您日后不会后悔!

    那个时候他是如何回答林辞的?他毫不犹豫地反击了,他不会后悔,他薄夜这辈子不可能会后悔!

    可现如今,他要怎么说,他后悔了。他要怎么去承认,他其实后悔得不得了。如果能重来,哪怕他赌上一切,也想要重新挽回这一场悲剧。他要怎么去开口讲,他痛!

    他痛得快死掉了!

    现实和回忆决裂,所有当初的温情都成了凌迟他的刀锋。是啊,她曾经爱过他的,不顾一切爱过的,可他将她送进了监狱,让她抑郁,让她自残,让她断掉半截手指!

    薄夜红着眼眶,终是缓缓闭上眼睛。

    他想转身走开,看着远处那温情的一幕幕,那不再属于他的女人和儿子,他觉得心脏像是被人活生生对半撕裂了一样,撕心裂肺的疼。

    林辞抬手看了眼手表,“薄少,和叶总的吃饭时间快到了,我们该上去了。”

    男人没有听见一般,自顾自发着愣。

    林辞又重复了一遍,薄夜才像是猛地回过神来,把视线从远处那幕收回来,薄夜一言不发迈开步子转身,每一步,他都觉得像是踩在刀刃上一样。

    他嫉妒得快要疯掉了,为什么,唐诗,为什么你身边那么快就有了新的男人,而他,却被残忍地丢在回忆里,记不清,忘不净!

    要说残忍,他根本不及唐诗和唐惟的万分之一,用一种自我伤害的方式来向他进行畅快淋漓的报复!

    他输了,输的一败涂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