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下小雨了,你很像他。
    被叫做三三的男人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刚上班第一天隔壁新人就对着自己直接哭了,三三指了指自己,“我……之前认识你吗?”

    不认识。35xs

    可是那张脸……唐诗隐隐颤抖,像是不可置信,从前她都觉得老天过分残忍,可是唯有这一刻……这一刻,她觉得命运给了她一个重来的机会。

    她擦了擦自己眼泪的泪水,随后接过三三手里的咖啡条,“你和我一个已经去世的亲人很像。”

    三三沉默了半晌,随后说了一句,“你的意思是我像一个已经死掉的人?”

    这话已经带着十足的火药味了,旁边老王和绿恐龙都过来劝他,“哎呀,小三,你这么凶干什么?我们女神就是觉得你和她亲人像嘛,又不是在侮辱你。”

    三三看着绿恐龙,一字一句,“阿龙我警告你,别,叫,我,小,三!”

    绿恐龙跟压根没感觉到丛杉的威胁似的,一口个小三叫的特别欢,“有什么好生气嘛,你这个霸王龙,别吓着我们女神!女神来,你看看我,我也长得很帅的。”

    阿龙倒是挺会调节气氛,丛杉这个闷骚冷哼一声就开始整理桌面,开机工作,唐诗又偏过头去看了一眼他的侧脸。

    太像了……简直就像是……她哥哥唐奕的翻版。

    唐诗下意识打听丛杉的年龄,“你今年多大啊?”

    丛杉的手一僵,偏过脸来看着唐诗,男人有一张特别白的脸,搭着那对丹凤眼就跟国际超模似的,再加上戴着眼镜,越看越禁欲,他开口说话声音很冷,“这是你最新的搭讪方式吗?”

    唐诗笑容一僵,“抱歉……下意识拿你和我哥哥作比较了。”

    原来是她的哥哥。

    丛杉继续冷笑,“不好意思,我从来没有一个多出来的妹妹。”

    虽然知道眼前的人不是自己的哥哥,唐诗的心还是痛了一下,随后又冲人家带着歉意地笑笑,“抱歉,给你造成困扰了。”

    “丛小三就是个直男,不懂女孩子心思。唐诗你别往心里去,他其实很热心肠的。”

    丛小三没说话,又是冷哼了一声,电脑打开了,他就直接点开画板,旁边唐诗在设计明年开春的新衣服,就把一些草稿素材打包过去发了一份。

    丛珊点开唐诗的草稿的时候,眼里掠过一丝光芒,然而话到了嘴边还是忍不住冷言冷语点评,“净是一些用过的元素,你当我们养成游戏的衣橱是高仿潮牌的fake吗?主人公美少女们不需要sawg,需要的是少女心,怎么土怎么公主来就行了,又不是穿出去走蓝血高定的秀。”其实话里的意思还是有表扬唐诗的设计太潮太新颖了,但是丛杉本就是个不会说好话的,干脆直接将她的作品贬得一文不值。

    可是唐诗没生气,很耐心地说,“那我重新构思一下。”

    丛杉说,“先别急,你连我们工作是游戏的定位都还没找准,就急着发挥你的创意。你这是在炫技,而不是工作。我给你发个压缩包你回去玩一下我们的游戏开头,就会知道该设计什么样的时装了。”

    他虽然说话不好听,但是到底是专业的,一下子就抓住了唐诗缺少的东西,两个人在工作室的群里面互相发送文件,旁边绿恐龙张大嘴巴打了一个哈欠。

    “今天估计又要很晚了。”绿恐龙一边修改数据,一边模拟打斗,“我们这个养成游戏也要有物理引擎吗?不需要吧?美少女游戏要什么常理逻辑啊,你看狗血的总裁有逻辑吗?”

    “那万一遇到较真的二货跟你杠上了呢?非在游戏里求真实,在里求逻辑。”对面小月亮翻了个白眼,“nicetohave,有总比没有好,你随便校准一下就行了。”

    “明天还会过来一个客户。”芳芳总算是码完了今天的字,检查了一遍错别字之后打印了好几份,把a4纸拉出来发给各位,“你们看看剧情,要是可以的话就这么走,下个月上市启动。我埋了好多分歧,还有两个是悲剧的,一个男主死了一个玩家自身死了。”

    “哎哎妈呀,这两个结局可能会被人骂死。”

    老王把自己的长头发用绳子扎起来,“唐诗,辛苦你了,上班第一天就忙到现在。”

    “没有没有。”唐诗挺喜欢这里的气氛的,大家都没有外面公司里的勾心斗角,让她感觉很轻松。

    “等会再开个会,三三你画完了吗?”

    “没有。”丛杉眼底有两片淤青,明显就是睡眠不足,唐诗觉得他可能画着画着都要一头撞上电脑屏幕睡过去,“刚刚芳芳说明天过来一个客户,我没心情接待,谁**大谁去。”

    小月亮说,“你这就是瞧不起我了。”

    芳芳说,“虽然我**大,但是我不去,唐诗去吧。”

    这个客户到底是谁,让他们一致如此推脱?

    唐诗新来的,不好意思拒绝,只能答应,“那我去试试吧。”

    “用你的美貌勾引一下我们客户,让他给我们拨个几百万的启动资金。”丛杉在一边修改原图细节,一边上下打量了一眼唐诗,“勉勉强强算个及格,辛苦你了。”

    “有几百万老子就不做这个什么脑残少女养成游戏了!”绿恐龙在一边道,“老子要制作大型生态网游!”

    “老王给阿龙发一个枕头。”丛杉淡淡道。

    老王和绿恐龙一脸懵逼,“什么意思?”

    “他需要做梦。”

    “……”

    晚上十点唐诗加班结束,走出公司的时候路过外面市场部的大厅,已经没有一个人在,想来市场部肯定没有他们部门这么繁忙,姜戚也肯定一早就下班了。

    唐诗松了松自己的手腕,觉得这个工作挺适合她的,起码让她沉睡很久的兴奋感逐渐回升了,她走出去外面,才发现这个时候的夜里在下小雨,淅淅沥沥的,有些湿冷。

    身后跟上来一个人,是丛杉,他手里拿着一把伞,因为最近经常下雨,所以这把伞他就一直放在工作室里。

    看了眼在门口避雨的唐诗,丛杉许久才淡漠道,“过来。”

    唐诗愣了愣,看着他那张脸,深夜的时候灯光并不明亮,工作室是在一栋办公大楼里,现在晚上十点,大楼一层的灯光早就关了,就剩下电梯和安全出口亮着微弱的荧光。黑暗中,她就着微弱的光,看着丛杉的脸出神。

    丛杉察觉到了唐诗的迟愣,不耐烦又啧了一声,加重声音,“过,来。”

    唐诗这才呆呆地走到他身边去,丛杉一看,唐诗的眼眶又是红红的。

    她,一定很爱她的哥哥吧?

    丛杉撑开了伞,随后用伞盖住了唐诗的头顶。

    他送她到了外面打车,上车后唐诗刚想说谢谢,丛杉已经撑着伞自己走了。

    她还想捎他一程来感谢他呢……

    不过看他步行的样子,家应该离公司不远,唐诗收回心思,对司机报了一个地址,随后车子发动,迅速离开了办公楼。

    雨一直下,许久有人从办公楼的黑暗处走出来,男人被淋湿了整张脸,手里捏着一柄……细长的雨伞。

    他看着唐诗离去的方向出神,忽然间意识过来自己这是在做什么,低笑了一声。

    雨珠从他脸上摔下来,薄夜抿着唇,一张沉默的脸白皙且冷漠,漆黑的瞳仁很冷,让人的感觉就如同外面的天气,淅淅沥沥下着小雨。

    周围早被淋湿,唯有那一小片干燥的角落昭示着,曾经有人在这里停留了很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