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爱他啊,舍不得呢。
    唐诗醒来的时候没想到会看见苏祁的脸。

    她以为自己的意识出现了错觉,可是闭上眼睛再次睁开,还是苏祁那张要笑不笑的脸,男人眉毛一挑,邪邪的痞痞的,穿着一身卫衣和破洞牛仔裤,大长腿伸在病床下面,正抱着一个抱枕对她笑。

    那笑容让唐诗整个人恶寒。

    苏祁吹了声口哨,“哟,醒啦?”

    唐诗刚想说话,苏祁就收起脚站起来,凑近了看唐诗的脸,那双蓝绿色的眼睛带着不善的打量,“你本事挺大啊,一瓶轩尼诗五分钟吹光。”

    唐诗脸色还是病态的,她说,“跟你有关吗?”

    “先前跟我没关。”苏祁耸耸肩,“不过现在有了。是我把你送来医院的,你需不需要感谢一下我?”

    每次遇到不堪的事情,都会正好撞上这个男人。

    唐诗啧了一声,眼里带着十足的抗拒。

    苏祁轻轻捏着她的下巴笑,大抵是怕弄疼她,“我说唐诗,你这个不要命的劲头早点拿出来对薄夜,自己也不会沦落到现在这么惨。”

    他说话总是字字句句戳她的心窝子,深知说什么能让她疼。

    唐诗笑了笑,笑得挺嘲讽的,不知道是在讽刺谁,“那怎么办啊,我爱他,我舍不得。”

    从唐诗嘴巴里听见她说她爱薄夜,苏祁的瞳仁缩了缩,男人的邪笑顿时变成了冷笑,一双蓝绿的眼睛就跟狼一样,“真犯贱。”

    他简短的用三个字评价她。

    唐诗淡漠道,“多谢夸奖。”

    这副刀枪不入的样子让苏祁磨了磨牙,这个女人还真是心狠手辣,什么都能忍受,所以才显得可怕。

    越能忍的人,就藏得越深,等到了哪天彻底爆发的时候,就没有人可以阻止她。

    苏祁收回了自己的手,他玩味地笑了笑,像是对唐诗从来都只是带着捕捉猎物的兴趣一般,想来也是,苏祁流连花丛有的是女人投怀送抱,他不可能浪费精力在一个这样……这样残损不堪的女人身上。

    唐诗深知他有一张惊为天人的皮囊,可是灵魂呢?或许与魔鬼无异吧。

    女人闭上眼睛,用行动表明不想看见他。

    苏祁笑了,“对救命恩人这个态度?”

    唐诗只能睁眼看他,“多少钱?我还你。”

    苏祁被她这个态度气笑了,“那老子在你身上浪费的时间和精力呢!”

    唐诗也笑了,“那我要不这会子再给你找个姑娘?”

    滚!

    苏祁怒了,直接站起来,“唐诗,你别不知好歹!”他送她来医院,这样照顾她,说一句谢谢都不会吗!

    可是唐诗不会,不会对这样一个曾经伤害过自己的男人说谢谢,哪怕他现在用何种方式补救,都已经没办法挽救他在她心里那恶劣的形象。

    唐诗轻笑几声,“苏祁,我想到了之前那个雨夜里你替我撑伞的样子,我觉得,你还是那个时候,更惊艳我一些。”

    回忆重来,她再也不能再苏祁脸上看见那种表情,那只是一场戏,一场为了刻意引起她共鸣的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