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怎么是你,她人在哪?
    这句话像是利刃刺进薄夜的胸口,男人倒退几步,不可置信地看着克里斯搂着唐诗远去,那一刻,他觉得身体深处泛起剧烈的疼痛感。

    叶惊棠看完了整场闹剧,面瘫着一张脸,非常不怕死地加以点评,“真激烈。”

    薄夜回头,看见叶惊棠那张要笑不笑的脸,男人仿佛无动于衷。

    “无碍。”察觉到薄夜的想法,叶惊棠出声说话。随后淡漠地看了一眼唐诗离去的方向,他想到了姜戚和唐诗是好朋友,那她平时应该都知道唐诗和薄夜发生过的事情。

    男人饶有趣味地勾起唇角,“撇开唐诗经历过的事情不谈,她本人倒是挺有本事的。”起码那些设计作品值得令人敬佩。而且,是个有骨气的女人。

    薄夜没说话,视线沉了下去,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阴翳。

    唐诗……我这里从来不是你可以随意来走的地方!

    唐诗在和克里斯吃完饭后送他去了机场,看他走向安检通道,唐诗眼睛有些红了,“你又要走了。”

    “哎呀别这么可怜巴巴地看着我。”克里斯捏了捏她的脸,“过年是要二月份了吧?今年过年我回来陪你。”

    “好啊!”唐诗笑了,“我和戚戚也约了一起。”

    “我觉得不太行。”克里斯意有所指,“我觉得叶惊棠会让姜戚陪他过年。”

    想到这个唐诗笑容一僵,随后她又恢复了神情,“那到时候再说吧,不急,你先去吧。”

    “好,我走啦!到那边落地了和你说!”克里斯冲唐诗挥挥手,唐诗也和他告别,“好的,注意钱包和贵重物品!”

    两人在机场告别,送走了克里斯之后,唐诗从机场出来已是深夜,克里斯这个航班是今晚最晚的一班,她出来抬头看了看天空,星星已经挂在了夜幕上,零碎闪烁。

    女人喘了口气,温热了自己冰冷的掌心,随后给姜戚打了个电话,“戚戚,是我,你下班了吗?”

    “我今天……可能要加班。”对面姜戚的声音有点喘,“你先回我家吧,钥匙在花瓶下面。冰箱里有……有新鲜的牛排,你烧两份等我吧……”

    听她这么说,唐诗微微安心了,笑了笑,“五分熟对不对?”

    “是的。”姜戚喊了一句,“等我半夜回来吃牛排!”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唐诗打车回了姜戚家,她已经从先前被薄夜刺激的感觉中走出来,现在的生活已经比过去要好很多,没有了那些人的存在,她可以逐渐走出阴影。

    唐诗到家的时候,想到姜戚先前接电话时的声音,心里还是微微有些疑惑,她那个时候在干什么呢?

    可是她刚到姜戚的家里,就有个男人冲上来一把按住了她的嘴巴,唐诗挣扎,迎着月光他们看清了彼此,余萧愣住了,一下子松开她,“怎么是你?”

    唐诗对余萧自然没好脸色,“你怎么进来的,你有钥匙?”

    “这房子的钥匙她之前就给过我一把。”余萧眉毛皱起来,“怎么是你?姜戚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