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她的父母,现在在哪?
    薄夜低低地笑了,“你是在嘲讽我也从未得到过吗?”

    林辞不说话。

    薄夜知道林辞敬畏唐诗,他抬头看向林辞,“唐诗被绑架的事情,你到底是怎么看的呢?”

    “我不好下断言。”林辞恭敬地与薄夜拉开距离,“薄少您自己认为什么就是什么。”

    他不会帮唐诗去向薄夜解释,唐诗想必也是不屑的。

    看着自己的特助,薄夜笑了,“所有参与这个事件的人我都抓起来了,他们统一的口径就是临时见色起意才想绑架唐诗,不管是威逼利诱,还是严刑拷打,他们的台词都没有一个字的改变。35xs可是唐诗口口声声都说安如在策划一切。我想知道,为什么她非得说是安如?”

    林辞垂下眼睑,“薄少若是疑惑,可以自己去问问唐小姐。”

    “我问?”

    薄夜像是听见笑话一样,“唐诗也不屑吧?罢了,不就是一个女人,没了她我更自在。”

    对的,走了才好,走了他才自在!

    他倒要看看,唐诗说背后主谋是安如的勇气是来自哪里!

    “安如跟了我五年,如果真的有什么,我不会没有察觉。”薄夜低下头,“安谧死后我就一直代替她照顾安如,唐诗大抵是恨安谧所以连带着一起针对安如。”

    “你既然心里已经有一番见解,就不必再问我了。”

    林辞在一边沉默了好久才出声道,“希望薄少您日后不会后悔。”

    后悔?他?

    薄夜重新给自己拿了个杯子,倒了杯新的酒,他轻声说着,不知道是在说给谁听,“我不会后悔,也不可能后悔。”

    可是……可是一想到刚刚唐诗身边有男人的声音,薄夜就觉得他整个人都没由来地烦躁。

    她明显是在睡觉,这么晚了,和一个男人在一起睡觉。

    想到这里薄夜就觉得自己有些抑制不住冲过去把他们从床上抓起来的冲动,唐诗五年前口口声声爱他,为什么……为什么到了现在就可以说走就走?

    她到底是心狠手辣!

    薄夜将纯的酒仰头喝下,林辞在一边默默帮他倒酒,自从唐诗走了以后,薄夜现在夜里都靠喝酒来入眠。

    他害怕做梦梦见的是唐诗那张脸,他就不停地把自己灌醉。

    不是这样的,明明五年前犯下罪过的是唐诗,明明她现在已经彻底和自己划清楚关系,为什么他会有现在这样的感觉?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薄夜一脚踹翻了酒瓶,酒精洒了一地,传出刺鼻的气味来。

    薄夜红着眼眶,他将酒杯摔出去,撞在墙上四分五裂成了碎片,林辞在一边沉默无声地守着,也不帮他把酒杯碎片捡起来。

    “一个女人……区区一个女人……”薄夜用力抓紧了手指,“她凭什么来指控我!她现在还不是和男人鬼混到了床上去!”

    一想到唐诗和别人睡在一起的画面,薄夜就想发疯!

    还有什么,还有什么筹码可以让他把唐诗捏在手心?还有什么可以让他关住她不让她逃走?

    男人脑子里闪过去一些念头,他立刻看向林辞,连声音都在颤抖,“给我查查唐诗的父母现在躲在哪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