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幸好你来,我是活该。
    这声巨大的声响直接吓住了里面的两个人,唐诗在玻璃窗上砸开一个口子,随后克里斯用力将这个口子一脚踹碎了,整片玻璃直接裂成了碎片,他冲进去,直接一把拉开了姜戚身上的男人。

    唐诗脱下自己的外套罩在姜戚身上,回过神来对着余萧怒吼,“你疯了吗!没看见她不愿意吗!”

    余萧这张脸她并不陌生,富二代的圈子总归是有互相交错的地方,她听说过余萧,也见识过余萧,只是没想到,这样一个表面衣冠楚楚的男人,会干出这么禽兽不如的事情!

    唐诗这番问话让余萧直接笑了,“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你一个外人懂什么?”

    姜戚失去了平时在外人面前鲜活的样子,她在唐诗怀里颤抖,脸上都是泪,死死抓住唐诗的手臂,“你来了……还好你来了……”

    唐诗看着姜戚那么骄傲一个人被摧残成这样,整颗心都在痛,为什么,她的日子不好过,连带着她的朋友也要受这样的委屈!

    老天爷啊,你为什么总让无辜的人受伤害呢!

    “姜戚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她的事情我绝对不会置身事外,何况你刚才是在强迫她,凭什么还觉得自己有道理!”唐诗眼睛血红,将姜戚护在怀里,她曾经满身风雨无依无靠的时候,是姜戚靠近她,给她安慰,如今姜戚受了委屈,她怎么能不管!

    余萧看着唐诗这副保护她的姿态就想笑,男人笑起来的时候特别漂亮,可惜了这张精致的脸,“姜戚,你还真是本事大,从原本一只鸡爬到现在的位置,果然会笼络人心!”

    “你住嘴!”旁边克里斯都看不下去余萧这么侮辱一个女人了,直接拉开了客厅门,“滚出去!”

    余萧像是没听见一般上前,唐诗便护着姜戚退后,男人穿着一身西装靠近,死死盯住躲在唐诗身后的姜戚,“姜戚,我这儿从来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不要以为你背靠着叶惊棠就可以无法无天,你还没那个资格跟余家对抗!”

    说完男人站起来,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冷笑着瞥了一眼姜戚,随后直接摔门而去,房间里瞬间只剩下他们三人。

    见余萧走,姜戚终于低声呜咽。

    她抓着唐诗的衣服,整个人不停哆嗦,她说,“诗诗,幸好你来了……”

    唐诗叹了口气,克里斯帮忙去倒了杯热水过来,随后蹲在地上看着姜戚哭,“可怜的女孩儿,别哭了。”

    姜戚说不哭就不哭了,她直接将剩下的眼泪憋了回去,嘴唇明明还在颤抖,可是她却强撑着不再让自己掉眼泪。

    唐诗摸摸她的脸,“他没做别的事情吧?”

    “没有。”姜戚将她身上的衣服还给唐诗,“谢谢你。”

    “我们之间还说什么谢谢呢。”唐诗笑了笑,“去换身衣服,我和薄夜划清楚关系了,今天我请客,出去吃饭。”

    知道唐诗是在哄她开心,姜戚也没有驳她的面子,跟着笑了笑,“好,等我重新整理一下自己。”

    唐诗和克里斯在客厅等了姜戚十分钟,十分钟后她就重新走出来,再睁眼那一刻还是叶惊棠那个冷艳果断的秘书,像是刚才的脆弱都是错觉一般。

    唐诗觉得姜戚和她或许是一类人,所以才会成为好朋友。

    姜戚叫了小区保安帮忙重新装玻璃,给了钱后就和唐诗还有克里斯出门,她说,“真不好意思,让你见到这样的场景。”

    “你要是有不开心的事情,就应该跟我说。”唐诗看着好友的脸色,还是担心她的状态,“余萧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姜戚眼睛微红笑了笑,“我活该。”

    唐诗没有再追问下去,他们找了一家自助餐厅坐下,她一抬手就招来了服务员。

    可是没想到的是,却和路过他们桌子的两个男人撞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