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最痛一次,将她摧毁。
    被绑架了几个字落到薄夜和苏祁耳朵里的时候,两个男人都被一震,回过神来的时候薄夜直接抓过苏祁的手机对着他的手下怒吼,“现在就给我查唐诗在哪!”

    被绑架了?到底还有谁要绑架她?

    薄夜心里无端的恐慌,他觉得这件事情根本不是偶然,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冥冥之中有人安排了一切,包括唐诗的失踪在内!

    他手指在细微的颤抖着,这反应落入苏祁的眼里的时候,男人微微眯起眼睛。

    唐诗是在冰冷的水泥地上醒来的,她刚醒,就对上一张狰狞的笑脸,先前在厕所里打她的那个男人正对着她笑,唐诗喘了口气,肺部就像是火烧一般疼着,她嘴角有血丝顺着往下滑,模样着实令人心疼。

    “哟,醒啦?”

    那个染着黄毛的男人狠狠笑了笑,他上去用鞋尖挑起唐诗的脸,唐诗的手脚都被绑着,无力反抗,只能任由他们凑近了,大手在她身上摸索。

    带着她几乎作呕的恶心感。

    “大小姐还真是没骗我……”黄毛男子恶狠狠地笑了几声,“虽然是个生过小孩的破鞋,不过身材看着的确不错,哥几个勉强还能过得去眼。”

    唐诗眼眶都跟着红了,无助地想要往后缩,却因为手脚不能自由行动被束缚了,她痛苦地挣扎,却更激起男人的**,黄毛男子一把捏住她的下巴,粗糙的手指狠狠擦去唐诗脸上的血,他盯着她笑了,“脸也不错,倒是有点味道。”

    唐诗浑身颤抖,嘶哑着嗓子,“别过来!”

    可是她喊出来的声音却是无比小声的,她已经没有太多力气了,被人带到这个地方,令她无比恐慌,之前在监狱里的那些阴暗回忆再次袭来,唐诗脸色惨白,衬得她一双眼睛像是要溢出血一般鲜红。

    “叫什么叫?到时候有的你爽!”黄毛男人狠狠将她从地上拖起来,“你要是反抗,你那个宝贝儿子的命我可就说不准了。”

    唐诗身体狠狠一颤,“惟惟在哪,你们把他怎么了!”

    “这么宝贝他?看来那个小儿子就是你的命,要是这条命死了,你说,你会不会绝望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男人将她用力丢上一张凌乱的小床,这一切就像是将她锁在一个求救无门的监狱,唐诗被他脸朝被子狠狠按了下去,随后背上便摸上来一只大手,像是要掠夺她的一切。35xs

    唐诗胡乱地流泪,“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我们大小姐可是恨不得你死呢!我说小娘们儿,你到底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大小姐的事情?”

    谁是大小姐?

    唐诗尖叫,“我不认识你们所谓的大小姐,别碰我,你别碰我!”

    他撕裂她身上的衣衫,愉悦地看着唐诗要疯癫一般绝望无助的样子,恶狠狠从牙缝里爆出一个名字,“死到临头我不如告诉你,大小姐就是安大小姐,这个人,你可认识?”

    安大小姐?!

    安如!

    唐诗恨红了眼睛,“你敢碰我,我现在就死给你看!”

    竟然是安如,竟然是安如!

    她到底是心狠手辣,不但要把她除掉,连带着还要除掉她的儿子!

    唐惟是多么无辜啊!

    “你嚣张什么!现在的你根本没有威胁我们的资格!”

    “安如给了你多少钱,让你这样无法无天?”

    唐诗喉间溢血,“要是伤害了我的孩子,你们会有报应的!你们绝对会有报应!”

    “哟,还口口声声报应。”

    黄毛男子撕碎了她的上衣,“知道吗,在这个世界上,最无趣的就是报应,因为那就是你们这种可怜虫自我安慰的工具,老子命还很长,照样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唐诗恨得喷出一口血雾来,她觉得自己的生命正在逐渐走向崩坏的边缘,一点一点,理智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抽身而去。

    她的瞳孔开始慢慢涣散,仿佛因为受了太多伤而导致意识昏迷不清,男人将她这副模样刻在眼底,随后伸手就在她光滑的肌肤上摸索。

    恨……她好恨……恨安如,恨薄夜!

    五年前被打入地狱,五年后却还要经历一遭生不如死!

    薄夜,一切因你而起,你是原罪,你便是无可救药的原罪!

    唐诗身体在男人身下颤栗着,脆弱的小床晃动着发出惨叫,男人似乎是发了狠,狠狠一个巴掌打在唐诗脸上。

    她已经连痛都麻木了,这一巴掌就像是打在棉花上,唐诗没发出一个音节,死死绷直了身体,男人去抓她的腿,她就用力摒着,激得身上男人怒吼,“妈的,装什么清高!老子这辈子还没有睡不到的女人!”

    可是这个时候,门口发出了一声轻微的敲门声。

    “谁啊?”这地方深山野林的,周围一圈都是下地种田的农民,谁会找上门?

    “你好,俺是住你附近的,俺家做了一锅菜,给你送点来。”朴实的村民声音响起,黄毛男子冷笑一声,喃喃着,“这帮乡巴佬倒是老实。”

    唐诗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就发出几声脆弱的呼救,被男人狠狠一拳打在肚子上。

    门开的那一瞬间,她觉得希望就在自己眼前,可是她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来呼救。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发现屋子里的我……

    唐诗觉得自己的意识在渐渐远去,她好像在朦胧中看见原本去开门的那个黄毛男子在瞬间倒地,随后有一个身影冲自己奔过来。

    她逐渐支撑不住自己的意识,在昏死过去的前一秒,她好像,好像看到了一双……漆黑如夜的眼睛。

    下一秒,她空洞地闭上眼睛,如同死去一般,整个人都失去了生机。

    若一切能重来,薄夜,我一定选择其他安排,绝不爱。

    这世间已经将我折磨成一个不折不扣的怪物,夺走我的一切,毁掉我所拥有的全部,最后,最后还要摧毁我这世界上最后一个亲人。

    这场罪孽,谁都没资格说无辜,谁,都难逃其咎。

    唐诗觉得自己在坠入一个深渊中,周遭一片黑暗,寂静无声,她的身体在不停地往下坠,往下坠,直至脱力。

    唐诗昏迷了整整五天。

    薄夜守在她床边,眼睛里全是血丝,他觉得自己还没从最开始的震惊里反应过来,当初看见那张凌乱的床上的女人的时候,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鲜血淋漓的女人死气沉沉地躺在了那里,像是一具尸体,她的手指死死攥在一起,连昏迷的时候,他都没有办法将它们松开。

    薄夜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被人给挖了出来,胸膛中间凿开一个血淋淋的洞,他抱起她的手都在颤抖。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开始恐慌,到底是谁将她害成这样,到底是谁……一次次要置她于死地?

    “唐诗,你醒来好不好?我们现在去医院……你别睡……”

    他跟着上了救护车,握住她血迹斑斑的手,男人身体像是痉挛一般颤抖着,那一刻,七尺男儿竟无助如同一个孩童,“你睁开眼好不好?你别吓我……唐诗,你这次别玩真的……”

    苏祁坐在一边,虽然表情冷漠无波,可是脸色却是惨白的。

    他没想过唐诗会被摧残成这样,如同死去一般不再有任何生机。

    他只知道她游走在男人中间,只知道她颇有心计,却没想过,如果有朝一日这样一个鲜活的女人失去了生机,他要如何面对她。

    他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唐诗真的……太惨烈了。

    无辜承受了那么多人的恨意,无辜失去了自己最爱的亲人,甚至无辜到……被薄夜一遍遍伤害。

    苏祁虽然坐得镇定,心却在哆嗦,他也想上前去看看那个女人到底怎么样了,伤得有多深,可是他……竟然失去了勇气。

    他害怕,害怕从此这个世界上没有她,他是厌恶她的,可是为什么会在看见这一幕的时候,心里像针扎一般剧烈疼痛?

    唐诗被送去医院的时候,两个男人站在手术室外面的走廊过道里,互相面对的时候,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不安和恐慌。

    薄夜像是终于失去力气一般,整个人靠着墙滑下来瘫在椅子上。

    他喃喃着,“是谁……是谁……”

    苏祁站起来,猛然往回走,薄夜叫住他,“你去哪?”

    苏祁平静的表情终于有了裂痕,他猛地攥紧了手指,“你在这里等她的结果,我……去看看她的儿子。”

    背道而驰的那一刻,他们各自的眼底浮起鲜明的情绪,苏祁抽身离开,走进电梯里,他按下了往下的按钮,随后来到了儿童病房,看见了静静睡在里面的唐惟。

    察觉到有人进来,唐惟睁开眼睛,他伤的不多,身上只有些擦伤,看来那些人还不怎么敢对小孩出手,或者说……将他当做了最后一个筹码,所以没有像对待唐诗一般肆意伤害唐惟。

    小男生看着眼前的男人,轻声喊了一声,“叔叔好。”

    苏祁心尖就这么颤了颤,他嗓音嘶哑,“你好。”

    唐惟抬头,“我妈妈呢?”

    苏祁做旁边坐下,努力保持他声线的平稳,“你妈妈很好,别担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