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唐诗跑了,被绑架了!
    “该死的!”

    那个男人被唐诗咬的大叫一声,反手狠狠一个巴掌打在唐诗脸上,“老子上你是看得起你!”

    “救命啊——!”唐诗的手机被他直接抢走,狠狠一脚踩碎在厕所地板上,女人脆弱地红了眼,“你放开我!”

    下一秒,男人狠狠抓着她的脸撞向墙壁!

    剧痛袭来的时候,眼泪和血液一并混合着从她脸上五官溢出,嘴里是血,鼻子里是血,呼吸一口气都是血。35xs唐诗身体颤了颤,顿时就失去了挣扎的力气。

    她昏死在那个男人怀里,鼻血一滴一滴,就这么落了整个瓷砖地。

    “妈的,还真是个烈性子的。”男人单手将她扛起来,随后打了个电话,“大小姐?人我们抓住了,现在带去你那里。那个小孩?小孩我们也带走了。”

    男人钻入厕所最后一个隔间,墙上正开着一个通风窗口,他将唐诗放上去,对面就伸出一双手来接应,几个人将昏迷的唐诗通过男厕所通风窗口运出去,随后也利落地从通风口钻出。

    薄夜在家里等了一天,可是直到天黑,唐诗都没有回来。

    他心里有隐隐地不安,唐诗不可能就这么跑了,她应该没胆子再挑战他,可是为什么这么久了都没有回音?

    薄夜给唐诗拨了一个电话,可是电话是关机的。

    他心里一慌,唐诗不会真的跑了吧?

    他没多想,直接再次拨了个号码,这一次是打给林辞,对面很快接通,“薄少,有事您说。”

    “查一查唐诗现在在哪。”

    薄夜的眼神沉了下去,那个胆大包天的女人,居然真的敢这么逃走!

    可是一小时后林辞发来的消息,却是令薄夜摸不着头脑的。

    林辞说,“薄少,我们查到了唐诗的手机ip地址,是……在一家商场。”

    察觉到他还没说完,薄夜一眯眼睛,杀气就这么泄了出来,“继续说。”

    “是……是一家男厕所。”林辞自己也很怀疑,可是这个结果是不可能出错的,他来来回回查了三遍,“我没在开玩笑,薄少,定位的确就在那里,而且……没有任何走动改变。”

    那也就是说,手机是被人放在了那里,所以林辞才会查出这样一个结果?!

    薄夜的脸色一下子变了,“现在就给我查唐诗本人!看一下商场的监控录像!”

    唐诗,她居然还懂故意用手机来制造疑团!

    可是……薄夜发现了自己的手指在隐隐颤抖,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总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如果唐诗不是刻意在躲避薄夜的追查,那么她的手机……到底是为什么会出现在商场的男厕所?

    薄夜有点不敢想下去了,他立马又拨通了一个号码,“喂?苏祁?是我,我有件事需要你们家帮忙。”

    苏祁倒是没想到薄夜会要求用他们家的势力来搜查一个女人,那个女人还是他最开始不屑一顾的唐诗。

    可是薄夜眼中的焦急骗不了人,苏祁家里在中央有点关系,所以下达一个搜查令动用警方势力一起调查是小事一桩。苏祁原本也没在意,可是他的下属传达过来一个消息,让两个男人的心顿时就被揪紧了。

    “苏少,我们看监控录像,发现唐诗进了男厕所没出来,后来有个男人跟着她进去了,也再没出来,我们怀疑……唐诗是被绑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