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要试探,我的底线。
    她像是受到了什么蛊惑一般,用力搂住了薄夜的脖子,可是男人的动作更加剧烈,来不及她反抗,就被人狠狠推到了床的边缘。

    黑夜中,薄夜睁着一双眼睛,他说,“安如,不要试探我的底线。”

    安如的心一下子凉了,她的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哽咽,要是开灯的话,薄夜都可以预测出她脸上委屈的表情。

    可是男人没有任何动容,他说,“如果你不习惯在这里睡的话,你可以回去。”

    安如开始轻微地啜泣,是唐诗,一定是因为唐诗在,所以薄夜才会这么抗拒她!不然她已经得偿所愿了!

    这一夜过得漫长而又令人觉得难熬,可是另个房间里,因为有唐惟的陪伴,唐诗难得地睡了一个好觉,母子俩相拥着在床上醒来,唐诗爱怜地摸了摸唐惟的脸。35xs

    惟惟,为了你,我付出什么都可以。

    唐惟知道隔壁薄夜和安如过夜了,早上醒来也没说什么,就拉着唐诗在厨房里忙活,母子俩在互动做早餐,做了两份相当可爱精致的早餐,随后怡然自得地坐在餐桌前。

    “我开动啦!”

    唐惟脆生生地喊了一声,有唐诗在,哪怕是在薄家,他也相当安心。35xs

    小孩子想来是接受了薄夜许多精英教育,连带着用餐的规矩都跟着相当标准,如同一个小绅士一般,唐诗看了眼眶就红了,自己的儿子还那么小,却承受了那么多事情。

    安如和薄夜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就正好看见唐诗和唐惟在厨房里一起洗碗,唐惟个子矮,就搬了一把椅子,放在唐诗旁边,两个人在洗手池边上一起洗,时不时传出笑声,那副岁月静好的模样让薄夜都觉得自己眼前这画面是个错觉。

    冰冷的薄家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生机了。

    而他身边的安如,却露出了凶狠的眼神,死死盯着唐惟的小身影,那表情恨不得把唐惟撕碎。

    这个小孩的存在以后肯定会威胁到她!薄夜心里有这个小孩,等他长大了,薄夜一定会分很多权利给他!

    所以那些不好的苗子,最好在还小的时候就扼杀掉!

    唐诗和唐惟回头看见薄夜和安如走下来,母子俩像是压根没看见一般,眼珠都不转,就这么像是路过路人一样路过他们,没有任何停顿。

    擦肩而过那一瞬,薄夜的心跳漏跳半拍,他下意识回过头去,却发现唐诗只留给他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

    他们母子俩,这是连交流都不想和他发生。

    安如觉得这是好事,他们和薄夜越是疏远,她的成功率,就越高!

    这天下午唐惟执意要让唐诗带他出去玩,唐诗拗不过他,小男生来到薄夜面前,和许久没有说过话的父亲交流,“薄少,我想和妈咪出去逛商场。”

    他的语气就像是下属向上司请假一般。

    看着唐诗和唐惟死死攥在一起的手,薄夜承认,他被那个画面刺伤了。

    他们那么紧张彼此,就像是薄夜一开口必定会伤害他们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