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继续靠近,他在想她。
    安如不禁开始怀疑自己的魅力,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以前薄夜就算不碰她,眼底还是带着感觉的,原本这次被薄夜留宿,她以为可以和他真的发生点什么关系,可是没想到薄夜还是这么无动于衷,难道整整五年,薄夜都不想碰她吗?

    她不信,若是不想,他将她放在身边五年做什么!那么宠她做什么!

    安如想了想,觉得一定是因为唐诗在家,所以薄夜才会这样,要是唐诗不在就好了。35xs

    要是唐诗和她那个儿子都不存在就好了!

    安如眼底的杀意越来越汹涌,她将内衣裤穿上,随后披了一件薄如蝉翼的睡衣,对着镜子演了一眼自己凌乱性感的发型,随后拉开门去。35xs

    薄夜正好在脱衬衣,看见安如穿得那么妖娆出来,男人的动作一顿,伸手解扣子的手僵了僵,随后继续,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大步走进浴室,将门一关。

    这冷漠的速度让安如都愣住了,转念一想,不可能,一定不是这样,薄夜是因为被刺激到了才会这么快地走进浴室!

    安如这么想着才稍稍安心,去到了床上躺好,摆出一个诱人的姿势,随后打开手机打发时间,等到房间独立浴室里的水声终于停了,她立马又将注意力收回来,静静等着薄夜出来。

    男人出来了,依旧是那张精致俊美的脸,安如当初就是死在了他那令人着迷的眼睛上,可是那双眼睛五年了,都不会有一丝波澜,就好像姐姐死后什么事情都再也不能提起他的兴趣。

    他看她的时候,从来只带着一种缅怀,一种对安谧的缅怀。

    安如知道自己因为这张和安谧相似的脸才可以和薄夜相处那么久,可是五年了,她很迫切地希望自己真正得到他,但是薄夜每次除了拥抱之外什么都不给,像是……他从来都不需要什么一般。

    可是明明……明明唐诗怀孕了,她去查了,孩子是薄夜的。那个孩子在她没有动手的时候就流掉了,这是令她觉得满意的。

    为什么他可以对唐诗下手,却不对她下手?她哪里不如唐诗?

    安如看着在身边睡下的薄夜,伸手抱住他,将自己的身体贴上去,意乱情迷地喊了一声,“夜哥哥……”

    这声音,正常男人都无法抗拒。

    薄夜低低地应了一声,伸手拍了拍她的背,像是家长哄小孩子一般说道,“睡吧,晚安。”

    就这样?就这样?!

    安如不甘心,趁着黑暗,按住了薄夜的后脑勺,胡乱地吻了上去。

    察觉到有温热的唇贴近的那一刻,薄夜的耳边轰的一声炸响,随后男人迅速推开了安如,可是没来得及,那个吻还是落在了他唇上。

    刹那间,他脑子里闪过去的竟是唐诗在他身下无助颤抖的画面,裸露在空气里的皮肤带着令他灵魂都颤抖的白皙。

    薄夜全身发热。

    安如被薄夜推开,不依不饶地继续伸出双手搂住薄夜的脖子,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又靠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