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要你做我,爱的死囚。
    薄夜的脸色霎时间变了,唐诗捂着心口笑,笑自己的荒唐。35xs

    薄夜,我身上所承受的痛苦,你根本不能体会,也根本不会去体会。

    你若是能理解我痛苦的万分之一,也不会心狠手辣把我逼成这样!

    唐诗转身就想继续走,这个时候薄夜用余光瞄到了他的人开着车子过来,于是大喊了一声,“不要动!”

    唐诗刚想迈开步子跑,就听见男人的声音伴随着风送到她耳朵里,像一把刀劈开她的身体!

    “别让她跑了!抓住她!”

    唐诗一惊,抬头看四周不知道什么时候围起来的黑色商务车,她后退几步,却逃跑无门,到底是什么时候……这些人又是怎么来的?

    唐诗被薄夜的手下再一次按住,而这一次,他们迅速捏着她的嘴巴塞入了一团破布,防止她用来咬伤他们,或者,咬舌自残。

    唐诗手脚都被人抓着,滚烫热泪落下来,她整个人都在颤抖,感觉要再一次回到那种被关着隔离世界的那种黑暗中。

    她被人抬进车子里,这一次她一左一右都有男人管着,薄夜从原来的车子上下来,将钥匙丢给司机,自己则坐到了唐诗所在的面包车的副驾驶座上。

    唐诗流泪,在泪眼朦胧中看见薄夜那张精致的脸,如同却冷得像是地狱里的修罗,他冲她冷笑,“老早听话不就好,还省下了那么多不必要的麻烦。”

    他在嘲讽她的弱小和无力。

    唐诗闭上眼睛,被塞着布,她发不出一丝声音来呼救,任凭车子载着她离薄家越来越近。

    二十分钟后,唐诗重新回到薄家,而这一次,薄夜倒是没有将她关在小黑屋里,反而将她抱到了床上。

    唐诗口中的破布被人取开,她大口大口喘着气,“你到底想怎么样?”

    她的声音里甚至已经带上了哀求。

    薄夜垂眸,视线不自觉落在她腿上的伤口处,打了个指响,就有人端着东西进来。

    “你既然反抗不过,就乖乖服从,这才是聪明人会有的想法。而你现在,只凭着本能和冲动,又能赢得过我什么?”

    是啊,比心硬,她都比不过薄夜。

    有些事情只要凭着满腔热血和冲动就能去完成,可是有些事情,哪怕抱着去死的念头赌上性命都赢不过眼前的男人。

    唐诗只觉得腿上一凉,她下意识哆嗦,大腿却被人按住。

    男人用镊子夹了一块沾着消毒酒精的棉花在她伤口擦拭,来来回回地帮她处理伤口,最后又用绷带和胶布将她的伤口贴了起来。

    他在这个时候显示出来的柔情就像是一剂残忍的毒药灌入唐诗的喉咙,她眼眶红了,“你现在装什么好人?”

    薄夜冷笑,抬头看向她,“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只是看着刺眼而已。”

    唐诗被他这样的眼神刺得脸上生疼,“薄夜,我到底欠了你什么?”

    薄夜没说话。

    “我什么都给你了,我什么都没有了,你到底还要我做什么?”

    薄夜依旧沉默。

    唐诗绝望,无声地笑,“放过我吧,薄夜。再这样下去,我怕我连命都没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