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请不要再,祸害我了。
    那一刻,看着唐诗如同一只惊弓之鸟的样子,薄夜心如刀割。35xs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只是看着她痛苦,自己也会跟着痛苦……

    唐诗抱住自己,缩起来,徒劳无功地诉说,“我没有……我没有杀人……”

    五年前,到底是谁在冥冥之中将她推向漩涡?!

    薄夜上去轻声安抚她,“唐诗,是我。”

    唐诗抬起头来,双眼茫然看着薄夜,“是你。”

    那眼神让薄夜整颗心都凉了,两个人对视,唐诗从薄夜的眼底看到了自己,那么小的一个倒影。

    她说,“薄夜……你能做到丢下我一个人,而我却做不到,真是可惜。”

    真是可惜。

    她说,“薄夜,莫要再祸害我了。”

    薄夜身体颤抖,他想保住唐诗,可是……却没有勇气。

    他竟然会不敢上前触碰那个浑身都是伤的女子。

    唐诗捂着自己的肚子,问了一句,“孩子还在吗?”

    薄夜眼眶赤红,缓缓闭上眼睛,“怀孕初期身体太薄弱,孩子没保住。”

    唐诗笑了,低低地笑了。

    她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笑得浑身止不住地抽搐,她在眼泪朦胧里看到薄夜脸上的痛苦,就像是被愉悦到了一般越笑越开心。

    “薄夜,我就是不想要这个孩子,和你有关的东西统统不要!这个孩子生下来也是吃苦头,我倒是笑它走得早,走得好!”

    薄夜狠狠按住唐诗的肩膀,“你到底有多反感我?”

    “反感?”唐诗瞪大了眼睛,看着薄夜,她眼赤欲裂,“薄夜,你不是使劲想要我赎罪吗!你不是爱安谧爱得要死吗!怎么,我的孩子你也会心疼?”

    “你还有脸提安谧!”薄夜下意识迅速反击,“你有什么资格……”

    可是话说到一半愣住了,以往都可以脱口而出的那些伤人的话,如今他竟然如鲠在喉。

    为什么……为什么?!

    唐诗笑得讽刺,“怎么,你又想说我杀人犯是不是?也好啊,反正我手上这么多人命了,如今我又背上一条我自己的孩子的!”

    唐诗这话,七分伤人,三分伤己。

    薄夜目光都跟着痛了,手指倏地收紧,“你怎么可以这么狠!”

    “不如大家统统不要好过!”

    唐诗笑的猖狂,笑声一寸一寸敲打在薄夜灵魂深处,“不是要报复我吗!不是要把我关起来吗!来呀!薄夜,你尽管使出你的浑身解数来伤害我啊!”

    “我告诉你,所有的一切,你对我做的全部,我统统记着,你最好不要后悔,否则,我不动你,自有旁人代劳!自有这世道代劳!”

    不要原谅,一辈子不要原谅,不要重蹈覆辙,不要和好,把他给的所有伤痛都保存起来,把他犯下的所有错都圈养起来。不要再给他机会,不要让他赎罪,失去再也不能收回。来年往日他若是觉悟和后悔,到头来就是他被他自己犯下的罪过吞噬!

    她的爱和恨既然已经走到穷途末路,不如就此彻底粉身碎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