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道疤痕,旧情复发。
    可是唐诗的呼喊并不能挽回男人离开的步伐,薄夜就这样走了,唐诗怔怔地看着窗外的防护栅栏,只觉得自己像是又被人送进了监狱。

    那段暗无天光的日子又在她最没有防备的时候重新回到她的脑海,监狱里被人羞辱的一切让她再一次陷入巨大的恐惧之中。

    唐诗蜷缩在地上,连跑去床上的力气都没有,她就这么躺在地上抱着自己,脸色惨白,豆大的汗水滑下来,像是癔症一般喃喃着,“开门……开门……放我出去……”

    “不是我……犯人不是我……放我出去……”

    唐诗眼泪控制不住地留下来,她眼里带着莫大的惊恐,像是正受着什么折磨一般,无助地喊着,对着空气一遍遍求救,“救命……不要关我……我没有杀人……不是我……救命……”

    她的世界再次陷入噩梦,有种习惯已经深入骨髓,哪怕你已经忘记了,身体却替你记得,所以条件反射,所以本能反应。35xs她将自己抱住,手指用力到指关节泛着青白色。

    可是唐诗不知道,这间房间,是隔音的,不管她多么声嘶力竭呼救无数次,都不会有人来救赎她。

    这黑暗的尽头,根本没有人在等她。35xs

    “救命……”唐诗在退无可退的时候,揪着自己的胸口深呼吸,她快要窒息了,抑郁症要将她生命都摧毁了,她好像出现幻觉了,看见了自己的哥哥在对她微笑,唐诗双眼空洞,“哥……我真的没有杀人……”

    薄夜是在第二天晚上才打开的房间门,他以为这样一天关下来唐诗会乖乖收敛,可是没想到打开门进去的画面,如此触目惊心。

    唐诗躺在地板上,左手捏着一片被打碎了的床头灯碎片,因为捏得太用力,碎片已经嵌入了她手掌心的肉里,而右手手腕处则有一道刺目的新疤痕!

    鲜血,不知在何时已经流了一地……

    那一刻,薄夜的灵魂仿佛被人狠狠一锤,他胸口心脏剧烈震荡,男人指尖在发颤,随后大喊了一声,“唐诗!”

    他冲上前,将唐诗从地上抱起,血迹是新鲜的,都还没干,就这样染了他一身,男人抱着唐诗,红了眼睛,发疯一样从屋子里冲出来,喊着门口的保姆,“快!叫120!”

    唐惟是听见动静才从屋子里出来,可是他没来得及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就看到自己所谓的父亲抱着他的妈妈冲出了屋子,他想跟上去,却被保姆拦住了。

    “我妈妈是不是出事了?”

    “小少爷别担心,薄少已经跟上去了。”保姆只能拉住他不让他看到那副场景。

    小男孩往地上一看,一滴滴血迹沿着薄夜跑出去的方向直直蔓延到大门口。

    那一刻,唐惟的眼里浮起了鲜明的恨意……

    保姆被唐惟吓了一跳,他抬头的那瞬间,眼神让保姆都吓得脊背生凉。

    明明……明明只是一个五岁的小孩子,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可怕的眼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