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放我出去,你凭什么!
    唐诗几乎一路是被压着回到薄家的,薄夜大概是顾忌唐惟会看到这种情况,所以到了薄家门口就喊人松手,随后压低了声音,“你自己心里最好掂量掂量清楚。”

    他在威胁她。

    唐诗脸色惨白,门一打开,唐惟看到门外的唐诗,整个人都惊了,随后小男生眼泪就出来了,冲过去扑在她怀里,“妈咪!你怎么才来看我!”

    唐诗心都疼死了,抱着唐惟的手指都在发颤,“妈咪这阵子事情有点多……”

    事情多?忙着跟男人眉来眼去吧?薄夜冷笑了一声,随后走进去,他冷漠地看着母子相拥的场景,如同自己是个外人,“我会叫人收拾房间给你,从今天起你就待在薄家。35xs”

    他这话还是说得好听点,顾着唐惟在场,说白了,就是从此唐诗已经没有了人生自由!

    他真的想要囚禁她!

    唐诗抱着唐惟,不让他看出一点异样来。小男生问自己的妈妈,“妈妈,你在抖。”

    “没事,妈妈看见你太开心了……”唐诗摸了摸唐惟的脸,“你这几天有乖吗?”

    “我可乖啦,我当上大班长了!”

    唐惟迫不及待想要和自己妈妈分享他最近的经历,于是拉着唐诗上楼,“妈妈,你是要在这里住下来陪我吗?”

    小孩子的眼神那么单纯,唐诗觉得心如刀割。

    母子俩待到很晚才出来,唐诗把唐惟哄睡了,拉开门,才发现薄夜站在房间外面。

    他冷着眉目,五官深邃,这张脸,午夜梦回曾一度让她陷入死地。她一直不是他的对手,真是可惜了薄夜那双好看的眼睛——

    这冠冕堂皇的皮囊下,到底是一颗怎样心狠手辣的心脏?

    “你的房间在过道对面。”

    薄夜冷声道,“唐惟睡了?”

    唐诗只是应了一声,就往外走。

    薄夜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要动想逃跑的念头,唐诗,这个孩子你生也得生,不生也得生!”

    唐诗捂住肚子,那一刻,她竟生起了鱼死网破的念头,“薄夜,孩子在我的肚子里,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控制我了吗?”

    薄夜眼底竟然有些罕见的失控,“唐诗,你到底有多不想生这个孩子?”

    “和你有关的东西,我但凡是碰一点,我都觉得恶心!”

    唐诗忍无可忍低吼一声,薄夜搜走了她身上所有的通讯工具,所有!他想把她关起来,让她再一次陷入牢笼!

    薄夜将唐诗拖进房间,重重一摔门,用力捏住唐诗下巴,“我的耐心有限,不要以为怀了孕就可以无法无天!”

    “是吗?”唐诗笑得讽刺,“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让我把胎打了?薄夜,你心疼?你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女人带着讥讽的笑声就如同针扎在薄夜的耳膜上,他死死掐住唐诗的肌肤,那疼痛让她闷哼一声,薄夜冷笑更甚,“唐诗,你真是不要脸到了一种境界!”

    唐诗在他身下,因为疼痛细微颤抖着,他狠狠甩开手,走出去直接将门在外面锁上,唐诗慌了神,摔下床用力拍打着门,“薄夜!你凭什么这样对我!你有什么资格把我关起来!”

    可是门外薄夜上锁的声音并没有停顿,唐诗大喊,“你这样,不怕惟惟知道吗!你放我出去!你有什么资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