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各取所需,你也不亏。
    晚会结束是在晚上十点,唐诗坐在喷泉边上,穿着高跟鞋有些累,她便一个人休息着,女人在喷泉灯光的照射下,精致的侧脸显得柔美,倒是没了面对薄夜时的力竭声嘶。

    苏祁从人群中从出来的时候,就正好看见她这样安静的侧脸,男人冷笑一声,走上去,双手插在兜里,一双蓝绿色的眼睛在夜晚灯光的映射下显得有些妖冶。

    如同……幽幽发光的祖母。

    唐诗看见他,没有摆出任何过多的表情,只是像别人喊他一样喊了一声,“苏少晚上好。”

    “晚上好。”苏祁是咬牙切齿喊出这句话的,这个女人刚才撞进他怀里,只是为了故意演给薄夜看,他长这么大还没被一个女人这么熟练地利用过!

    唐诗显然没有想和苏祁交流的想法,于是说完就这么沉默着,直到苏祁一步步走到她跟前。

    她抬起头来,撞进一双蓝绿的眼睛里,她说,“有事?”

    苏祁笑了,“利用过完就丢了?你觉得,我像是这么好说话的人么?”

    唐诗轻笑几声,“各取所需,你也不亏。”

    好一个你也不亏!

    苏祁冷笑更甚,“我倒是小看了你,以前到底怎么装出一副纯洁无辜的样子来的?还是说你这女人原本就虚伪。”

    “那就是了。”

    唐诗站起来,不想和苏祁相处在同一场合,“你就当我虚伪吧,反正虚伪也不是什么坏词。比起薄夜的心狠手辣来,我的虚伪甚至都可以当做就是夸奖了。”

    苏祁笑了笑,男人的眼底染上几分幽深的危险,“薄夜那种人,你当然玩不过他。”

    唐诗心口一颤,就听见苏祁继续出声嘲讽,“不过你这种女人,也的确只能被男人玩玩。”

    唐诗回头,看见妖孽男人脸上玩世不恭的笑意,她退开几步,远离了喷泉池,不远处克里斯正恰好地回来,将她搂入怀中,“哟,我的小宝贝怎么在这里和苏少独处?”

    独处这个词语让苏祁讥讽出声,“可别,我可担待不起唐小姐的厚爱。”

    唐诗没说话,一直以来要应对薄夜的疲惫让她不想再出声,可是苏祁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都在尝试挑起她的怒火,每一句话都是刻意在攻击她讽刺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苏祁见唐诗沉默,又觉得无趣了,一开始这女人面对薄夜是拔剑张弩的样子还挺有几分味道的,怎么一到了他这里,就那么无趣!

    克里斯看见了唐诗脸上的疲惫,叹了口气,“晚上去哪里?”

    “我和戚戚说了去喝酒,你呢?”

    “那我跟你一起去吧。”克里斯轻声说完,就抬头看向苏祁,男人姿态大方,站在唐诗身边,乍一看倒是郎才女貌,苏祁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场景特别碍眼。

    偏偏克里斯的从容不迫让他无处下手,譬如此时他就优雅地和他道着别,礼数全套,让人挑不出一丝漏洞来——“那么我就先带着dawn回去休息了,晚上若是有一起玩的地方,届时一定邀请苏少爷一起来。”

    说完就搂着唐诗从苏祁面前离开,自信且气场强大,苏祁盯着他们两个离去的背影好久,才狠狠甩开了心头的烦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