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旧账难清,旧情已休。
    唐诗在狭长的走廊里一个人走,开始是走,后来是疾走,再是狂奔,直到从那栋叫嚣着各种电子音乐的可怕金属建筑里冲出,直到身影重新被黑夜吞没。

    她像是要用尽力气在这无人的黑暗尽头奔跑,所有的讽刺在这一刻回旋升起,她笑,慌张而又猖狂地笑,身后有男人跟随她的脚步而来,将她一把拽住。

    唐诗没有回头。

    可是男人的声音死死扎在她的背上,如钢针般锋利,刺痛便在这个时候密密麻麻遍布她所有身体。

    她回头,再也没忍,一个巴掌打在薄夜脸上。

    真是……可笑的男人啊。

    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唐诗轻笑了一声,随后将自己冰冷的手抽出来,轻轻戳了戳薄夜的胸口。

    这动作,却如同巨锤在他胸腔开凿,直到血液横流,心脏读秒。

    女人一字一句,打断了薄夜要说出口的所有挽留和解释,她仿佛看懂了男人跟出来是做什么,可是有什么用呢?这点温存,根本抵消不了她曾经一遍遍为他生不如死的日子!

    唐诗像是要用语言作为武器肢解薄夜所有防御。

    她说。35xs

    “你我之间旧仇还尚未算清,那些我对你的旧情,你就无需再提。”

    从此以后,薄夜,我爱过你一场,就当个笑话,听过便算了吧。

    那一刻,万箭穿心不抵薄夜心头剧痛。

    唐诗在下个瞬间伸手拦车钻入出租车中,她分明被倒了一身的酒液,分明那么狼狈在众人面前,可是当她重新站起来的时候,却依旧扬着下巴,骄傲矜贵一如五年前,所有人,所有人都在她眼底只是化作了一缕淡淡的轻嘲。

    车子离开的速度很快,像是有人在催赶一般,看着唐诗离他远去,薄夜下意识伸出手掌心来,他曾经握住她的手腕,可是现在,掌心一片空气。

    什么都没有。

    不是这样的……曾经的唐诗不会对他露出那种眼神,临走时那种淡漠嘲讽的眼神,就像他们之间什么都不剩下。

    意识到这个念头的时候,薄夜忽然间笑了一声,他们之间,曾经有过什么吗?

    唐诗那么深爱他,深爱到一度曾经可以为了他什么都扛下来,这样浓烈的爱,这样至死不渝的爱,到底是承受了多少次伤害和摧毁,才会转换成今时今日这样带着痛和恨的冷漠抗拒?

    像是要失去什么的感觉尤为剧烈,在这一刻,以一种迅猛的姿态朝着薄夜袭来,男人竟被这种感觉逼得脸色惨白几分,下意识抬头去看早已空荡荡的马路。

    夜风吹过,带着谁的叹息,朝这座不夜城更黑暗的角落而去。

    唐诗坐在出租车内,不断掠过路边的路灯,灯光便一阵一阵地从她脸上打过,忽明忽暗,令人难以看清。

    女人在这一刻握紧了手指,尽管颤抖着,眼神却亮得惊人,就如同濒死的人对这世界最后的惊鸿一瞥,她眼底就如同有火苗一般将她整个世界滚滚点燃。

    薄夜,你不过仗着我还爱你,从此,爱不下便恨,恨不了就死!

    这人世间,谁肖想过什么好下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