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雨劈睫,惊心少年。
    话音刚落的下一秒,耳边雨声徒然加大,暴雨倾盆那一刻,他们头顶的伞也微微震颤着。

    雨水顺着被淋湿的额头落在她秀婷的鼻梁上,又顺着鼻尖往下摔,唐诗就这样惨白着一张脸,看着眼前出现的男人。

    察觉到雨势加大,他将伞往她身上侧了侧,风雨就冲他而去——

    冲他而去,到大雨劈睫,再看眼前那张被雨淋湿的脸,像是午夜梦回某位朦胧模糊的惊心少年。

    苏祁撑着伞许久,半边身子已经被彻底淋湿,男人盯着唐诗就这样看了一会,才咧嘴笑了笑,他有一双相当漂亮的眼睛,漂亮到让人想用“名贵”这种词语来形容,他说——

    “下雨天你在干什么?自己给自己找不快吗?搞得像你死掉会有人惦记一样。”

    原来痛到极点就是这点攻击都已经算不上什么了,唐诗也学着他的样子笑了笑,“是啊,根本不会有人在意。”

    苏祁啧了一声,随后按着她的肩膀往前拽了拽,另一只手直接推开了咖啡厅的门。那光芒如同在黑夜中烫穿的一个洞,暖黄色的灯光透进来打在唐诗的脸上,她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被他领进了咖啡厅。

    里面倒是没有人来,想想也是,下雨天也不会特意有人出来喝咖啡。35xs

    苏祁站在门边将雨伞收拢,放入一边收纳架里,随后将外套脱下挂起来,最后顺手拿起了一边的遥控器——他打开了暖空调。

    唐诗看着他的动作才猛地醒悟过来,“你是这家店的……?”

    “老板。”苏祁默默把剩下两个字补上后,才卷起衬衫的袖口朝唐诗走过来,目光掠过她胸前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唐诗的衣服已经湿透,雨水正顺着她身体的曲线往下滑。

    苏祁不动声色走入后台翻出一件男式衬衫来,随后放在了前面柜台边上,“你往前直走左拐有个厕所。”

    意思就是那里可以换衣服。

    唐诗看了眼那件衬衫,轻声说了一句谢谢。

    随后女人拿起衬衫走入厕所中,苏祁盯着她的挺得笔直的背影许久才收回目光,意味深长笑了一声。

    唐诗出来的时候脸色苍白,苏祁手法熟练地给她打了一杯摩卡,顺手在上面拉了个花,“喏,不收你钱。”

    “谢谢。”唐诗再次说了一声谢谢,喝下热咖啡之后才稍微缓过来一些。之前一冲动就大半夜跑出来,现在落得在人家店里这副狼狈的样子,真是太丢脸了。

    “不用谢啊,不过你要以身相许,我不介意。”苏祁冲她嚣张地笑了笑,“真巧,今天店里没人排夜班所以我才过来看看,你又是遇到什么事情出来了?”

    唐诗看着苏祁那张精致的脸,轻声喃喃,“这家店是你一个人开的?”堂堂苏家大少有什么想不开,开这么一家默默无名的咖啡店?

    “闲着无聊啊。”

    苏祁从柜台里端出一盒布丁来,随后端着布丁到唐诗面前坐下,窗外风雨交加,店内却气氛温馨。

    空调发出嗡嗡的声音,逐渐将暖气打满这家咖啡店内部,唐诗喝着咖啡才慢慢心情平复下来,想起自己之前想要寻死的念头,自嘲地笑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