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雨夜重逢,旧债难还。
    一想到他妈妈给他看的照片,傅暮终内心就一片愤怒。

    明明不该这样的,明明上次看着唐诗被薄夜带走也没有这么生气,为什么今天会这样……是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吗……

    唐诗,你清高的伪装下,内心到底是什么样的?

    照片上的男人是谁?!

    唐诗听见傅暮终的话语,脸色刹那间变得惨白,她像是不可置信一般,轻声呢喃,“傅暮终……你不信我?”

    傅暮终没说话,许久才道,“唐诗,你到底有没有骗过我?你是不是在利用我的背景?”

    多可笑的问题啊。

    唐诗笑红了眼眶,“傅暮终,我说我没有,你信吗?”

    你信吗?

    傅暮终没有回音,只有男人粗长的呼吸传过来,唐诗忽然间明白了,她低笑了一声,像是无所畏惧一般,终于,连傅暮终这道防御,她也割舍了。

    “既然如此,那我也无话可说。多谢傅三少的担待,我以后不会再麻烦您了。晚安,傅暮终。”

    晚安,傅暮终。

    这通电话就像是最后的诀别一般,唐诗声音微哑,傅暮终听出了无声地告别。

    他的内心忽然间被一股巨大的恐慌锁占据,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没有抓稳,就这么离开了自己,当他想明白自己内心这种不安感到底来自于哪里的时候,脑海里竟浮现出了唐诗的背影。

    随后,滴滴滴的提示音传来,通话已被挂断。

    傅暮终抓着手机愣在原地,男人精致的面孔染上几分惶恐。竟头一次露出了如同孩童般慌张的表情。

    傅暮终不知道的是,很久以后,因为他这次不堪的误会,他会在以后很长一段日子里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在深夜里一遍遍重复奢望,奢望着一个他得不到的女人。

    下大雨了。

    唐诗怔怔地看着窗外,只觉得自己的日子已经过得浑浑噩噩,分不清白天黑夜。

    唐奕的死对她而来无疑是巨大的打击,唐诗将自己蜷缩起来躺在床上,慢慢蜷缩成了婴儿新生的姿态,她的大脑一片混沌,意识也是时有时无,她总觉得自己没有活在现实里,仿佛还在梦中。

    她好像还能听见唐奕的声音,好像还能看见他的脸。

    可是真相却无情地将她拖入冰冷的黑暗中,她重复着不断清醒,又不断地让自己陷入臆想。

    活不下去了……活下去……好难……真的好难……

    唐诗不知道自己要如何渡过这个难关,现实已经将她彻底击碎,未来无望,哪还有什么人生可言。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大雨,就如同五年前被薄夜摧毁的那一天,雨声敲打在窗户上实在激烈,唐诗望着外面的大雨,不顾一切冲出去,她在雨中狂奔,像是要发泄所有的不甘心和痛恨。

    薄夜……你内心可有一点后悔?我这样崩溃到绝望的人生,你如何还给我?你要如何还给我?!

    唐诗揣着手机,发现自己跑到了一条无人的街上,街边的店面都关了,唯有一家咖啡厅亮着淡淡的光。

    那光像是照亮了她黑暗的内心一般,唐诗凑近了,想进去躲躲雨。

    她身影晃动了一下,下一秒,眼前有黑影覆上来。

    男人撑着伞站在她身边,看着她被淋湿的模样,头发被打湿了,连同衣服一起,贴着她身体的曲线,水珠不断地往下滑。

    苏祁就这么握着伞在她身后,妖孽不羁的脸上挂着玩世甚恭的笑,蓝绿色的眼睛如同上好的祖母,相当漂亮。

    他声音轻佻,倒是潇洒——

    “怎么每次遇到你,都是在你走投无路的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