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回忆重来,他的早餐。
    第二天唐诗醒来的时候,看见了自己肩头一根名贵的毛毯,是薄夜的私人订制,尾端有绣着他名字的缩写。

    by两个字,就如同火烧一般烫进她的视野里,唐诗像是受了刺激一般将毛毯甩在地上,整个人大口呼吸着。

    唐惟被她这个动作所惊到,睁开眼睛抬起头来看她,“妈咪,你怎么了?”

    “我没事……”唐诗将自己慌乱的情绪收拾好,薄夜会给自己盖毛毯……怎么可能?

    “我昨天夜里居然陪着你睡着了。”唐诗摸了摸唐惟的脸,“烧退些没有?妈咪该走了。”

    “别,妈咪!”

    唐惟拉住了唐诗的衣角,又小声喊道,“你再多陪我一天好不好?”

    唐诗看着唐惟眼里的渴求,于心不忍,只能叹了口气道,“妈咪不在这里过夜,陪你到下午行不行?”

    唐惟红着眼睛点点头,“我不想妈咪走……我不想一个人在这么大的房子里。”

    孤零零的,没有亲情和温暖。

    唐诗安慰了一下唐惟,就下楼给他做早饭呢,动作熟练地像是这些事情发生过无数遍一般。

    薄夜早起从楼上走下来看见厨房里那个身影的时候都惊到了,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了五年前,唐诗每天早起坚持给他做早餐,虽然他从来都没有一次带走过。

    可是现在再一次看见这个身影的时候,熟悉的感觉席卷而来,薄夜站在楼梯口,竟然失了神。

    唐诗端着太阳蛋和培根从厨房里出来,看见薄夜的时候,声音冷漠,就仿佛她从来只是例行公事,“不好意思,用了你们家冰箱里的食材。”

    她说的那么平常无波,可是明明她什么都记得,包括厨房里每一件家具,都带着记忆的味道……

    唐诗的肩膀在颤抖,正面遇上薄夜,她告诉自己不要怕,她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薄夜察觉到了唐诗细微的颤抖,深邃的眼神盯着她许久,才淡漠地吐出一个音节,“嗯。”

    瞧,他这副无所畏惧的样子,唐诗觉得自己根本就是自作多情了,被回忆刺伤的,看来从头到尾都只有她一个!

    唐诗拿了餐具端着早餐回到了唐惟的房间,很迅速地用脚勾上门,将薄夜隔离在门外。

    薄夜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继续往楼下走,却在看见厨房里灶台边另外一份做好的太阳蛋的时候,男人向来波澜不惊的脸上像是终于有了裂缝。

    五分熟,带着流黄的……太阳蛋。

    这曾经是五年前,他最熟悉的早餐。

    无数过去如同浮光掠影一般从他脑海深处的裂缝里开凿钻研而出,电光火石般的瞬间,他觉得心尖有什么颤了颤,一股酸涩的疼痛感就这么措不及防的漫上心头。

    一丝错愕从薄夜精致俊美的脸上掠过,他瞳仁微微紧缩几分,垂在身侧的手指在不经意间收紧。

    那些他曾经都不用正眼去看的生活细节,竟然成为了现在所缅怀的对象。

    唐诗这是……特意给他留的吗?

    她不吃半生不熟的煎蛋,只有他……才有吃半生的太阳蛋的习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