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有感情能,一生一世?
    唐诗的视线倏地转移到了程依依身上,她虽然一言不发,可是眼神足够锋利,眸中的冰冷让程依依生生打了一个寒颤。

    一个……一个坐过牢的女人,凭什么有这样的气场?!

    程依依后退几步,靠近薄夜怀里,可是薄夜却不动声色地更加和她拉远了距离。

    程依依像是看不到一样,又缠上去,抓住了薄夜的手臂,随后扭头对着唐诗道,“等你舒服了记得自己收拾行李走吧,薄家不养闲人。”

    口口声声说得她程依依就像是这个薄家的女主一样。35xs

    薄夜原本是厌恶了这个女人的,那天晚上也不是自己碰的她,所以才关了灯叫人捂了她眼睛,只是一想到唐诗,他就无法控制自己内心的怒意,竟然像是斗气一般,又把这个女人喊了回来。

    真是晦气……

    薄夜走出门后就直接一下子甩开了程依依,冰冷的眉目不带半点怜惜,“你知道我叫你过来是干什么,老老实实守着自己的本分,再敢多嘴一句,我让你永远说不了话。”

    程依依惊恐万分盯着薄夜,有些不甘心,又有些委屈,自己到底是哪里比不上那个假清高的女人了?

    可是她没敢在薄夜面前说,只是把仇记在了唐诗的头上。

    薄夜走后,房间里就剩下唐诗母子二人和那个医生,医生叹了口气,对唐诗道,“你们还是有误会。”

    “误会太深了,已经无所谓要不要解开了。”

    唐诗这才淡淡地开口说了一句话,眸中的光支离破碎,“回不去了。”

    “希望你们都能看开。”

    当年唐诗和薄夜的事情……许多人都觉得惋惜。金童玉女天生一对怎么就……怎么就变成了互相残害呢?

    “看开这种事情,多没有意义啊。”

    唐诗甚为讽刺地笑了笑,“凭什么看开?我唐诗,爱恨分明,向来敢作敢当,我若要恨,我就要恨他一辈子,一辈子不原谅,一辈子都不给他机会!”

    “老夜他虽然……人残忍吧,可是,可能是表达自己感情的方式变扭,你坐牢五年,他没有别的女人。那个程依依,也不是他碰的,或许是对你有感情……”

    “有感情?”唐诗笑得眼眶都红了,“有感情就能一生一世吗?我变成现在这副样子,可不是拜他亲手所赐。现在他要是来跟我说有感情,那可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门口薄夜沉默地站着,听见唐诗字字诛心的话语,男人深邃的五官覆上一层寒冰,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森然可怕的气场之中。

    眼前这个医生是薄夜的朋友,自然是替薄夜说话的,可是薄夜,你轻轻松松一句挂念我,就可以把我这五年来受的苦都当做不存在吗!

    唐诗失去了争辩的力气,她觉得,有些人在不在乎一句无所谓了,所以他如何洗白辩解也是徒劳无功的。

    她和薄夜之间,只剩下一个儿子。

    等她要到了儿子的抚养权,就彻底离开,再也不回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