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好友帮忙,进入叶氏。
    见唐诗这样,苏祁也就收敛了笑意,冷冷地说了一句,“唐小姐,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什么是敬酒,什么是罚酒?”

    “我不屑你用这种方式来帮我,送我的,我都不要。”唐诗冷笑,直接从卡座上站起来,“苏祁先生的厚爱我担当不起,如果要约,出门左拐有一家皇家花园,里面的妹妹肯定包你满意。”

    苏祁被唐诗的嘲讽刺得心口烦躁,她这是什么语气,觉得他是随时随地发情的公狗么?

    唐诗冷冷笑着离开了卡座,出去的时候身影细长,苏祁盯着她的背好久,缓缓地露出了野兽一般的表情。

    唐诗在回家之后一个小时就倒头就睡,第二天姜戚打了一个电话过来,直接喊她去叶氏集团。

    到了门口,姜戚扬着大红唇,“我知道你最近被薄夜封杀,所以求了叶总半天,你过来做我们的市场策划如何?”

    唐诗盯着她脖子上隐隐的吻痕,脑补了一下姜戚是怎么求叶惊棠的,于是变扭地开口,“我可能对于市场这块并不了解,我只是做设计……”

    “哎呀做设计需要脑子,做市场也是一样要包装宣传,还不是设计套路。”姜戚拽着她往人事部跑,“我跟你说,a市谁都不敢动薄夜,但是在这里,我可以保你。35xs”

    她笑着眨了眨眼睛,“薄夜和叶惊棠还有合作关系呢。”

    唐诗被姜戚直接拉着去人事部作登记,做完登记,这位叶氏最高级别的行政秘书直接带着她兜了一圈,让她深刻领略了一下头上有人罩着到底是什么感觉,姜戚到哪儿都有人对她点头哈腰,连带着看见唐诗也恭恭敬敬。

    兜完她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说道,“叶……”

    里面空无一人。大概是叶惊棠今天出去有事。

    姜戚耸耸肩,“算了,你就先这样吧,我和你说,千万,千万不能回到薄夜身边去。工作室的事情另想办法,眼下先把空窗期解决了,你可以一边做这份工作,一边再去网上看看有没有人帮你。”

    唐诗有些感激地看了姜戚一眼,姜戚全身都是鸡皮疙瘩,“算了大美人,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没把儿,有把儿你以身相许也不赖。”

    唐诗笑着骂了一声滚,随后姜戚便风姿绰绰地走开了,踩着七八公分的高跟鞋,像一只妖精。

    姜戚走后,身边就有不少同事对这个新来的美女投以热切的关注,“你认识姜秘书?”

    “你和姜秘书什么关系啊?”

    “切,有什么好问的,不就是靠关系来的空降兵么?”

    有女人一边补妆一边翻了个白眼,“得意什么,能力不行照样被辞退。”

    唐诗没说话,这种冷嘲热讽她早就已经习惯了,当初刚出狱找工作的时候,还有人对着她简历上的坐牢档案嗤之以鼻,“长这么漂亮坐牢,是不是当小姐去了啊,哈哈?”

    她忍住了,没说话,周围人看她一脸淡漠的样子,也以为她这是毫不在意,就更加要当着他们的面嘲讽。

    有些时候,你越是不去管那些流言蜚语,他们就越要当着你的面说,巴不得撕开你冷静的脸,看着你被嘲讽得体无完肤。

    “看她的脸就知道是什么货色咯!”

    “肯定和姜戚一样,一个勾引总裁,一个不知道要勾引谁。”

    “哈哈,不会也要勾引总裁吧?那这下可就好玩了,到时候狗咬狗,肯定很精彩。”

    唐诗攥紧了拳头,打开电脑,上面姜戚发了她几个文件,告诉她在职的日常任务以及公司的流程,她努力屏退外界的杂音,认认真真地看,起码要对得起姜戚的伸手帮忙。

    下午的时候,叶惊棠回来了,身后照例跟着姜戚,她经过的时候,往唐诗的桌子上放了一颗糖,随后问了一声,“没被欺负吧?”

    唐诗扬起脸来,眼神清冷,似乎是毫不在意,“没关系,我没放心上。”

    “你能坚持下来就好,等你的工作室重新有了起色,就可以不用看这帮人脸色了。”姜戚有些心疼她,“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么多……”

    “不用,你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了。”唐诗冲姜戚笑笑,“别在意,你去忙你自己的吧。”

    姜戚点点头迅速跟上了叶惊棠的步伐,随后她一走,人们看唐诗的眼神都跟着奇怪起来。

    明明不屑又鄙夷,却又因为她身后的靠山不得不给她几分面子,唐诗在心中冷笑,所谓职场,不过如此。

    傍晚的时候下班,姜戚等在楼下,却看见薄夜到了他们公司门口,俊美的男人踩着步伐走进来,气场凛冽,五官妖孽。姜戚一看就立刻给唐诗发消息,叫她先别下来,谁知道……电梯门一开,两人就这样碰上了。

    薄夜露出了意料之外的错愕,在这里看见唐诗,他不由得拔高了音调,“你在这里干什么?”

    那语气带着浓浓的试探,似乎唐诗干的又是见不得人的事情。

    唐诗自动退让,从电梯里出来,直视着薄夜的眼睛,她说,“这不关您的事情,薄少。”

    薄夜原本是要坐电梯的,一听见她这么说,干脆也不坐了,直接走上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怎么,被我封杀,就千方百计想要勾引叶惊棠?”

    唐诗被他的嘲讽刺红了眼睛,手指死死攥在一起,“不是所有人都像你想的那么不堪,薄少,我再怎么样,也不屑去靠一个男人来上位!请您松手!”

    字字铿锵有力,薄夜心口一颤,就这么放开了,谁知一放开,唐诗连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转身就走,那姿态决绝地就像是薄夜只是个路人。

    他在身后眯起眼睛,恰逢叶惊棠从另一班电梯下来,看见了薄夜,打了声招呼。

    他们俩原本就是有生意要谈,下班了薄夜过来并不稀奇,只是男人主动问了一句,“唐诗在这里?”

    叶惊棠想了想,姜戚好像是安排他帮忙塞一个人进公司,于是点头,“是的。”

    薄夜咬了咬牙,“她来你们公司是干什么的?”

    叶惊棠有些失笑,“上班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