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整个A市,无人及她。
    苏菲菲在回到苏家以后,又想起来和唐诗正面对峙的样子,对方云淡风轻的样子让她一阵火大,于是喊了三五好友晚上去喝酒玩耍一通,岂料就是这次过去,和程依依撞了个正着。

    彼时程依依正靠在薄夜怀中,薄夜倒是依旧一张高冷面瘫的脸,可是能让女人碰这已经是天大的破例了,苏菲菲上前,一把抓着程依依起来,不由分说一个耳光摔在她脸上。

    程依依虽然是做夜场的,背地里也有人说过她名声不好,可是被人当中打脸还是头一回,气得全身都发抖,尖叫一声,“做什么!你疯了吗!”

    薄夜听见动静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发现时苏菲菲,程依依满脸委屈地跑到他身边,泪眼朦胧,好不惹人怜惜,可是薄夜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眼皮都没掀。

    苏菲菲拽着她,满脸怒火,酒吧闹事很常见,所有人都见怪不怪,两个女孩子喝了酒争风吃醋都是正常,要换做男的早就掀了卡座大打出手了。

    于是所有人都明哲保身不去看她们,防止惹祸上身。

    苏菲菲像是不敢置信,盯着程依依的脸,扭头冲薄夜道,“夜哥哥,你怎么会让这种肮脏的女人碰你?!”

    薄夜抬头对着苏菲菲冷笑,“不然呢?难道是你么?”

    苏菲菲后退几步,眼眶都跟着红了,世家大小姐心高气傲,何曾受过这样的侮辱?

    “你当年的妻子是谁?是唐诗!是这a市里海城江城蓝城三个城市全部女人加起来都比不过的唐诗!你现在居然沦落到了找夜场的女人?!”

    程依依捂着自己的脸,眼泪不断地往下流,唐诗?唐诗!!她绝对不会忍下今天的屈辱!唐诗又有多干净!哪怕再干净,她也要她脏了,身败名裂!

    正好唐诗应酬从厕所出来,薄夜旁边的福臻眼睛一亮,直接大喊一声,“唐诗!”

    那一瞬间,电光火石般,千万人抬头去看站在厕所门口的女子,只消一眼,便觉得惊为天人。

    五光十色的舞池灯下,唐诗穿着一身西装裙,脖子上挂着一条细细的锁骨链,头发统统被绕到了另一边,于是没有遮掩的下颌线以及脖颈便在所有人眼里拉出一条优美的弧线。她红唇微张,画着精致的妆容,眼神清清冷冷,出现在人群又消失在人群,和无数人擦肩。

    薄夜只觉得自己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福臻一脸惊艳,不由自主吹了一声口哨,抓着酒吧经理喊着,“刚才!刚才那个妞看见了吗!把她带来我们卡座上!”

    那一夜,海城留下一个暧昧旖旎的传说,薄家大少和福臻少爷翻遍了酒吧只为寻找一个女人,那个女人的真实身份就像是蒙着一层雾,她好像在很久以前出现过,可是又好像是突然出现的,没人记起当年的唐诗,也没人认得出现在的唐诗。

    她身上有着令人着迷的魅力,如同美酒,时间越久,越是纯粹芬芳,那一刻,向来视女人为无物的薄夜的眼中,竟出现了如同野兽一般来自原始本能的掠夺欲,妖孽的脸庞愈发俊美逼人,气场凛冽,眼神如刀锋般锐利。

    唐诗倒是不知道自己刚才被那么多人注视了,刚回到姜戚的卡座上,坐下那一瞬间就有服务员恭敬地走到她面前。

    “小姐,我们家少爷请您去他卡坐上喝一杯?”

    哪儿……哪儿他妈冒出来了一个大少爷?!

    姜戚小声问她,“你是不是……惹到谁了?”

    唐诗摇摇头,“你见过一个刚出狱的女人有烂桃花吗?”

    姜戚笑得风情万种,“有啊,薄夜不就是么!”

    唐诗被她气笑了,“再提他我掐死你!”

    “哎哎!不敢不敢!”姜戚举起双手,“这样吧,你先去,有事给我发消息,我来解救你。没准大少爷还是个金龟婿呢,你吊一吊他。”

    唐诗看着姜戚美艳的脸,啧啧摇头,“到底是套路没你深。”

    “那不是废话。”姜戚推一推她,“走吧,别让人家久等了。我看好你哦!”

    唐诗被服务员带到了卡座上,一看见卡坐上坐着的两个男人,她脸色一拉就想往回走,结果福臻直接站起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好细……这是福臻的第一个念头。

    几日不见,总觉得唐诗又……漂亮了。

    于是唐诗皮笑肉不笑地被福臻拉到了卡坐上,抬头就看见薄夜同样皮笑肉不笑的脸,她冷声喊了一句,“薄少晚上好。”

    “晚上好。”

    男人的眸光讳莫如深,意味深长地打量着她,唐诗倒是径自拿起了一杯酒,对着福臻和薄夜碰了碰杯子,唇角的笑完美无缺,“既然是请我来喝一杯,那么我喝下这杯就走了,你们随意。”

    语毕,直接将shout杯中的纯酒仰头喝下,唐诗冲着他们笑了笑,红唇被酒精染得水灵灵发亮。

    福臻下意识咽了咽口水,挽留她,“不在我们这里多玩会?”

    “福大少……”唐诗转过脸来,看着福臻,那双眼睛在五彩斑斓灯光的投射下竟然沾染上些许鬼魅的色彩,她说,“我们毕竟是离了婚,这样坐在一起,尴尬。”

    尴尬?她说尴尬?

    薄夜怒极反笑,“唐诗,你什么时候这么要脸了?”

    言下之意是她以前不要脸?

    唐诗理了理头发,风轻云淡,“是啊,毕竟不要脸地纠缠过你,如今发现了自己的愚蠢,及时止损,不好吗?”

    虽然这么说着,心里却疼得厉害,肩膀都在微微颤抖着,明显,她在强撑。

    薄夜,遇见你,为什么我还会那么疼?明明一遍遍告诉自己不要再有波澜,为什么……我总是输?

    唐诗自嘲一笑,没了先前拔剑张弩的气势,却再一次被人喊住,这一次,是苏菲菲。

    她走上前来,眸光深沉,看着唐诗的脸,忽然间轻笑一声,转头看了眼薄夜身边的程依依。

    对比一时之间就到达了一个顶峰。

    苏菲菲没说话,只是用那种眼神沉沉看了唐诗许久,随后一言不发转头离开,看着方向,大抵是要离开酒吧了。

    唐诗没说话,看着苏菲菲走,身边薄夜没有挽留她,竟然开口挽留唐诗,“坐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