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何来自信,她会听命?
    两个人在车子里骂骂咧咧,前面薄夜已经将车开到了薄家宅子门口,那个女的还从来没被薄夜这样身份的男人带走过,激动地声音都在发颤,“薄少……你……你真的……”

    “你叫什么?”薄夜皱了皱眉。35xs

    “我叫程依依!”

    程依依立刻自报家门,“我真的没想过,薄少会有需要我的那一天!”

    “程依依,现在开始,闭嘴。看见什么,都不要多话。事情传出去,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程依依被薄夜这样的语气吓得一下子死死闭上嘴巴,可是心里还是激动的。

    天哪,眼前这个男人是薄夜!是整个a市女人都想爬上去他床的薄夜!

    她到底是中了什么彩票,才有这种运气!

    薄夜带着程依依进门,才意识到家里并没有多出来的鞋子,只能拿了一双男士的拖鞋给她。程依依没有在意,轻声说了一句谢谢薄少。

    薄夜没理她,目光掠过鞋柜,却情不自禁想到了五年前唐诗在的时候,家里的东西都会准备得整整齐齐。后来她锒铛入狱,家里关于这个女人的东西全都被他丢了出去,竟然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打断了思绪,薄夜说,“上楼,洗澡。”

    程依依哪敢不从,今天能被薄夜带走,就已经足够她炫耀好久了!

    等程依依上楼洗完澡,刚走出来,房间里的灯就一下子关了,有人将她直接压在床上,毫无怜惜地从背后贯穿。

    可是身上的男人似乎并不想看见她的脸,一分怜悯都没有施舍给她,如同程依依只是一个成人玩具,她半分kuai感都没得到,只有疼痛。

    程依依甚至在想,如果这个人不是薄夜,在漆黑夜里,也分辨不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要关灯?

    饶是这样,程依依心里还是甜蜜的,她骗自己说不可能的,都被带回家了。这个人是薄夜……是a市的太子爷薄夜!

    她竟然升起了一个不该有的念头,或许自己可以代替五年前的唐诗……?

    后来,所有的事情结束的时候,整整半小时后灯才再次打开,程依依看见薄夜衣冠楚楚走进来,像是上面都没发生过一般,那神情冷漠地自己仿佛只是个路人。

    她内心一片苦涩,随即又高兴起来,不管怎么样,和薄夜上床是事实,或许以后她的人生都会有了起色……

    直到第二天天光大亮,程依依睡醒发现她和薄夜虽然盖着同一条被子,两人的身体隔了许多的距离,那次之后薄夜就在没碰过她,似乎对她多一个动作都是多余的。

    薄夜醒来之后,只是盯着她的脸,吐出一个字——“滚。”

    程依依有些委屈,喃喃道,“薄少,是我让你哪里不满了吗?”

    薄夜冷笑,却不说话,那笑意看着让程依依内心发慌,赶紧穿了衣服下床,一拉开门,只见一个小男孩站在门口,抬起脸来,竟和薄夜有七八分相似!

    程依依被这个小男生震得倒退两步,薄夜终于出声,“愣着做什么,还不滚?”

    程依依回头,声音发颤,“薄少,这个小孩……”

    “我记得警告过你不要多嘴。”薄夜冷声说道,眉目狠厉,“需要我手动让你闭嘴?”

    “不!薄少,我明白了!”程依依颤抖着走下楼梯,从薄夜家中离开,心里有个疯狂的念头,她不得不好好冷静一下……

    程依依走后,唐惟看了眼里面的薄夜,平淡无波地问道,“她是您昨天带回来的吗?”

    薄夜沉默不语。

    唐惟倒是笑了,可惜那笑看着就扎眼,“也是,薄少您有您的自由,我不会多说什么。只是,这人还不如当初那个上门的阿姨呢。”

    “唐惟,你是不是觉得因为你是我儿子,所以我不会拿你怎么样?”

    头一次被薄夜用这种冰冷的语气质问,唐惟小小的身子竟然一颤,随后才颤着声音道,“我明白了,薄少。”

    声音比之前的更加疏离。

    薄夜心烦意乱地啧了一声,唐惟很自觉地从房间门口离开,没有去烦他。只是小男孩一走,薄夜的表情就彻底垮了下来,随后拨了个电话,“林辞?是我,查一查唐诗昨天晚上去干嘛了。”

    而另一边,唐诗在第二天回到工作室,打扫了一下并不多的灰尘,重新做回电脑前。虽然薄夜给了五百万,但她还真不是就此堕落放纵的女人,只不过昨天心情不好被约去喝酒,而朋友恰好给自己介绍了个小帅哥而已。

    刚打开电脑,门口出现了一个女人,唐诗看去,发现来者竟是苏菲菲。

    苏菲菲这个名字,唐诗并不陌生。当年她是唐家千金的时候,和同样是名门世家的苏家也有交流,那个时候就见过苏菲菲一面,骄傲任性的小公主,被家里养得太好,五年后,也依旧带着自负的清高。

    苏菲菲看了眼陷在沙发办公椅上的唐诗,她也在打量她。

    五年不见,唐诗倒是比以前更瘦了。记得她和薄夜结婚那会,苏菲菲自己躲起来难过了好久,还是在婚宴上敬了他们一杯酒,如今爱已成往事,她便再次出击——只要唐诗不再是她的绊脚石。

    于是这次来,她就是存了这个念头。

    苏菲菲上前,自信地笑了笑,“还需要我做自我介绍吗?”

    唐诗也微微一笑,“不用了,苏家大小姐苏菲菲,我可是眼熟得很。”

    “是我的荣幸。”苏菲菲干脆直接在唐诗对面坐下,开门见山道,“也不多说了,我今儿就是想要来和你做一笔交易。”

    “交易?”唐诗秀眉一挑,出声有些疑惑。

    苏菲菲扬了扬下巴,依旧是那副骄傲的样子,“对的,我也听说了你回来后一直纠缠薄夜,所以我来和你做交易,让你死了这条心。”

    “我纠缠薄夜?”唐诗轻笑两声,干脆懒得去纠正她,只是淡漠地睨了她一眼,道,“继续说。”

    这副淡漠的态度让苏菲菲微微有些错愕,只是不稍片刻,她也回过神来,清了清嗓子,“我查到了最近你因为惹怒了薄夜,所以遭到了和被封杀一样的待遇。这样,我用我们苏家的名义帮你摆脱这个困境,而作为交换,你永远不能再去烦薄夜,如何?只要你再去纠缠他,我就立刻断了你的财路。”

    看来这苏菲菲以为她很好欺负呢,能随便捏在掌心任她掌控。

    唐诗轻笑,“你哪儿来的自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