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遇见薄夜,不可能嬴。
    唐诗并不想这么快就放弃了,只能再倔强地找,或许会有一个人能帮上她……她不能再这里就认输。

    直到到了傍晚的时候,她再一次被一家律师事务所拒之门外的时候,才知道,有些结局,可能从一开始就已经是注定了的。

    对方是薄夜的话,她只有一个输的下场。

    唐诗坐在马路边,眼眶有些红,她掏出手机来,想给薄夜打个电话,目的不是想和薄夜说话,是想再听听唐惟的声音。

    可是拿出手机来之后,她又停下了动作,万分不忍地将手机收了回去。

    吸了吸鼻子,唐诗再一次站起来,没关系……今天没有,明天一样有!

    傅暮终开车路过商场,正好看见马路边坐着的唐诗,倒是意外地挑了挑眉,挑了个地方停了车走下来,一步步来到唐诗身边。

    直到身边有一块阴影投下来的时候,唐诗才反应过来,看见是傅暮终,自觉地和他拉开了一点距离,在不远处站稳了才淡淡地说道,“傅三少。”

    “这么怕我?”

    傅暮终笑了一声,“别啊,我上回真的只是想帮帮你和薄夜……”

    她和薄夜?呵,还需要人帮吗?

    她和薄夜之间从来都只有你死我活。

    “你那五年过得不好吧?”傅暮终想找个话题,岂料唐诗一脸淡漠,摆明了不想听他多说,大男人只得道了个歉,“好好好,上回抱歉,是我骗了你,说说我们公司找你合作,其实是帮着薄夜找你……我给你道歉了,你原谅我行不行?”

    唐诗这才微微一笑,“行了,傅三少找我还有事吗?”

    靠,这么油盐不进!

    傅暮终眯了眯眼,上前主动拉近和她的距离,“我看你垂头丧气待在这里,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唐诗没说话,许久才将耳边掉落的发丝挽到耳后,清冷的说道,“找律师。”

    “律师?”傅暮终被她这个说法给说懵了,“什么事要找律师?”

    “关于孩子的事情,我得和薄夜打官司。”

    唐诗咬了咬牙,“他单方面将孩子带回薄家,可这也是我的孩子!”

    傅暮终倒是没想到薄夜和唐诗之间会发生这种事情,也沉了沉眸光思索了一会,“挺难办的,我说句实在话,这个海城,包括整个a市,想打赢薄夜的官司,难如登天。”

    唐诗虽然做好了很多心理准备,可是在听见傅暮终这句话的时候,心尖还是颤了颤,“但是我是作为孩子的母亲,我占据所有有利的一方……”

    “不管你有利没利,和薄夜打官司……”傅暮终摇了摇头,“别想着赢了。”

    唐诗眸中的光黯淡了下去,许久才轻声道,“这样吗?可是……我不想放弃我的儿子,那是我的心血……”

    傅暮终脸上有些不忍,只得叹了口气,“你往好的方面想,孩子跟着薄夜,好歹也是有血缘关系的,薄夜不会亏待了他。薄家条件更好,孩子也不会吃苦头……你年纪还轻,不要死在薄夜身上,还会有新的开始……”

    他不知道为什么劝着唐诗尽早看开,摆脱薄夜。

    可是唐诗终究还是红了眼眶,“对我来说,孩子在我身边才是最好的,没了孩子,我哪怕再多钱又有什么用呢?”

    傅暮终用深沉的目光睨着唐诗,“我没有说你必须得抛弃孩子,唐诗。你可以回薄家看他,也可以陪他玩耍,但是……你得从孩子带给你的枷锁中逃出来,我这话什么意思,你懂吗?”

    唐诗的脸上露出了错愕的表情,傅暮终盯着她的神情变化,倏地一笑,“这才是那个当年骄傲的唐家大小姐啊。”

    唐家大小姐五个字如同针扎向唐诗的心口,总觉得身体深处蔓延起细碎的痛,她红着双眼看着傅暮终的脸,好久才喃喃道,“谢谢你,傅三少。每次都带给我一些令我豁然开朗的话。”

    上次也是他说,有些伤口,需要见见阳光。

    为表谢意,唐诗主动提出要请傅三少吃饭,傅暮终欣然答应,“我能挑家贵点的吗?”

    唐诗眨眨眼睛,“薄夜给了我五百万,请你一顿饭,不在话下。”

    “哟,这么快就开始想明白了,享受人生了啊。”

    傅暮终笑了笑,随手指了一家商场里的自助日料,两个人一起走进去,听见身边人在窃窃私语。

    “看见没有,那个男的好帅啊……”

    “两个人都好眼熟,估计是富二代,不知道在哪儿看过。”

    唐诗踩着小高跟走在商场里,一身薄风衣,微凉的季节下的确有些单薄,看着让人觉得她清冷极了,细长的小腿迈着急速的步伐,足以看出她曾经有着颇为强势的习惯。

    进去的时候,服务员一看见两人的气场,都愣住了,好久才问道,“请问有预约吗?”

    唐诗摇摇头,“没有,随便找个二人位置就好了。”

    服务员心说你们一看就是大佬,哪敢给你们随便找位置。直接领着他们到了包房,坐下后又是放餐具又是倒水。随后将菜单呈了上来。

    傅暮终翻着页面,笑了一声,“我很喜欢吃日料。”

    唐诗在调芥末和酱油,也跟着轻声笑,“没有人不喜欢。我记得,五年前我的记录是吃了二十二份甜虾……”

    傅暮终翻着页面的手一顿,整个人眼睛都瞪大了,“二十二份?”

    唐诗笑得更开心了,“每份六只。”

    要死了!她看起来胃口有这么大?!

    于是等到点菜的时候,唐诗直接狮子大开口,要了十份三文鱼刺身和十份甜虾,东西呈上来的时候她眼睛都发光了。

    果然美食有治愈人心的力量啊!!

    傅暮终看着唐诗吃东西哭笑不得,随便找了个话题问道,“你上次吃那么多的记录,是和谁一起的?”

    唐诗动作一僵,许久才淡淡地说道,“和……薄夜。”

    五年前的日常回忆涌入脑海的时候,唐诗身体有些细微地发颤。

    她曾经,和那个男人,有那么多令她觉得甜蜜的回忆,可是到头来发现,终究只是她一个人自作多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