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对她上心,太过愚蠢。
    第二天唐诗拜托唐奕送自己儿子去上学,随后一个人坐在工作室里发呆,喝了几口咖啡,觉得苦涩而又令人安心,她放下杯子,兀自叹了口气。

    唐奕送小孩回来之后,看见她这副惆怅的模样,上前摸了摸她的头顶,柔软的发丝自他指缝穿插而过,他道,“在想些什么呢?”

    唐诗抬起头来看自己的哥哥,轻声道,“我在想,我们要不要接了傅三少那笔合作。”

    唐奕的动作一顿,低下头来看她,喃喃道,“诗诗,如果你不愿意,就不用勉强自己……”

    唐诗摇了摇头,对着唐奕道,“不……我是觉得傅三少的话没有说错,有些伤疤,的确该见见阳光了。”

    薄夜……你送我的鲜血淋漓,或许早就已经不会疼了。

    当天下午唐诗就去给傅暮终打了电话,约好了详谈的时间地点后,她对着唐奕道,“你等下接唐惟放学,我顺路要去见傅暮终一趟。”

    “决定了吗?”

    唐奕站在她背后问她。

    唐诗没有回头,细长的身影径自推开了工作室的大门。

    傅暮终接到电话后,挂断了就又给薄夜拨了一个,“你前妻改变主意了。”

    彼时的薄夜正在签字,不屑地冷笑了一声,“哦。”

    傅暮终乐了,“这会装什么高冷的腔调?”

    薄夜没说话,听他在对面淡淡地报了一个地址,随后薄夜喘了口气,站起来,“那我等下过来。”

    “做好被泼热水的准备吧。”

    对面的傅暮终吹了声口哨,“薄少,您是不是对您的前妻上心了?”

    薄夜心口一刺,条件反射嘲笑道,“这种无意义的问题就不要再问了,问多了显得愚蠢。”

    傅暮终没说话,随后薄夜站起来,叫来秘书把文件拿下去,随后起身理了理衣服,拨了个电话给前台。

    “晚上八点,帮我在hof定一个位置,两人的,对,不要在大厅。”

    随后男人闭上眼睛又缓缓睁开,像是深呼吸,那一瞬间,眼里掠过无数凛冽的暗芒。

    唐诗,我倒想看看,你这份清高,能装到什么时候!

    唐诗是在晚上七点四十分到的hof门口,唐奕正好把唐惟接回家,顺路送她来这里。

    唐惟在后排按下车窗看她,“妈咪,你要早点回来哦。”

    唐诗摸了摸他的脸,“妈咪谈完事情就回来了,你今天先和舅舅回去吧。”

    小孩子很乖地冲她挥挥手,“妈咪再见!”

    目送车子远去后,唐诗深深喘了一口气,随后转身走进hof,门口有人看见她进来,就上前恭敬地询问道,“请问是唐小姐吗?”

    唐诗有些惊异为什么自己一走进去就会专门有人准备着,只见他们单独给她领了路,将她领进一条通向包间的路上。这家店的装修相当好,如同欧式贵族的那种装修,连走廊都是井壁辉煌的,服务员在一扇门面前走停了。转身又对她客气道,“唐小姐请进。”

    唐诗也赶紧说了一声谢谢,就推门进去。

    可是在看见里面坐着的人的一瞬间,她就愣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