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五年之前,受过刺激。
    第二天薄夜来医院里的时候,唐诗的主治医师已经换了一批,看见他就喊了一声,把一些报告资料递上去,叹了口气说道,“薄少,您夫人的状况不是很好……”

    薄夜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去说明他们两个的真实关系,到由着医生继续说下去了,“她有严重的抑郁症,曾经肯定遭遇过巨大的刺激,薄少,您……和夫人先前发生过什么事情吗?”

    看着拿在手里的报告单子,薄夜的手指竟被单薄的纸张硌得发疼。他喉间酸涩,像是堵着一团棉花,许久才道,“没……没有啊。”

    “这样啊,唉。”主治医生摘下镜片来擦一擦,“她这个病,光靠吃药是治不好的,我们查了一下,她已经有治疗记录了,但是每次吃药时间并不正常,只是有反应了就吃药克制。这样是无法根治的,而且她自己内心也没有配合治疗……薄少,这可能得花一点时间,您知道夫人最喜欢什么吗?”

    医生最后一句话让薄夜自己愣住了。

    唐诗……最喜欢什么?

    他竟无从得知。

    薄夜觉得自己没法再和医生沟通下去,随便说了几句话就走了,临走时医生的话还在他脑海里盘旋——

    “夫人应该是经历过一些不大好的事情,薄少,如果有情况,我希望您能别瞒着我,告诉我们,我们才可以定制治疗方案……夫人这个情况实在算不上好,你知道吗,她手上的刀疤,不是一天两天,是新伤旧伤交错覆盖的,最近一道……是在两个礼拜前。”

    两个礼拜前,日子如此近!她手臂上的伤疤,到底是经历了几次伤害?

    她竟然一直都有……自残的习惯。

    每当压力大到她无法忍受的时候,便在深夜里举起刀子刺向自己的手腕。

    伪装在骄傲清高的表象下的唐诗,早已不是五年前那个大小姐了,她的灵魂早已支离破碎,剩下的,也仅仅只是一些执念而已。

    薄夜不敢再去多想,回到唐诗的病房门口,辗转反侧,第一次有了那种逃避的念头。

    他竟然……不敢去面对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是自己的前妻——是五年前被自己亲手送进监狱的杀人犯。

    唐诗害死了安谧,如今却过着这样的日子,薄夜觉得,他应该高兴的。

    可是看见她的时候,分明高兴不起来,总觉得自己才像是那个刽子手,将她害到这般田地。

    薄夜站在门口很久,脸色苍白,徘徊着终究没有进去。他转身走向走廊过道另一端,拿出手机来。

    “是我。”

    男人另一只手插在兜中,高大挺拔的身子如同一道剪影,哪怕是医院里,也惹得无数小护士偷偷侧目,纷纷猜测他的身份。

    “替我去查一查……唐诗坐牢的五年发生了什么。”

    像是下定决心一般,薄夜终于说出那句话,与此同时牵扯出剧烈的疼痛感,他不想去怀疑的,可是却不得不去验证一件事,“我怀疑,有人在监狱里假借着我的名字对她……施暴。”

    唐惟是在当天下午被薄夜从幼儿园里接出来的,坐上车一瞬间,唐惟叹了口气,他说,“薄少,您别关着我了。我也不会跑,顶多回到妈咪身边去。你要是真的有心,一个月来看我一次,我就很感激您了。”

    薄夜气得开车都想撞花坛,听听这臭小子说的什么混蛋话!眼里还有他这个老爹吗!

    这他妈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亲儿子!要不是dna出来的结果鉴定了两个人的父子关系,他都觉得这是自己捡来的。

    薄夜忍住自己想踩油门的冲动,开着车子上高架,驶向医院,随后道,“臭小子,你这是和爸爸说话的态度么?”

    唐惟叹了口气,不知道是在替自己叹,还是在替薄夜叹。

    “薄少……”

    “叫我爸爸!”

    “……薄少……您先听我说……”

    “叫爸爸!”

    “爸……爸爸……”唐惟结结巴巴地念着这个称呼,还有些不适应,脸都红了,“您……别强迫我喊……”

    “多叫叫就习惯了。”

    薄夜感觉自己的心情一下子好了,听见这臭小子口中喊出爸爸两个字,胸口总算舒畅很多,他说,“我就是你爹,你喊我爸爸有什么不对?”

    唐惟说,“可我生出来五年,你从来没有关心过我。”

    薄夜深呼吸一口气,说道,“你妈妈把你藏的太好,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你的存在。”

    “那我妈咪怀孕的时候呢?”

    唐惟迅速反问道,“你不会连我妈咪怀孕的消息……都不知道吧。”

    薄夜抓着方向盘,手都有点发颤。

    五岁小孩的问题,竟叫他回答不上来。

    他若是知道……若是知道唐诗怀孕了,说不定……当时就不会把她关进去……

    薄夜眼里掠过无数情绪,不过他都没表达出来,几乎很快,就一闪而过,眼睛一眨再睁开的时候,他还是那个冷酷无情的薄家大少,雷厉风行手段果敢,似乎这辈子从来都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后悔一般。

    唐惟很乖地坐在后排车座上,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风景,忽然间问道,“这不是以前的路……”

    薄夜心里暗暗夸奖这小子的聪明,才几天来回就记得了路,于是清清嗓子开口道,“去医院的路。”

    “医院?”

    唐惟年纪小小但是心思亮堂,小心翼翼问道,“是不是我妈咪出什么事情了?”

    草,这小王八蛋怎么这么聪明,当爹的压力也很大啊!

    不过薄夜转念一想,还不是因为他基因好,能生出这么聪明的儿子也是他的本事,又美滋滋地觉得自己儿子是个天才真牛逼。

    到医院的时候,薄夜蹲下来理了理唐惟的衣服,也就只有这种时候,唐惟觉得薄夜是他的父亲,可是他做着一切的目的无非是为了面子。

    薄夜靠近他的时候,唐惟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毕竟五岁的小孩子,其实面对自己的亲生父亲,心里还是甜蜜蜜的。

    只是……自己的父亲也太令他失望,或许以后表现好,他可以帮着薄夜追妈咪。

    薄夜说,“你妈咪有抑郁症,你知道吗?”

    原本这些沉重的话题,他是不想在唐惟面前提起的,只是想起这个孩子年纪小小心思成熟,也就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她的状态不是很好,我希望你能……安慰安慰她。”

    “是你刺激到了我妈咪吗?”

    唐惟抬头,果不其然,小男生睁着一双眼睛,丝毫不意外的样子。看来他是知道自己妈咪有抑郁症的。这么小的年龄,居然能接受这样残忍的事情……

    “不……我没想过刺激……”

    薄夜在面对唐惟的时候总觉得很无力,他有一双看穿一切的眼睛,澄澈而又纯粹,总让他觉得自己这样肮脏的成年人不敢和他正面对视。

    “我知道了……”

    唐惟像是叹了口气,“我不怪你,妈咪的抑郁症的确很严重。平时的时候没关系,一旦遇到和你有关的,就会这样。”

    一旦遇到和你有关的。

    薄夜的心口就这样突然间被刺痛了一下,自己对唐诗来说已经成了洪水猛兽吗……她竟然想要这样害怕接触到和他有关的一切。

    唐惟将自己肩膀上的小书包递给薄夜,“爹地,麻烦你帮我拿一下,我上去看看我妈咪。”

    他改了称呼喊薄夜爹地的时候,薄夜就觉自己受到了那么一丁点的安慰,或许慢慢来,唐惟会接受自己也说不定……

    换做从前,薄夜从来没想过,自己对一个小孩会有这么大的宽容和耐心,哪怕他的母亲是自己厌恶的杀人犯,却依旧可以包容他们之间的小孩。

    大人犯下的罪过,小孩却是无辜的……唐惟那双眼睛太无辜了,让他不忍心去伤害。

    薄夜带他到了唐诗的病房门口,随后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对视,两张极其相似的脸互相看了看,一起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父子俩的行动目的是高度一致的——唐惟推门进去,见到了靠在病床上休息的唐诗。

    “妈咪……”

    他试探性喊了一声,就看见唐诗转过脸来,苍白的脸上写满病态,却在看见唐惟的一瞬间,眼中露出亮得惊人的光。

    “惟惟!”

    唐诗眼眶都红了,“你怎么来了?”

    唐惟声音也有点哽咽,“妈妈,你又不开心了吗?”

    不开心,指的是抑郁症复发。

    唐诗笑得很勉强,“抱歉……是不是妈妈又吓着你了?”

    “没有……”唐惟上去,脱掉鞋子爬上了病床,缩进唐诗的怀中。

    自己的妈妈很瘦,却依旧用并不温暖的手抱住他。

    “妈妈下次不会了……惟惟,你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妈咪,是爹地接我过来的,你们之间吵架了吗?”

    “不……”唐诗颤抖地按住唐惟的手,用近乎徒劳无功的声音道,“不……他不是你爹地……不是……”

    就如同快要哭出来一般,唐诗一遍遍自我洗脑,却依旧无法否认那个事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