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白云苍狗,物是人非。
    听着唐惟说的这句话,薄夜当时就笑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薄夜死死盯着他的脸,“你本来就是我儿子,要不要我带你去验验dna?我养我自己儿子,需要什么手续?”

    唐惟看着薄夜的脸,父子二人一大一小就像是复制粘贴一样,只是薄夜的五官更深邃精致,而唐惟在气质上偏柔和,像极了唐诗给人的感觉。35xs

    他轻声说道,“薄少,我没记错的话,你和我妈咪五年前已经离婚了。而我,是你们离婚后才出生的,所以我的抚养权自然是落在妈咪手里。您若是想养我,抚养权这一方案上,还得跟我妈咪协商一下。”

    薄夜瞳仁缩了缩,像是不可置信一般,重复了一遍,“你说什么?”

    五岁的小孩子,为何如此心智近妖?!

    唐惟就这么看着薄夜,似乎对于他的震惊无动于衷的样子,最后他声音缓缓低了下去,他说,“薄少,如果我不是你儿子……只是我妈咪和别人生的,你会这样对我吗?”

    薄夜的心口一紧,无端的烦躁就从心头划过。

    如果这个小孩不是自己的儿子,他又会这样大费周章地把他带回家?可是……一想到唐诗和别的男人生孩子,他就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火气……

    就仿佛在他的印象里,唐诗永远是围着自己转的,永远都只能生他的种,别的男人,敢碰她,就是找死!

    唐惟看着薄夜这样的表情,忽然间就笑了一声,小孩子笑起来声音清脆如玉,却偏偏带着一股如针扎般的嘲讽。35xs

    “薄少,你永远都不懂五年我们过得是什么日子,所以我也不可能和你亲近。”

    唐惟抬起头看着薄夜,那一瞬间,薄夜竟觉得万箭穿心。

    五岁的小孩,竟有这种能力,伤他至此。

    他说,“薄少,我是妈咪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的唯一动力,没了我,她会死。”

    没了唐惟,唐诗会死。

    唐诗是在晚上八点的时候收拾好自己,去了薄夜所报给她的地点,mago的大门口。

    服务员一看见就上来迎接道好,“您好小姐……”

    唐诗特地给自己弄了头发,重新化了妆喷了香水,一席西装裙搭着小高跟,气质潇洒优雅,她站在那里,披散着半边头发,纤细的脖颈下戴着一条锁骨项链。这是唐奕的手工作品,全世界仅此一条。

    她光是站在那里,所有人便都不敢轻易上前。那气场太矜贵了,就如同某位世家大小姐。微微垂着脸,睫毛细长,红唇潋滟,秀挺的鼻梁勾勒出侧脸精致的弧度,令所有人都觉得她面熟。

    可是大家都想不起来她是谁。

    或许这座不夜城太多贵族名媛,所以大家都只是觉得她眼熟,却想不起在哪见过。这么一张精美绝伦的脸,下次若是再看见,一定会留下深刻印象。

    谁都不知道她是当年那位唐家大小姐,坐了五年牢,断掉半截手指,被毁掉一生的清高和骄傲后浴火重生。

    薄夜开着车子到了mago停车场停好车,走上来的时候就看见这么一幅场景。

    旁边喝多的人还摇头晃脑走过去,边走边说,“靠,看到门口那位美女了没有,简直是极品!那气质,那卖相,啧啧!”

    他旁边的兄弟说,“别想了,这种女人你能碰得到么,给人家当当司机还差不多。”

    “哈哈,当司机我也乐意!免费给她当!”

    薄夜眉毛微微皱起来,再抬头的时候就看见唐诗站在那里,一身清冷的气质,淡漠的眉目,绝美的五官上写着冷漠和疏离,看见他的时候一双眸子里划过一丝慌乱。

    薄夜就这么站停了,穿着裁剪创意的白衬衫,干净利落的西装裤下有两条笔直的腿,踩着一双巴黎世家,一只手捏着车钥匙,一只手挽着一件外套。一张不羁俊朗的脸,左耳两颗黑钻耳钉和他黑如曜石的眸光相应。他站在门口,高大挺拔,引得路人频频回眸。

    他就有这么一种气场,与生俱来,能让所有人都注意到他。妖孽俊美的五官,深邃沉稳的气质,这令所有女人都着迷,疯狂地想扑进他怀里。

    都说薄夜是这座城市女人心中的梦中情人,所以五年前薄夜娶了唐诗的时候,这座城市的女人都失恋了。

    她们等着看好戏,五年后,唐诗被他亲手送进了监狱,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后吹口哨祝贺。

    薄夜从各方面来说无疑是完美的,家世,财力,权位,可是唯独对于爱情,一分施舍从没有给予过唐诗。

    唐诗觉得自己是悲哀的,这个男人不属于自己,但是她以为坚强守着就可以感动他。装了整整五年傻,又背了整整五年罪——十年,她终于明白和薄夜不可能走到一起,懂得这些道理的代价是身败名裂家破人亡。

    薄夜和唐诗在门口,隔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对视,似乎穿过这些陌生的脸,他们回溯时光来到从前,一眼万年。

    他还是她心中挚爱,她还是他眼里的少女。

    时光如梭,白云苍狗。他们怎么会走到现在这般田地呢?到底是……谁在背后推手?

    唐诗结束了自己胡乱的各种念头,抬头看着薄夜一步步来到自己身边,男人星光熠熠尊贵无比,一路将身边人都比了下去,直到在她面前站定。

    那张完美的脸和自己的距离一下子拉近的时候,唐诗悲哀地发现,自己心头不再有一丝悸动。

    薄夜,你可知我从青春时代开始,到现在,爱了你整整十五年,吃尽了半辈子的苦头?

    她看了一眼薄夜就收回目光,薄夜在她身边淡淡道,“等了多久?”

    “不久,十分钟吧。”

    唐诗莞尔一笑,优雅得让人找不出漏洞来,可偏偏是这副模样,让薄夜觉得陌生。

    以往她总是温柔且大方,眼里带着无数情意,现在那双眼睛就如同枯朽的黑洞,当年她的骄傲折翼落在其中,被吞没,化作一片虚无。

    薄夜心尖颤抖,却忍着声音道,“上去吧,跟我过来。”

    语毕就伸手摁下电梯开关,开门那一刻,除了他们,竟然没有人敢跟上来和他们一起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