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她坐过牢,是他前妻。
    江歇强烈要求要和唐诗谈一谈,唐诗只得答应,他带她去了一家餐厅,进去的时候有个男人坐在那里笑了,“靠,走的时候是一个,现在带回来又是另一个,江歇,你他妈不怕肾虚而亡?”

    “老傅您眼睛不好我就给您挂个眼科。”

    江歇嫌弃地翻了个白眼,“这位是谁您认识吗?”

    被称作老傅的男人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下唐诗,拖长了音调说道,“看着好像是有点眼熟……”

    江歇拽着唐诗在一边坐下了,随后直白开口道,“老夜的前妻。”

    “靠。”

    傅暮终喝着咖啡差点喷出来,忍住了之后艰难地咽了下去,看了眼唐诗,“唐小姐?”

    “是我。35xs”

    唐诗不卑不亢地应了一声,声音淡漠,但丝毫不缺气势。

    “你……没事吧?”

    五年前那场突变其实他们这帮好朋友也都没有料到,唐诗就这么以杀人犯的名义被薄夜送进了监狱,连一点……回转的余地都没有。

    只是五年后再看看现在坐在他面前的唐诗的时候,傅暮终微微眯起了眼睛。

    总觉得唐诗变了,可又没变。

    没变的是她那一身清冷矜贵的气质,哪怕坐了五年牢,她依旧是那个才惊艳绝的唐家大小姐。35xs可是变的是她那双眼睛。

    如同枯朽的老人,毫无生机,一片苍凉。像是对这个世界根本不报一点希望……

    傅暮终想想也了然,被伤的那么深,还怎么可能深爱着这个世界呢?

    他沉默了一会就找了个开场白,“所以……阿歇你带她来是为了……做什么?”

    江歇看了眼唐诗,小心翼翼道,“我……去调查了一下你,那个。dawn是你的艺名吗,唐诗?”

    “dawn?!”

    傅暮终拔高声调喊了一声,“那个荒诞无稽的设计师潼恩……?唐诗,是你吗?”

    唐诗用一种防备的眼神看着他们,眉毛微微皱起来,“抱歉,不是。”

    “我……”江歇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怎么会……?我明明调查出来是你……”

    “大概是调查错了吧。”唐诗垂下脖颈,露出一截白皙细腻的肌肤,“我不是dawn,你们需要找她吗?”

    傅暮终抿着唇没说话,许久才缓缓道,“我们公司有个项目想找她设计……”

    唐诗淡淡的说,“那我可以给你们她的联系方式。”

    “真的假的?”江歇还是不大敢相信,可是唐诗既然都说了能给联系方式,这就说明她的确不是dawn。

    难道是消息有误?

    傅暮终只得接着道,“那就麻烦你了,有事可以打名片上的电话给我。”

    说完他掏出名片递给唐诗,唐诗欣然收下,随后站起身来,“也没别的事情了吧?”

    “没有了,要我送你吗?”

    “不必了。”

    唐诗垂下眼睑,伸手插着风衣的口袋,迈开细长的腿走向餐厅出口。

    “靠……”江歇看着她的背影喃喃道,“好高冷,坐过牢还那么拽。”

    傅暮终微微眯起眼睛,抿了一口手里的咖啡,意味深长评价道,“安谧不及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